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是一跛一拐,竟然也大有好处,司马林连击两锥,尽数落了空。

    跟着汉钟离玉洞论道这招,也是左腿一拐,身子向左倾斜,右手中小锥当作蒲扇,横掠而出时,孟老者正好将脑袋送将上来。

    拍的一声,这一锥刚巧打在他嘴上,满口牙齿,登时便有十余枚击落在地,只痛得他乱叫乱跳,抛去兵刃,双手捧住了嘴巴,一屁股坐倒。

    司马林暗暗心惊,一时拿不定主意,要继续斗将下去,还是暂行罢手,日后再作复仇之计。

    眼见王语嫣刚才教的这两招实在太也巧妙,事先算定孟老者三招之后,定会扑向诸保昆右侧,而诸保昆在那时小锤横抢出去,正好击中他嘴巴。

    偏偏诸保昆左腿跛了,“汉钟离玉洞论道”变成了“铁拐李玉洞论道”小锤斜着出去,否则正击而出,便差了数寸,打他不中,这其中计算之精,料敌之准,实是可惊可骇。

    阿碧突然说道:“诸相公,你是蓬莱派弟子,混入青城派去偷学武功,原是大大不该。

    我信得过司马卫老师父不是你害的,凭你所学,就算去教了别的好手,也决不能以破月锥这招,来害死司马老师父。

    但偷学武功,总是你的不是,快同司马掌门陪个不是,也就是了。”

    对于阿碧的天真,崔建新只好一笑置之。

    诸保昆心想此言不错,何况她于自己有救命之恩,全仗她所教这几招方得脱险,她的吩咐自不能违拗,当即向司马林深深一揖,说道:“掌门师哥,是小弟的不是”

    司马林向旁一让,恶狠狠的骂道:“你先人板板,你龟儿还有脸叫我掌门师哥”

    诸保昆心中一凛,身子急拔,跃起丈许,但听得嗤嗤嗤响声不绝,十余枚青蜂钉从他脚底射过,相去只一瞬眼之间,若不是王语嫣出言提醒,又若不是她叫出“熬游东海”这一招,单只说“提防暗器”自己定然凝神注视敌人,哪知道司马林居然在袖中发射青蜂钉,再要闪避已然不及了。

    司马林这门“袖里乾坤”的功夫,那才是青城派司马氏传子不传徒的家传绝技。

    这是司马氏本家的规矩,孟姜二老者也是不会,司马卫不传诸保昆,只不过遵守祖训,也算不得藏私。

    殊不知司马林脸上丝毫不动声色,双手只在袖中这么一拢,暗暗扳动袖中“青蜂钉”的机括。

    孟老者满口牙齿被小锤击落,有三枚在忙乱中吞入了肚。

    他年纪已高,但眼明发乌,牙齿坚牢,向来以此自负,其时牙齿掉一枚便少一枚,无假牙可装,自是十分痛惜。

    阿碧见众人混战,将屋里的家具都打破了,一阵气恼顿足娇道:“你们不要打了,把我阿朱阿姐的东西都弄坏了”她见大家的战斗丝毫没有停止,便对崔建新道:“我真是受不了她们了,阿朱阿姐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她们气疯了的,楚大哥你把他们都扔出去好不好”

    她也不知道崔建新是否能将这些高手都扔出去,只是她心里相信崔建新不会让她失望就是了。

    既然阿碧已经开口,崔建新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只见他双脚平行分开略与肩宽,高马步站立,双手左右分开抬起与肩同高,伸直成一直线,并向前一伸,掌心向下,十指张开伸直,丹田之气连绵不断地象水一样涌向指尖,这时双手已握成爪状,一个不可见的气罩便从崔建新的双手发出,瞬间便罩住众人,众人还在混战,便忽然觉得自己被定住了,运起全身功力也不能挣脱这无形的束缚,对于未知的东西,大多数人都保持一种恐惧的神秘感,一下子大家都脸色吓白,由不得他们恐惧,只一会儿便觉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全部都向屋外飞出去,崔建新见大门大小,容不下众人,心念一转,双手一搅,随后一分,那无形气罩便分成两个一大一小的气罩,大的从大门滚飞出去,小的从窗口凌空飞出,当阿碧从大门走出后,便看见一片倒地的众人,纷纷被吓得魂不守舍,他们如何见识过如此神鬼莫测的功夫,只觉什么招式也不管用,便被别人抛飞,一时之间更是感到心烦意懒,不过更多的是感到恐惧,站起来后双脚还在打着啰嗦,甚至连正视崔建新的勇气都没有。

