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变态凌辱(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糖糖昨晚整夜都没睡好,忽睡忽醒、恶梦连连,好不容易清晨时才稍睡的沉了些,她醒来都已经是10点了,她在客厅碰见阿州,见她那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就知他气还没有消,这下心里可火了自己有有苦难言就已经就更难受了,满腔的泪水苦只能往自己肚里咽,而阿州竟只为不跟他**这种小事来跟她闹彆扭,她气的把自己关在房里,埋怨男人为何都这么自私,就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整天就只想**,气到索连午饭都没吃,把自己给关在房内生闷气。

    阿州也自知自己理亏,但他向来是大男人主义,说什么也不愿向糖糖低头赔罪。糖糖关在房内是越想越生气,他要是不跟阿州回来也就不会遇见老张,更不会被他奸污,他就已经够委屈了,而阿州竟还为那种毛蒜皮的小事和他吵架赌气,想到这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抱着枕头低声啜泣:叮铃铃叮铃铃糖糖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擦了擦眼泪我拿起了手机:喂哪位

    从听筒那边传来女孩声音,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死ㄚ头怎么听不出我是谁啊

    糖糖兴奋惊讶尖叫:啊你是

    他话都还说完,听筒里接着传来声音:我是胖妞啦

    胖妞是糖糖孩提时代的邻居,两人情同姐妹,更是无话不谈的手帕交,接到好姐妹电话,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甜美微笑,兴奋之情不由言喻:胖妞最近过的怎样小孩多大了

    胖妞说:小姐你也真是的,一次问这么多叫我怎么答。

    糖糖想想也是不禁笑了出来,两人话题总是围绕在小时后的往事,回忆着以前的甜美时光。

    胖妞可是她从小的手帕交,听糖糖的语气就察觉出她有心事,胖妞关心的问说:糖糖你怎么了有心事嘛

    糖糖想到自己昨日受辱的情形,滴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多想把昨天所发生的事都跟胖扭说,但她实在是说不出口,就算跟她说也无法挽回什么,只会增加她的烦恼而已,她语带哽咽敷衍的说:没事你想太多了,我们聊聊你吧。

    胖妞越听越觉得诡异:你一定有事瞒着我怎么了说给我听。

    这时话筒传来:老婆小孩又在哭了,你去看看。

    糖糖故做坚强,红着眼擦了擦泪水:我没事啦你快去看小孩。

    胖妞关心的说:糖糖你现在不想说没关系,但我们是好姐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挺你到底,等你想说在打给我吧。

    糖糖听了感动极了,心中不禁昇起浓浓的暖意,她感动的说道:嗯我知道,掰掰。

    聊完电话后她感到头有点昏很想睡觉,她心想或许是因为昨夜又没睡好才会这样吧,糖糖向来习惯裸睡,但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她也不好意思脱的一丝不挂,要是被人给撞见那多尴尬,她先把门给锁上以防万一,才慢条斯理的褪去上衣和短裤,全身只穿着贴身的内衣裤,缓缓拉开棉被迅速的钻入被窝里。

    或许是这两天她都没什么睡,很快就香甜的进入梦乡,也不知过了多久,窗户忽然被人给打开,有个黑影从外头跳进了屋内,那黑影鬼鬼祟祟的跳上床去,趴在糖糖身前,他轻轻的唤了两声:湘婷湘婷

    只见她都没反应,他望着熟睡中的女神,秀丽娇艳的脸蛋、直挺的瑶鼻、弧线优美的柔唇是那样的楚楚动人,他内心热血沸腾忍不住亲了一下。

    糖糖只下意识的柔唇,浑然不知自己刚刚被人给偷亲,那人暗自舒了口气,更加放心,轻轻脱光自己的衣服,他缓缓的掀开棉被的一角,映入眼帘的是件粉紫色的蕾丝罩,上面佈满花形状蕾丝边,双之间深陷的沟看起来甚是壮观,看的他猛嚥口水,竟色胆包天像野兽般在糖糖那娇躯上四处游移,糙的双手不急不徐地揉搓着那对高耸挺实的浑圆双峰,糖糖被他蛮的举动给惊醒过来,那人邪地笑道:小美人你醒啦。

