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失败套路

横岭小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洛川,没想到你是这么无耻的人,瞧见女孩子就走不动道。

    对我们还有摄影组的人,就没有一点爱心吗?”

    胖青年大呼小叫。

    不得不说,他赚足了镜头。

    他那妖艳的女朋友也叫:“就是。

    我也是女孩子,是不是觉得我有男朋友了,你没有机会,就连我也不管?

    你良心都让狗吃了?”

    “你们不会自己走?

    平时不是挺能吹最有男子汉气概吗?”

    方贞怡不再文静,却对她的同伴展开炮轰。

    胖青年更有说词:“方贞怡,我看错你了,水性杨花,枉程双对你一片情深,现在,你本性暴露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假清高什么,不就是看那洛川大小是个名人,想爬上他的床吗?

    这就忘了程双了?”

    方贞怡指着他,气的舌头打颤。

    程双也阴阳怪气:“方贞怡,你知不知道这趟旅行,我本来是想对你表白的,没想到你这么容易见异思迁。

    谁知道你崴了脚是不是装的。”

    方贞怡的脚上被洛川几下轻揉治好,她想辩解又无话可说。

    妖艳女孩也是叫嚷:“那个叫洛川的,你真让我看不起。

    反正你衣服已经湿了,拖我们过去又怎么样?

    知道你是村里人,大不了给你钱行不?”

    伊梦兰忽然明白洛川以前的处境,被这样的强词夺理、没来由的指责环绕,换谁不别扭。

    “那个程双衣服不也湿了?”

    妖艳女孩笑道:“兰兰,你也看到了,程双全身都湿透,我们骑他脖子上,不也是染湿了。

    那个洛川上半身可是干的,正好可以拖我们。

    兰兰,我们可是你的粉丝啊,洛川欺负你,我们一直为你出头呢。”

    “这都什么人?”

    伊梦兰极为无语,看一眼洛川。

    洛川却又下水了。

    “你真要拖他们?

    他们就是道德绑架你!”

    伊梦兰急了,她忽然发现自己不愿洛川受半点委屈。

    胖青年和妖艳女孩得意怪笑:“洛川,这就对了,你还算识相。

    凭你的表现,我们可以在网上少骂你一句。”

    洛川过了溪流那边。

    妖艳女孩趾高气昂:“赶紧蹲下,让我上去!我老公都没让我骑过脖子呢,你是第一个,是不是很荣幸?”

    然而洛川没有理她,到李宣几人面前,提起他们的设备:“走吧!”

    摄影组的几人点点头,对胖青年三个各有怒色。

    曾经被洛川飙车折腾不轻的专职司机对洛川竖起大拇指:“兄弟,好样的,虽然我人微言轻,但这一段剪辑师要再故意黑你,我一定为你澄清。”

    一行人陆续过了溪流。

    程双、胖青年、妖艳女孩三个还在那边面面相觑,洛川竟敢真的不管他们。

    看着过了小溪的人走远,三人只得自己想办法,胖青年那一对儿,少不了要掉进水里,狼狈不堪。

    “你不冷吗?”

    方贞怡主动找洛川搭话。

    “我结实,从来没生过病,你真不用放在心上。”

    “你为什么要找许愿洞,你的愿望是什么?”

    洛川笑道:“我就是觉得古怪,所以去看看。

    你呢?”

    “我就是写生的,许愿什么的我才不信。

    等下我可不可以为你画像?

    我是学美术专业的。”

    “没问题……”伊梦兰想加入话题,却插不上话,在旁边直跺脚。

    看看天色,临近黄昏,距离许愿洞还有半天路程,找个开阔地安营扎寨。

    这还是出行以来,第一次在野外过夜。

    搭好帐篷,燃起篝火。

    程双三个赶上了,压着火怒瞪洛川,自找地方。

    “你鞋子脱下来,我帮你烤烤。”

    方贞怡咬着嘴唇:“你离火堆近点,裤子很快就干的”。

    湿衣服在洛川这儿都不算事,推辞不过,鞋袜都被方贞怡拿走了。

    伊梦兰急的挠头:这怎么冒出个情敌啊,有没有天理了?

