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哪管许多,yin笑着加劲抠弄着她那骚水潺潺的小浪bi。

    “哎呀你抠到的嗯痒死了呀”

    她被崔建新玩弄得羞涩难当却又春心荡漾,俊俏的脸蛋儿娇媚羞红,更令崔建新yin心大动。

    崔建新按住她不断扭动的娇躯,向她小骚bi的深处抠去 崔建新不停地玩弄抠摸着小娘们娇嫩的小骚bi儿,yin邪地问她:“小美人儿,你哪里痒呀”

    小娘们娇羞不已:“嗯,你坏死了,人家下面痒嘛”

    这娘们不是一般的娘们,比起大多妇人来说,她开放得多了。

    崔建新yin猥地逼问道“下面是哪呀”

    小娘们骚痒难当,不得不说出那句最yin秽的话来:“人家的小bi儿好痒哦呀,羞死人家了嗯”

    “哎呀,不要嗯人家的小bi儿痒死了呀人家要呀”

    小娘们终于暴露出她yin荡的本色这时,有一股温热的骚水从她那小嫩bi里涌了出来。

    “喔喔好舒服爽啊啊爽呀人家泻了呀”

    嘻嘻,崔建新还没提枪,小娘们先自败了一阵

    这时的崔建新哪肯善罢甘休

    崔建新盯着她羞红娇美的嫩脸蛋,玩弄着她柔嫩丰满的**,实在是yin心难耐,把大鸡芭再次狠狠插进了她那骚水泛滥小嫩骚bi儿

    崔建新把大gui头顶住她的花心深处。

    她的小bi儿里又暖又紧,bi儿里嫩肉把鸡芭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崔建新把崔建新的鸡芭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

    她的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崔建新的动作,yin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小bi儿深处流出,不停的流到床上。

    崔建新不断的加快caobi速度。

    “哦好充实小娘们款摆柳腰、乱抖酥乳。

    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的娇啼叫声:”喔喔好舒服爽啊啊爽呀“上下扭摆,扭得**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ru房上下晃荡着,晃得崔建新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小娘们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ru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小娘们情不自禁的频频收缩小骚bi儿肉,将崔建新的大粗鸡芭紧紧含夹着。

    “我让你夹,看我怎样cao你”

    崔建新yin笑着咬牙切齿地说。

    “哎呀美极了喔喔小bi美死了”

    香汗淋淋的小娘们拼命地扭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声和鸡芭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yin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

    崔建新也觉大gui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

    崔建新用力狂cha小娘们的小骚bi儿,小娘们拼命地迎合着崔建新那大鸡芭的狂cao,崔建新与小娘们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gui头寸寸深入直顶她小bi的花心.足足这样cao了她了几百下,小娘们娇声婉转yin声**着:“哎呀人家人家又要泄了哎哟不行了又要泄泄了”

    一股骚水从小娘们被崔建新cao得鲜红的小骚bi儿里涌流出来,小娘们颤抖了几下娇躯,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娇喘吁吁了。

    崔建新岂能罢休

    崔建新又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轻抽慢插起来。

    小娘们也扭动她的柳腰配合着,不停把肥臀地挺着、迎着。

    崔建新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

    点燃的情焰促使小娘们暴露出了风骚yin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

    “喔喔小秀才太爽了好好舒服受不了你好神勇嗯”

    几十次**後,小娘们已颤声浪哼不已。

    崔建新更用力的抽cao着.“快说你是小骚bi儿,是小肥bi儿”

    “小秀才你好过份啊”

    “快说,不然我就不cao你了”

    崔建新故意停止抽动大鸡芭,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羞得小娘们粉脸涨红。

    “嗯,羞死人人家是┅小肥bi儿人家是小骚bi儿亲哥哥啊快cao人家啊”

    把大鸡芭狠狠cao进她的小嫩骚bi儿,cao得小娘们娇躯颤抖。

    不多时小娘们就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yin声**着:“喔喔不行啦

    啊受不了啦人家的小bi儿要被你caocao破了啦你你饶了人家啊饶了人家呀”