    “今天我不想杀人,你们走吧”崔建新一身青衣,无风自动,声音直透人心,寒意凛然,直入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崔建新的眼神像是看一个地狱魔王。

    见崔建新这么威风,阿碧双眼直冒星星,崇拜之情不言而喻,小脸满是自豪,似乎在说:看吧,你们不听我的,我就让楚大哥把你们通通赶跑。

    姚伯当以及司马林武功较高,当先回过气来,但无论怎么样也掩饰不了心底的震惊,自己一方十数人,虽然武功没有达到登峰造极之境,但也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一派至尊或者作为一个长老什么的,但遇到这人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身未动却能让自己一方十数人毫无抵抗之力,这是何等的厉害

    何等的高深莫测

    大概连天下武功出少林的少林寺也没有人达到这个地步吧

    哪怕是天下两大高手之一的丐帮帮主也没有这等神鬼莫测的能力吧

    乔帮主虽然一手降龙十八掌使得出神入妙,但自己也能抵挡三两下,再怎么说也不会没有还手之力,而面前的这人,实在是太可怖了,人不可貌相,这是姚伯当以及司马林现在最深的体会。

    两人皆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嚣张,互相对视了一眼,似是在印证自己的猜测,从对方的眼神里两人同样是看到了自己的惊讶,不由一齐作揖道:“敢问阁下可是慕容公子,刚才鄙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慕容公子多多见谅,莫要怪罪我等”两人的语气非常尊敬,就像孙子见到爷爷一样,实力决定一切,这个道理就算历经千年也一样不变。

    这也说明了慕容复在江湖上的确有几分虚名,大家都怕了他。

    这燕子坞武功最高的不敢慕容复一人,但自己等人得到消息,慕容复外出未回,难道燕子坞还有一名隐藏的高手

    还是慕容复根本没有出去办事而是放出假消息骗我们

    这难道是一个骗局,目的就是将我们一网打尽

    自以为聪明的两人暗暗心惊,幸好还没有对燕子坞大打出手,否则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第151章

    姚伯当、司马林两人皆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嚣张,互相对视了一眼,似是在印证自己的猜测,从对方的眼神里两人同样是看到了自己的惊讶,不由一齐作揖道:“敢问阁下可是慕容公子,刚才鄙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慕容公子多多见谅,莫要怪罪我等”两人的语气非常尊敬,不复刚才的嚣张自视甚高。

    崔建新刚才露出精通各家各派武功的那一手,还有那深不可测的武功,无比向众人透露一个信息,此人必是慕容复,武林中最具盛名的年轻高手无非南乔峰北慕容,乔峰高鼻阔口,浓眉大眼,明显与此人不符合,而且众人当中也有不少人是见过乔峰的,唯有慕容复鼎鼎大名,却是没有多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这些人都是一些小角色,慕容复心高气傲,一心招揽高手,看不上他们也是在情理之中,这些人畏惧于慕容复的威名,平时不敢上门掠阵,现在不过是打听到慕容复不在燕子坞,是以才有勇气来闹事,而今见到慕容复“本人”又见到他的武功,自然不敢再造次,特别是刚才阿碧说过一句话“我是这里主人,你竟然问我是哪里来的,岂不好笑”

    这更加证实了姚伯当已经司马林的猜测。

    再一次被人认作慕容复,崔建新不由无奈笑了笑,难道天龙的年轻高手真有那么少

    还是自己与慕容复那厮有什么渊源,慕容复连向自己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要说血统的高贵,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燕国后人,而崔建新是西崔建新项羽的直系子孙,连燕国都是项羽直辖的领土,他慕容复在崔建新眼里什么都不是。

    崔建新还未来得及开声否认,此时只听得一个极古怪的声音道:“非也非也,此小子不是慕容公子,慕容公子更不是此子。”

    阿碧听得这声音欢声叫了起来,笑道:“是包叔叔到了吗”

    “非也非也,不是包叔叔到了。”