    程双凑过来:“兰兰,我亲自烤的鸡翅膀,你一定饿坏了吧,趁热吃吧。”

    “唔!”

    伊梦兰咬了一口,瞥见方贞怡竟然开始给洛川补袜子了,娇嫩的鸡翅膀都索然无味。

    夜色下,就着火堆,方贞怡架起画板。

    洛川散漫的半躺在一块儿大石上,一动不动。

    “我不是让你自然点吗?

    你这样子看起来很不正经。”

    “方大画家,你真抬举我了,我没事的时候,比这还不如,这已经是我比较上进的状态了。”

    “我懂,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伊梦兰撅着嘴:“和我说话都没见你这么愉快过。

    我得学针线,学画画。”

    “洛兄,好消息!”

    李宣神情激动,拿着手机凑过来。

    “嘘——注意光线!”

    李宣退远点:“你看,骂你的人少多了,有人夸你文武双全,你开始有粉丝了。”

    “真的?”

    洛川直起身。

    方贞怡示意他恢复原样。

    “好,好。”

    洛川突然想哭:太难了,好兆头,我说不定有翻身的一天了。

    当夜,他的功德,增加了近一万份。

    方贞怡给他的画像完成,他做不出艺术性的评价,就是觉得画的太像了。

    “赠给虽受质疑毫不动摇的友人洛川,方贞怡六林山随笔。”

    简单的落款,洛川乐的合不拢嘴。

    互道晚安,钻进帐篷,翻看手机,虽然还有人说他假正经,但夸他在六林市做的好的人不在少数。

    白茹给他留言:“你们怎么跑那么快,我们刚出云海省。”

    他回复:“长得帅,没办法。”

    换来一个呕吐的表情。

    临近午夜,感觉帐篷外有人走动。

    “洛川,你在吗?”

    听声音是那妖艳女孩。

    探出头去,见那女孩包着嘴唇,柔弱可怜:“今天的事,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的。”

    她认错,洛川也不想揪着不放,得知她的名字叫常芳然。

    道歉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常芳然很是开朗,说她男朋友叫侯渊,之前对洛川并不了解,也为今天的事道歉。

    闲聊几句,常芳然突然捂着肚子:“不好意思,下午的时候被凉水一激,刚才又吃了点肉,肚子有点不舒服。”

    看看周围,常芳然满脸痛楚:“我想上厕所,好黑,我害怕,你能不能陪着我?”

    “啥?”

    洛川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请求。

    “我忍不住了,求你了。”

    常芳然夹着双腿。

    洛川皱眉:“好吧!”

    等常芳然进了灌木丛,一阵悉悉索索。

    洛川认为这是最滑稽的任务,背过身去。

    “哎呀!”

    突听一声惊呼。

    “怎么了?”

    洛川顿时警觉,以他的听力没有听到常芳然的动静,却听到两个外人的呼吸、心跳。

    “道歉是假,他们想套路我。”

    洛川猜测那两人一个是程双、一个侯渊,早埋伏在那边。

    只要他过去,常芳然肯定不知道摆什么造型呢。

    “这么复杂,还好我没有混职场。”

    吐槽中,洛川生疑,竖起耳朵,他真的失去了常芳然的所有踪迹。

    联想这六林山有古怪,他小心起来,一步一挪。

    拨开灌木,常芳然刚才蹲下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影。

    胖青年侯渊排练好的节奏跳出来揪着洛川:“王八蛋,你想对我女朋友怎么样?

    禽兽!”

    紧接着是程双:“好啊,洛川,我早知道你图谋不轨。”

    营地中,李宣几人已经扛着摄影机跑过来。

    洛川冷着脸。

    侯渊、程双狂跳:“大家都看到了,各位观众都看清楚了,这样的人算什么狗东西?

    他想非礼常芳然!”

    “啪、啪!”

    洛川一人赏了他们一巴掌:“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