    糖糖看到他那充满**熟悉的猥亵脸孔,这人不就是老张他怎么会在房内,她吓的花容失色,手脚慌忙地遮掩着半裸的娇躯,惊恐的说:你这变态你怎会在这你快出去。

    老张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她,她吓得娇躯紧缩,频频往后倒退,脸色苍白,她结结巴巴的说:你不要再靠过来,要不然我要叫了,我男朋友就在外面而已。

    老张大笑说:哈哈我就是看我大哥他们都出去了,要不然我哪敢这么大胆。

    糖糖这下可真的是羊入虎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张下巴荡的奸笑,彷彿如饿虎扑羊般要来个霸王硬上弓。老张飞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她,双手隔着绵薄滑软的蕾丝罩,握住那丰盈秀挺、圆润柔软的玉,暴地使劲揉捏,那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的美妙感,令老张血脉贲张,糖糖瑟缩着半裸的娇躯,她可也不想坐以待毙使劲的挣扎和踢打,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糖糖的夺命霸王肘,恰巧击中他的咽喉,老张是痛不欲生着咽喉大吼大叫,叫骂连连。

    糖糖顺手拿起放置在桌上的剪刀,瑟缩在衣柜旁,惊恐的颤抖说:你快给我出去,要不我就老张站起身靠了过去骂道:要不样就怎样

    糖糖惊慌挥舞着手上的剪刀:啊你别过来老张已迅雷不急掩耳的靠了过去,眼明手快的抢去他手上的剪刀,得意的笑说:凭你这点道行也样恐吓我。

    他不急不徐的坐在电脑椅上,他对着糖糖诡谲地笑:小美人来给你看点东西。

    糖糖是怕他怕的要命那有可能过去,他双手一摊满脸不在乎的说:你真的不过来,嘿嘿要是这些照片流出去,对你名声可能不太好。

    糖糖听到照片她心中也不禁紧张起来,面对老张的软硬兼施的威胁手段让她得不从,她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的来到老张身旁,只见老张这点阅着:无名相簿。

    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小美人这些照片熟不熟悉啊要是我把相簿给开放,我看不用半小时就能冲上首页了吧

    十几张秽不堪的爱画面,虽然模糊依稀能认出那就是自己,照片带给的冲击让她几乎要晕眩过去,秀丽娇艳的脸蛋毫无血色、面如死灰,怔怔呆立在原地全身彷彿无法动弹,过了半会她才苦苦哀求说:拜託求求你不要。

    老张见她已正中自己的下怀,索蛮地把她给搂进怀里,带着得意的笑容说:嘿嘿你只要乖乖听我得话就行了。

    他恣意妄为的伸出魔爪袭向糖糖坚挺软滑的玉玩弄起来,她现在已毫无选择的余地,知道自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眼角隐隐含着晶莹的珠泪,强忍着满腔的羞愤,什么话也没说认命的接受老张的轻薄肆虐,任凭那双糙的双手在她秀挺饱满的玉上又搓又揉,老张抱起了她自顾自的爬上床拿个枕头垫在背后,秽的说:小美人把内裤给脱了,自己给我骑上来。

    她说什么也不愿在和老张这样的人渣发生关系,她慌张地惊呼求饶:啊呀,求求你不要你饶了我吧

    老张恐吓说:不行是吧好我这就回去把照片全给公开,看你以后怎么做人。

    老张卑鄙的恐吓威胁让她心生畏惧,她知道自己已难逃他的摧残蹂躏,她低垂着臻首,又泣又恨,双眸中含着泪水,她百般无奈的弯下腰提起了蕾丝内裤的上缘缓缓褪去。柔软的稀疏的毛轻掩着紧闭嫣红的缝,令人心驰神往,如青葱似雪白修长的双腿,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美臀部,丰润秀丽的足踝、致匀称的足趾,看的老张欲火攻心,已按耐不住高亢的情绪,忍不住的催促吆喝说:你也快点,不过脱条内裤而已。