    崔建新知道这人应该就是慕容复的五大家臣之一的包不同了,不过这包不同的声音确实怪里怪气的,听起来令人发笑。

    王语嫣笑道:“你还不是包叔叔

    人没到,非也非也已经先到了。”

    那声音道:“非也非也,我不是包叔叔。”

    阿碧笑道:“非也非也,那么你是谁”

    那声音道:“慕容兄弟叫我一声三哥,你却叫我叔叔。

    非也非也

    你叫错了”

    如果是遇到崔建新之前,听得包不同如此说,阿碧定是晕生双颊,不过现在她神色确是很平静,甚至有一点恼怒之色,似是不想让崔建新知道自己与慕容复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她称包不同作包叔叔也是为了让崔建新清楚自己的心意,之前崔建新以为她喜欢慕容复,她可能会默认,但现在她却不想那样,她笑道:“你还不出来”

    包不同道:“阿碧姑娘,你不叫我我也是要出来的,有人冒充慕容兄弟,我怎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见是个容貌瘦削的中年汉子,身形甚高,穿一身灰布长袍,脸上带着一股乖戾执拗的神色。

    阿碧走上前去,笑道:“包三哥,我只道你不回来了,正好生牵记。

    不料你又来啦,真好,真好。”

    姚伯当、司马林见阿碧姑娘与包不同是相识,那包不同说崔建新不是慕容复,一时不知道谁真谁假,尴尬之极,互相对视。

    崔建新道:“慕容复而已,他配么”

    此话口气之大,让人不恭维,但偏偏刚才众人被崔建新的武功所慑服,听起来竟觉得这话是那样的自然,仿佛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慕容复根本不能与崔建新相提并论,众人的心思皆是如此,但没有见识过崔建新的能耐的包不同就不敢认同了,慕容家的威名是不容侮辱的,在他听来,崔建新分明是瞧不起他慕容家,他怎能不火

    “哈哈,你这小子说的是什么话

    凭你也敢诋毁我们公子

    气死我也,看打”包不同不怒反笑,喃喃的道:“大胆小子,大胆小子”

    突然走上前去,一把就向他左臂抓去。

    包不同相对在场的其他人来说,的确是技高一筹,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挺有信心的,因此他见崔建新对自己的招数不知躲避还以为崔建新被自己吓傻了,心里暗暗鄙视,慕容兄弟是你能够冒犯的么

    眼见崔建新就要被包不同抓着,便在这时突听“兹溜”一声刺耳的响声,一只脚向着他胸前踢了过来。

    因为阿碧的关系,崔建新没有用上内力,但速度仍是极快,力道也是不小。

    包不同自然能够感觉的到那一脚上所附的力道,伸手用力挡住。

    那脚一触便收,然后又从另一个方位踢了过来,包不同又伸臂格挡。

    但听“砰叭”之声不断,崔建新这一条腿如一只灵活的手一般,从上下左右各种难以想象的部位进攻着。

    打得包不同是只有防守之功,却毫无还手之力。

    只因崔建新的出腿太快了,往往这一腿刚刚挡过,一口气还没缓过来,他下一腿便又已踢了过来。

    而且他每一腿上所附的力道都极大,再加上腿部本来就要比手臂有力的多,所以这一会儿格挡的功夫已是让包不同双臂震得有些酸麻,心中不住叫苦。

    可崔建新这一条腿却是越踢越快了起来,渐渐地便只能看见无数的腿影飞舞,已是看不见那真实的一腿究竟在何处了。

    却是崔建新想起了后世看电影学自黄飞鸿的佛山无影脚,按照里面的动作来学,竟是让包不同毫无反抗之力,越踢越是畅快,越踢越是巧妙,渐渐的将电影招式里面的一些花哨动作去掉,使得这一招更具威力,更具的快速,崔建新甚至怀疑这才是真正的佛山无影脚。

    也许是黄飞鸿当年练得不到家,不够火候。

    “包三哥,你你们不要再打了,你打不过楚大哥的,哎呀,楚大哥,你千万不要伤了包三哥。”