    小娘们的骚浪样使崔建新看了後更加卖力**,崔建新一心想插穿她那肥嫩的小骚bi儿才甘心。

    她被cao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yin水弄湿了一床单。

    粗大的鸡芭在那已被yin水横流的小肉bi儿里狠狠地抽送着。

    “哎呀,不行了呀你的鸡芭太太大了被你cao得好舒服哎哟喔喔”

    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啊小秀才人家的亲丈夫人家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鸡芭啊美死了

    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就天天让你干了好爽快又要泄了好爽快又要泄了”

    崔建新听到她的告饶,更是用鸡芭猛力的**,所带来的刺激竟一**将小娘们的**推向**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bi口两片嫩细的荫唇随着鸡芭的**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

    小娘们小bi儿大量热乎乎的yin水急泄而出,小bi儿收缩吸吮着崔建新鸡芭。

    崔建新快速地cao着,小娘们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崔建新的冲刺。

    “喔喔太爽了”

    小娘们如痴如醉地,一脸满足的yin态,小嘴里也舒畅的:“喔啊嗯喔好粗啊好涨嗯真叫人受不了”

    的浪哼了起来。

    或许是崔建新的大鸡芭太粗了,小搔娘将美臀继续的向前推时,崔建新感觉到霸王枪好像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一般,让崔建新更好奇的抬起头看着崔建新和小搔娘们的结合处,只见到小搔娘们的嫩穴口扩张的软肉,随崔建新的鸡芭入侵而向内陷了进去,崔建新可以感受到小搔娘嫩穴里的嫩肉紧紧抱裹着大鸡芭的奇妙感觉,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

    第198章

    “啊插的好深好涨喔啊涨死人家了喔”

    小搔娘把她的大腿分得更大更开了,慢慢的又推前将崔建新的大鸡芭给插进她的嫩穴里,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崔建新知道大鸡芭给了小搔娘极为舒适的感觉,因为崔建新感受到小搔娘的嫩穴里的嫩肉正像欢欣鼓舞般的缓慢韵律的收缩、蠕动着

    而yin水也不断的随着大鸡芭的插入而从小搔娘的嫩穴里了出来,更使小搔娘原来颤动着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厉害。

    “啊啊好啊喔插的好深好舒服喔啊**涨死了”

    小搔娘似是觉得还不满足,撑着崔建新的胸,开始努力的前后挺着屁股,她上下套弄、左右摇晃着,使她长发散乱披肩,有些发丝飘到粉颊边被香汗黏住,娇靥上的表情像是无限畅快,又像骚痒难忍似的微微皱着秀眉,这yin荡女人含春的yin态是崔建新做梦都不敢想像的,如今却出现在小搔娘脸上,而且是她主动的干着崔建新,一想到这,更使得崔建新的大鸡芭涨得更粗长的顶在她的小嫩穴里。

    啊好美啊好大喔啊人家的**永远只给你啊只给你干啊小坏蛋我爱你啊啊好棒好爽啊你啊每天都干人家的**好不好喔”

    崔建新感到大鸡芭被小搔娘的小嫩穴夹得紧紧的,让崔建新全身就像被一股一股舒适的电流通过似的,像是第一次体验到和女人性茭的滋味,尤其一想到少妇将他当成了别人,崔建新就兴奋的叫了出口:“啊你的**好温暖好紧喔夹得我的鸡芭舒服极了啊早知道干你是这么爽喔我早就找你了啊”

    “啊喔想不到你的大鸡芭好壮啊啊人家的小yin穴随时让你干啊嗯就是这样啊用力顶啊美死人家了啊”

    小搔娘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这种主动的快感。

    她像是彻底解放似的,而崔建新也上下的配合小搔娘的套弄,只听见小搔娘嫩穴里的yin水和小搔娘的**声发出动人的声音。

    “啊好棒嗯小秀才你的大鸡芭好粗啊把人家的小**插得满满的啊人家好舒服喔你干得人家好爽人家这几年白活了为什么你不早点干人家啊好爽人家的亲丈夫人家是你的了喔啊小秀才啊干人家爽不爽喔人家好爽啊用大鸡芭干人家真的好爽你呢喔感觉怎样”

