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 灾厄

医僧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剑如惊鸿。

    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那一剑的快,已经突破了空间的束缚,在这个洞天秘境中,那一剑已经融入了整一座洞天秘境之中,夹裹着洞天秘境的意志,一瞬之间,即便是天山剑派的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那一剑的恐怖,天地暗淡,杀伐无尽,能够在一瞬之间摧毁所有的生命。

    苏铭,必死!

    这是岳天明、王召南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那个人是岳天明的师兄,天山剑派的大长老,闭关潜修领悟天山剑派秘典许久的方铮,在百年前在整个南疆都赫赫有名的南疆第一剑。

    “师兄的剑法又进步了。”

    “这一剑,没有人能够避开!他也不例外,这个所谓的剑仙,必死无疑。”

    可是……

    苏铭消失了!

    原地消失!

    剑光戛然而止。

    一名看上去约摸五十余岁的中年人出现在原地,面如冠玉,红唇齿白无须,手持一口状若游龙宝剑,气息没有丝毫外泄,与整一座洞天福地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对于剑气的收发由心已经说明了他对于剑气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他感应了片刻,脸色有些难看,“不好,是地遁术!”

    天摇地动的越发厉害。

    灵气的流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加快。

    “该死的贼子,竟然敢挖我天山剑派的根基,此仇此恨,不共戴天!”王召南悲呼。

    “杀了他!”岳天明气的全身颤抖不已。

    他尝试着去镇压地底的灵脉,但是地底的灵脉被镇压时间太长,早已经愤懑难堪,此时此刻被苏铭破坏的符阵节点都是极其重要的位置,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修补,而苏铭遁入地底,正好发大财,那一条灵脉不小,对于苏铭的紫府小世界来说绝对是大补之物。

    “好家伙,竟然还孕育着一条小型灵脉,真的是发大了……”苏铭欣喜不已。

    他的紫府小世界虽然越来越大,但到底是根基深浅,灵气都来源于苏铭的补充,若是能够将这一条掺杂着小型龙脉的灵脉收进去,苏铭的紫府小世界必将能够上升一个台阶,质量绝对比这个洞天秘境还要更好一些。

    两道剑气倏然而至。

    苏铭避开了剑气,顺手一剑劈开了最近的一道封镇符印,镇压的灵脉挣扎的越发的厉害,苏铭以地遁之术冲出地面,王召南心中有所感应,危机自脚底涌起,他下意识的闪避,但是已经迟了,毕竟是在山门教学教了太久,危机意识已经减退,一道漆黑的厉电洞穿了他的胸膛,他的金丹破体而出,却被一直突如其来的大手给握住,连带着他的意识被瞬间绞碎。

    “召南……”

    唐天明目龇欲裂。

    “长老……”其它的天山剑派弟子悲呼。

    “苏铭,你闯我山门,杀我长老,今日天山剑派与你绝不善罢甘休!”唐天明目光充满了怨恨与杀机。

    苏铭把玩着手中的金丹,虽然是初阶金丹,依然挺坚硬,听到唐天明的狠话,苏铭不屑的撇了撇嘴,“最烦就是你们这些大门大派的嘴脸了,你们天山剑派的人算计我、追杀我的时候,我有说什么了么?只能咬着牙、噙着泪、倔着骨与你们周旋,现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受不了了?”

    “你……”唐天明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天山剑派的拳头大,即便欺负了别人,别人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甚至还要把脸凑上来陪着笑小声的询问他们心中的恶气已经出够,这些年早已经将天山剑派弟子的性格养的无比傲慢,以天山剑派为傲,这种骄傲建立在天山剑派的强大之上,也能增加弟子的凝聚力,但是一旦遭遇到挫折,那种崩盘会更快。

    “师兄,这一次是我天山剑派的存亡时刻,你我联手如何?”唐天明看向了方铮。

    “善!”方铮的言语不多,点了点头。

    “杀!”唐天明怒喝一声,身形快如闪电般掠出,方铮也并不言语,手握游龙剑,自另外一个方向朝苏铭发动了攻击,两人联手,浑然天成,大雪崩剑术连绵不断,在众人的眼中竟然有一种天翻地覆、末日降临之势,仿佛整个洞天秘境都要崩溃一般。

    “呵……”苏铭目光冷漠如铁,诛神剑、鸣鸿刀在手,刀山、剑河纵横,众人的眼中仿佛有一头魔猿长啸,疯狂的锤动着胸膛,绽放出凶戾之气,投出刀山、掷出剑河,与唐天明和方铮硬刚在一起。

    刀光、剑气撞击,掀起了惊天的冲击巨浪。

    雪花涌上天空,周围的山峰隐隐要破碎,地底下的灵脉挣得越来越凶,整个洞天福地的灵气越来越稀薄,唐天明与方铮两人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

    “师兄,我们要赶快杀死他,然后镇压灵脉,不然我们天山剑派的基业都毁于今日。”

    “跟我打架还敢分心……”苏铭轻笑一声,金乌之翼展开,他的速度凭空提升到极致,刀剑交错,凛冽的刀剑锋芒划过他的胸口,唐天明长剑格挡,但只挡住了诛神剑,一头惊鸿悲鸣,从他的腰间一轮而过,带起了滴滴鲜血。

    唐天明脸上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骇然无比,“天……天……”

    正规军和杂牌军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苏铭突破金丹地仙是通过渡劫成功而得来的,相当于有着合法的执业证,至于唐天明这些人虽然凝聚了金丹,但也只是偷渡客而已,在苏铭这种全副武装的正规军面前,一下子就被打蒙了。

    “这么多的法则之力?”方铮看到苏铭冲杀过来,心中吓了一跳,苏铭的剑锋上最起码汇聚了足足有七八种法则力量,而且这些法则力量混在一起,并不是杂乱无章,反而是纵横交错的极有章法,而且,上面弥漫着一股堂皇正大的气息……让他都忍不住心惊肉跳……

    天地意志!

    噗……

    陪伴数百年的剑被斩断。

    一道漆黑的厉光自苏铭的手中脱手而出,穿透了他的胸膛。

    方铮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这是什么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