    王语嫣看着包不同情况危急,连忙叫道,见没有用后又急着向崔建新求情。

    她话一说完,便听“啪”的一声包不同已退了开去,呲着牙伸手揉着胸口。

    原来他这一退并不是自己退出来的,而是两只手再也挡不过来,被崔建新一找佛山无影脚给踢出来的。

    崔建新用衣袖拍拍斜横着的单脚,动作满是鄙夷,收回腿将脚跟踩在椅子上,那椅子立即报废,碎裂开来,向包不同笑道:“慕容复虽然有几分名气,但武功实在是不敢恭维,你如果不服气大可让他出手”慕容复虽然博学,但也因此内力不是很高强,而且博而不精导致遇上高手便没有拿得出手的功夫,唯一厉害的仅仅家传的参合指而已,参合指对上六脉神剑,慕容复必败无疑。

    阿朱忙道:“楚大哥,你莫要生气,包三哥就是这脾气,与人斗嘴为乐话没有不得罪人的”

    崔建新看了阿碧一眼,淡淡道:“也好,看在阿碧姑娘的面子上,不跟他计较便是,谁叫我喜欢阿碧姑娘呢”

    阿碧闻言一阵娇羞,大庭广众之下,崔建新居然一点也不忌讳,这可让她羞死人了,最可恨的是崔建新还一副“不知廉耻”的眼神盯着她,简直让她无地自容,心里不由暗自埋怨:臭楚大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样的话,太羞人了。

    她虽然这样想着,但心里还是受用无穷。

    “咦,你这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不跟我计较

    还想调戏我们慕容家的丫鬟,莫非是当我们慕容家无人吗”

    包不同大声叫道,瞪着眼睛,凶光四射:“来来,我瞧瞧你有什么本事,吹这大气儿”

    包不同怒吼一声,便又欺身扑上,包不同这回却不只是用手了,而是手脚并用,上打下踢,攻势甚猛,看来时拿出压箱子的功夫了。

    “包三哥”

    阿碧急忙叫了一声。

    包不同这会已经黔驴技穷,而崔建新却仍是以一条腿来应付着,把这一条腿当真是使得无影可寻。

    但见两人交手之处,一片片的腿影飞舞,沈醉一条腿当成了四条用,应付着包不同两手两脚各自不同的攻势,却还有空还手。

    包不同转身笑道:“怎么了,阿碧妹子,你可是瞧上这一个小白脸,一个甚至连小白脸算不上的家伙啦”

    “三哥”

    阿碧跺脚,一脸娇嗔,急忙之下只好期待崔建新留情。

    在她的心里面,包三哥是打不过崔建新的,刚才的比招已经说明了一切,可是她埋怨想到包三哥如此不知进退,她叫包三哥住手也是为了他不被崔建新打伤,也不想崔建新与包三哥因此有过节,毕竟一方面是她的的心上人,一方面是她的包三哥,无论哪一方出事,她都不想的。

    见包不同还是如此不识抬举,崔建新脸色沉了下来,大脚猛的一踢,顿时一股无形力量涌了出去,宛如狂风骤来。

    包不同还没有攻到崔建新面前,身子就顿时飞起,他怪叫一声,想要稳住身形,却身不由己,只得手舞足蹈的后退。

    就像一个疯子在哪了哇哇乱跳乱叫。

    第152章

    “砰”一声巨响,他身子撞上墙壁,仿佛一张画挂到墙上,紧紧贴住墙壁,一动不动。

    狂风涌动不止,吹得他衣衫猎猎,五肢紧贴在墙上,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眨着眼睛,惊诧的望着崔建新。

    “算了,饶你一命吧”

    崔建新轻哼一声,狂风顿止,包不同跌倒下来,落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

    这是见到阿碧哀求的神色后,崔建新才收脚息功,阿碧感激的看了崔建新一眼。

    崔建新这一招委实厉害,单凭纯**力量的佛山无影脚包不同已经无法抵挡,在加上崔建新强劲的内力,包不同只有受虐的份,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

    “包三哥,你没有事吧”

    阿碧赶紧跑过去,扶起他,看他的伤势。

    虽然包不同经常口不择言,但是对阿碧阿朱等人还是挺好的,燕子坞的人都和他混的来。

    包不同满脸通红,大声叫道:“小白脸,尽出妖法,不要脸”