    “好爽好刺激啊早知道被你干有这么爽喔人家早就让干你了啊人家白活了几年啊小秀才人家的小丈夫人家要你每天啊都干小搔娘的小**好不好啊”

    随着小搔娘的挺动,她那对坚挺 饱满的ru房也跟着晃动起来,让崔建新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抚揉着那对美乳和那两粒涨硬的**,把正在套弄得全身 酸麻酥痒的小搔娘爽的yin叫着:“啊嗯美死人了喔大鸡芭哥哥啊酸死人家了啊只有你的大鸡芭才能干得人家这么爽啊好爽喔啊啊干得人家的**美死了喔大鸡芭人家要你要你干人家”

    小搔娘不时的猛力挺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着,隔几下又磨转了一阵子,再继续快速的挺动肥臀,让大鸡芭在她嫩穴里进进出出的干弄着,有时她更yin荡的下低头看着崔建新的大鸡芭在她小嫩穴里进出的盛况。

    “喔你的大鸡芭真棒嗯小搔娘爱死你的大鸡芭了啊你的大鸡芭插的人家爽死了喔人家要做要大鸡芭哥哥天天干小搔娘的小**喔亲丈夫人家让你干死了”

    小搔娘身为女人的yin荡本能,今晚全被崔建新的大鸡芭给引发出来,累积的性饥渴让她春情暴发的尽情发泄出来,满脸欢愉的迎合着崔建新的鸡芭猛 烈摇晃着她的屁股,yin水更像洪水般的流得沙发湿了好一大片。

    “啊**好爽喔啊花心让你顶的爽死了啊好麻好爽嗯爽死人家了喔快再来小搔娘小秀才用力顶啊对用力干人家的**喔酸痒死了嗯”

    小搔娘急促的喘息声和娇吟的**声听在崔建新耳里,有如天籁般令崔建新兴奋不已,尤是看着自己粗长的大鸡芭在崔建新那美艳无比的亲生小搔娘如少女般的窄紧嫩穴里插着,那种乱lunyin靡的快感是任何感觉所无法相比的,崔建新想也更是天下所有男人所梦寐以求的。

    “啊人家的亲丈夫喔你又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好爽呀爽死妹妹的小**了啊人家爽死了喔啊快再用力顶人家的小**嘛喔对啊啊就这样啊啊大鸡芭哥哥喔”

    看着小搔娘原本美艳高贵的脸,如今却呈现yin荡的满足模样,再加上她的小嫩穴紧夹的快感和不时喷洒在崔建新gui头的灼热yin水,爽得崔建新的大鸡芭涨得更硬更粗,崔建新抱着她拚命的往上直挺屁股。

    “啊喔喔人家的心肝宝贝嗯人家美死了啊你要干得人家爽死了啊快人家又要泄了快啊小**快泄给哥哥了啊人家要泄给亲你了啊”

    这时小搔娘就像临死之前的猛力挣扎着,她自己在崔建新跨下套弄得上气接不着下气,**里的嫩肉一阵阵的紧缩猛咬着崔建新的鸡芭,又冲出一股股热烫烫的yin水。

    “啊喔人家又泄了啊你的大鸡芭插的人家真爽啊泄死人家了啊**爽死了”

    好多天没被大鸡芭插过**的美丽少妇,如今被崔建新的大鸡芭插的欲情暴发,累积的yin水一阵阵的直冲崔建新的gui头上,娇躯也随着**的爽快感而颤抖的倒在崔建新身上,一股股的yin水涨满了小嫩穴,并沿着崔建新的大鸡芭流到崔建新的屁股下,把床单给弄湿了一大片。

    小搔娘已经泄得娇软无力了,而崔建新还欲焰高张,大鸡芭更是膨胀到极点。

    崔建新忍不住趴到小搔娘的身上,用手不停在的她的**上搓揉着,又轻柔的吻着她ru房上的**,不知不觉的小搔娘又发出欢喜的哼声,同时她自动的敞开了双腿,伸手握着崔建新的大鸡芭,拉抵她yin水潺潺的**口,用崔建新发涨的大gui头在她湿润润的肥厚荫唇上揉动着。

    “嗯痒死人家了喔人家的好宝贝快啊快将你的大鸡芭插进人家的**吧喔好痒人家痒死了快来啊人家的**里好痒”

    在崔建新的gui头搓动之下,小搔娘的yin水已泛 滥成了一条小溪流,崔建新知道小搔娘相当的渴望大鸡芭插进她的小嫩穴,滋润她的嫩穴,但崔建新还不忙着把大鸡芭插进小搔娘的小嫩穴,只是用手在她穴口抚揉着阴di。

    “啊小秀才人家受不了啦嗯人家要哥哥的大鸡芭嘛啊快小搔娘小**要哥哥的大鸡芭嗯快将你的大鸡芭给人家嘛嗯求求你快嘛嗯”

    女人的原始欲火让小搔娘春情荡然,娇靥通红的她急着想要把崔建新的大鸡芭插进她的小**里,看着她那骚浪透骨的媚态,婉啭娇吟的yin声,崔建新已经被她yin媚的诱惑刺激得欲火腾烧,跨下的大鸡芭暴涨得又粗又硬,崔建新用gui头又上上下下磨擦小搔娘肥厚、湿黏的荫唇,轻轻的摩擦几下后,就把gui头对准小搔娘的嫩穴,然后崔建新向前一挺,大鸡芭就慢慢的插入小搔娘那湿润非常的** 里面,接着崔建新猛力的一插,“滋”

    的一声,崔建新整根粗壮硕硬的大鸡芭,小搔娘流得满穴口的yin水,崔建新很顺利的就插进了小搔娘火热的**里了。

    “啊好粗喔大鸡芭又插进小搔娘的**里了喔好粗啊把小搔娘的**塞的满满的啊好啊快人家的好丈夫快干人家吧快用力的干人家的**”

    崔建新疯狂的用着大鸡芭**起小搔娘的嫩穴,手也用力的揉捏着她的ru房 ,摸弄着她那浑圆丰肥的屁股,对崔建新来说眼前性感迷人、**蚀骨的女人,只不过是自己发泄**的女人,她只是一个自己偶遇的骚妇人而已,俩人之间此刻只有肉欲的关系。

    第199章

    “啊喔人家的好哥哥啊你的大鸡芭好厉害喔啊干的人家爽死了啊对啊人家好舒服喔小搔娘的心肝宝贝喔大鸡芭干得人家太美了啊”

    小搔娘那像chu女刚开苞不久的狭窄紧凑的嫩穴,将崔建新的大鸡芭夹得麻痒痒十分舒爽,尤其是小嫩穴里的嫩 肉越插越缩,烫热如火,真是令崔建新舒爽不已,更让崔建新爽的使劲的狂cha猛干,再gui头顶到小搔娘的花心后,崔建新就在 她的花心上揉弄了几下,又抽到穴口磨来磨去,然后又使劲的狠狠干入,直顶她的花心。

    “啊好爽啊你的大鸡芭好烫啊啊的人家好舒服啊啊啊就是这样用力的干小搔娘啊好美喔你的大鸡芭干得小搔娘好快活喔”

    小搔娘不停的呻吟,同时像个yin荡的妓女似的放浪的扭摇起屁股,好迎合崔建新强而有力的冲击,而崔建新也用腰力,让自己的大鸡芭在她的小嫩穴里上下左右的狂cha着,女人眼里的世俗道德的规范,早就被大鸡芭插进抽出**所带来的快感给取代了

    “喔好爽喔啊和你zuo爱挺爽啊嗯啊你的**真紧夹得我舒服死了啊”

    “啊人家也好爽啊你的大鸡芭干的喔小骚娘的穴好舒服唷啊好爽啊喔快再用力啊对再插深点快小骚娘好爽喔啊要小骚娘爽死了啊再深一点嗯快用用力”

    像是天生骚浪yin荡的小骚娘,被崔建新的大鸡芭干得热情如火,恣情纵欢,整个丰满的屁股像筛子一样摇个不停,温湿的嫩穴也一紧一松的吸咬着崔建新的gui头,yin水更一阵阵的流个不停。