    自己连抵抗的能力也没有,这小白脸果然有点能耐

    他承认,这次算是栽了,遇到了一个大变态,连慕容兄弟也没有这等功夫吧

    包不同心里如此想着,却是没有说出口。

    崔建新转过身去,懒得理他,若是平常,他自不会与这般一个人斗气,显得没有风度。

    不过,他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自己威严,若非因为阿碧求情,崔建新早就让他闭上嘴,说不出话来,至少给他一顿苦头吃吃,让他只得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崔建新虽然来自二十一世纪,但灵魂融化了项羽的金丹,里面有着项羽一身的经历等,现在崔建新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影响,包不同既然敢冒犯自己的威严,自然不能纵容,西崔建新项羽的威严是不能被冒犯的。

    包不同被阿碧扶起来后嘴里还在嚷嚷大叫道:“我偏偏不服,有种的,你小子把老子杀了,不让我说话若是不然,我就不服”

    “三哥,你就少说两句罢”

    阿碧忙捂住他的嘴,轻声嗔道,明眸瞪着他,飞快瞥一眼崔建新,生怕他再出手。

    包不同摇头,甩开她的小手,大声叫道:“阿碧妹子,这家伙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他是楚大哥”大哥两个字就想说出口时,她忽然意识到这样介绍似乎有点暧昧,于是连忙改口道:他是楚先生,是阿碧请来的客人,刚才就是他帮我打发那些人,三哥不可再无礼了”

    说着,阿碧指着姚伯当以及司马林一边的方向,表示刚才就是他们来捣乱,还望了一眼负手而立的崔建新,见到崔建新似笑非笑的眼神望向自己又飞快的掩饰自己望向崔建新的事,眼睛乱瞄,制造刚才不经意望向崔建新巧合。

    崔建新知道的小女人心思,心里暗暗发笑,只是望着她的眼神更加的耐人寻味了。

    “我呸”

    包不同歪头吐一口唾沫,大声哼道:“什么楚先生,那些人我也能打发,我又没有让他做,甭想让老子闭嘴”

    包不同这话口气之大让姚伯当等人火爆三丈,但因此崔建新在此他们不敢造次。

    虽然这包三先生武功比自己高出一线,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姚伯当等人都是如此想着,如果是崔建新说这话,他们自然没有脾气,但看着包不同被崔建新虐待的样子,自然也不相信包不同有多少能耐,但见崔建新没有发话,一时三刻也是敢怒不敢言,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崔建新叹道:“本以为,慕容世家偌大的名声,应该英才云集,如今一见,大失所望,两天了,只见识到这么一个只会耍嘴皮子,没有半分本事的人,莫非慕容家的人都是这副模样

    慕容家的家臣就这水平”

    包不同大声喝道:“姓楚的,有本事你就把我杀了,不然我见一次我一次”

    “包三哥”

    阿碧急忙叫道,让他闭嘴,她对包三哥的性子也是措手无策,但又不能骂他,崔建新又没有错,更是处处维护她,现在她的处境可是尴尬之极,只好发在原地直跺脚发闷气。

    崔建新眉头皱了皱,有些不耐,慢慢踱步,来到包不同跟上而下打量着他。

    包不同瞪大眼睛,满面戾色,目光怨毒。

    萧月生眼中清光一闪隐透出杀意来,淡淡道:“居然有自讨苦吃的人,倒是有点性格,在下佩服”

    “哼

    老子不用你佩服”

    包不同转过头。

    崔建新淡淡道:“今天我看着阿碧姑娘的份上,可以饶过你,下次再对我口出不逊,哪怕我不杀你也会让你哭得很有节奏”

    说罢,转身拉着阿碧柔软的小手,悦色道:“阿碧姑娘,咱门回去你家吧,我懒得在这里”

    崔建新说的阿碧的家是指琴韵小筑,阿碧阿朱虽然是个小丫鬟,但地位却不小,在慕容家各有一个别院,阿碧的别院是琴韵小筑,而阿朱的别院是听香水榭。

    见阿碧望向姚伯当等人的方向,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崔建新笑道:“不用担心,他们成不了气候。”

    说完深邃的目光如电般冷然扫过众人,大家不敢与之对视,纷纷找借口告辞。

    他们分明是被刚才崔建新神鬼莫测的手段吓坏了,如果此时崔建新让他们跳湖,他们必定严格执行,毕竟跳湖不会死,不是吗

    有崔建新在,他们哪里还敢闹事,跑都来不及。

    见崔建新这么在意自己,被包不同这么臭骂也能忍住,阿碧心里满是感动,楚大哥这是为了我吧,想着想着,心里也是甜滋滋的,连小手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