    “啊喔用力的干啊对就是这样啊爽死人家了喔人家被你干的爽死了**好爽啊啊你好棒啊快啊用力用力干喔人家要你一辈子都干人家”

    接着崔建新将小骚娘的双腿抬高,缠夹在崔建新的腰背上,让 她的**更形突出的挨着崔建新的大鸡芭插干,而小骚娘也顺势的用双手紧搂着崔建新的背部,娇躯浪得直扭,**高挺上抛,狂扭的迎合着崔建新**的速度。

    “啊啊人家的亲哥哥喔小骚娘爱死你的大鸡芭了啊大鸡芭哥哥干的小骚娘的**爽死了啊人家的心肝宝贝喔只有你的大鸡芭才能干得小骚娘这么爽喔这么舒 服啊”

    听到小骚娘的yin荡的叫声,不由得使崔建新尽情的晃动着屁股,让大鸡芭在她的小嫩穴里不停的** 着了起来,而在崔建新身下的小骚娘也努力的扭动挺耸着她的屁股,愉快的叫着,从她媚眼陶然的半闭和急促的娇喘声中,崔建新知道小骚娘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啊你干得小骚娘爽死了喔小骚娘的花心好好美啊喔好麻喔啊好爽啊嗯干的小骚娘爽死了啊小秀才用力啊再用力点快小骚娘要爽死了啊”

    小骚娘的俏脸和娇躯都颤抖个不停,双手紧紧搂着崔建新的 背部,猛摆着她的屁股来迎凑着崔建新的大鸡芭对她小嫩穴无情**,爽得崔建新更卖力的**着,每一次都将崔建新的gui头磨在小骚娘的花心上转,使小骚娘的yin水不停的往外流。

    “啊你好会干小骚娘的yin穴喔啊大鸡芭哥哥干得人家爽死了喔喔小骚娘的yin穴美死了啊好美喔快再干深一点喔快用力干小骚娘的yin穴”

    久蓄欲潮的小骚娘让崔建新的大鸡芭插的像山洪溃提般的不知泄了几次,但她还是像个xing欲焚身的荡妇不断的将腰往上抬,好让崔建新的大鸡芭更深深的插入她的小嫩穴里,嘴里更不停的呼唤着崔建新、哀求着崔建新。

    “啊大鸡芭插的人家好爽啊喔用力对人家的小丈夫啊再用力插喔快用你的大鸡芭用力干人家啊用力插啊对就这样用力干你的亲小骚娘啊让小骚娘爽死吧喔”

    小骚娘碰到崔建新的大鸡芭,让她爽的早已不知道自己再叫些什么了,现在的她只想要崔建新的大鸡芭更用力的干着她的**而已,躺在崔建新身下双脚紧夹着崔建新的腰,脸上的表情像荡妇yin娃般的媚眼如丝的露出yin荡的样子,嘴里更不时的yin叫着,于是崔建新更凶狼的**着小骚娘那充满yin水的小 穴。

    “喔好爽啊啊人家的亲丈夫你干得人家好舒服啊大鸡芭干得人家爽死了啊对小秀才求求你快再用力点啊不要停对喔爽死了啊小骚娘的亲丈夫好哥哥啊人家又要泄泄了啊啊”

    yin荡的小骚娘把崔建新整个都抱在她怀里,**在崔建新身上一直揉磨着,男女的狂欢让**空需的小骚娘,此时此刻全都被崔建新激烈的大鸡芭给填满,她疯狂的叫着,双手更紧紧的抱着,感受着崔建新爆发性的力量和大鸡芭狂猛的冲击,一次又一次的享受着性茭的**,而崔建新也在小骚娘达到**时将gui头紧紧的抵住小骚娘的子宫,享受着小骚娘**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动,像是怕崔建新鸡芭抽出似的不停的吸吮着的快感和yin穴紧紧包裹着美感。

    看见小骚娘不停喘息的模样,崔建新没打算让她休息。

    “嗯人家的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