    他迫不及待的把糖糖拉到身旁,糖糖还未褪去的蕾丝内裤还悬挂在膝上,娇艳的脸蛋上透露出无限的忧伤和无奈,她百般不愿的张开白皙修长的双腿分开跨蹲在老张的腰间上方,她强忍着悲伤,纤细的小手握住老张细长的,往自己的花瓣细缝里硬塞进去,老张感到自己胯下的进入了一个异常紧窄温暖的所在,虽然只塞进了半颗头,但紧窄压迫的异常快感还是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干真紧,真是太爽了。

    他猴急的的往上顶耸,破门而入,突来的酥麻快感让糖糖感到我浑身一震,雪臀沉沉的落下,她急忙用手撑住老张的膛,老张手摆在背后像个大爷般使唤说:小美人你也动一动,难不成要我自己来。

    糖糖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万分的悲哀,向来冰清玉洁的她,竟被眼前这无耻的遭老头如此恣意羞辱侵犯。

    糖糖实在不愿见到老张那猥亵得意的脸孔,只见她眉头轻皱,美眸紧闭,紧咬的下唇,雪臀轻掀上提轻轻地套弄,妖媚地耸动自己的翘挺的美臀,老张感觉自己的被璧紧密扎实的包覆,飘飘欲仙的窒息快感让他都快升天了,他望着糖糖前两座波涛汹涌的双峰,让人颇为惊叹,他无赖的命令说:小美人把内衣也给脱了。

    迫於他的威糖糖不得不听命行事,她无奈伸手解开身后罩的搭扣,老张呼喊说:臭娘们别停啊继续动。

    粉紫色的肩带顺着光滑的手臂滑落,面对老张的言秽语,她气愤的出声斥责:喂你怎么这么下流。

    老张嘻嘻哈哈笑道:哇好香啊。

    糖糖是气极心想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她忿忿的怒骂说:变态

    老张望着糖糖秀挺浑圆的双峰,忍不住讚叹:哇真美,我可要好好品尝一番。

    两粒蓓蕾鲜红欲滴,点缀在怒耸饱满的玉之上,这老张忍不住低头含在口中,吸吮品嚐,柔软娇挺的双在老张的两双大手挤压下已变形扭曲,向来守身如玉、高贵优雅的她,今日却被这丑陋的老头如此蹂躏,更可悲的是自己还得骑在他身上取悦於他任凭他轻薄,想到这她不禁羞愤难当,悲从中来,倔强的她没不愿在向老张求饶咬紧牙关默默的沉受这一切。

    此刻她已感到完全的绝望了,反正被奸污已成事实,她也不愿在多作抵抗,反到是逆来顺受随便老张要如何都行的样子,老张讚赏的说:干真是又软,又好。

    她早已心死对老张的言秽语彷彿听而未闻,双手依旧静静地撑在老张的肩头上,纤腰乱颤,雪臀翻腾大起大落,现在她只想赶快让老张泄了事,尽快结束这场可怕的恶梦,老张望着眼前这位如梦似幻、遥不可及的美人,正浪荡的取悦自己让他感觉兴奋莫名,双手放恣地在她每寸肌肤上游移,一边在她耳边低俗的说:小美人,你的皮肤真是晶莹剔透,子又白又滑真是好极了。

    跨下的更是卖力的顶耸,冠刮弄、摩擦着娇滑的壁,层层娇嫩的壁将紧密包覆、吸吮、紧紧箍住,花心紧紧扣咬住冠,死命的吸吮。**蚀骨的美感让老张乐不可支,突然糖糖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张和糖糖都同时吓了一跳,她看了老张一眼,迟疑要不要接,谁知老张竟已拿起话筒,放到耳边,问道:喂

    电话那头传来年轻的女子的声音:喂你是谁我找湘婷

    老张反问说:你又是谁你找她做什么

    女子见老张的说话如此无理,口气不悦的说:我我是她朋友,湘婷呢怎么是你接的电话

    糖糖怕老张乱说话惊慌的把电话给抢了过来,喘息的答说:喂

    那女子关心的问说:糖糖嘛我是胖妞啦那男的是谁

    糖糖软弱的答说:胖妞稍等一下。

    只见糖糖芳心忐忑、神情慌张莫名,秀目中蕴含着恳求的神色,楚楚可怜地咬着贝齿,万般无奈地低声说道哀求着老张:求求你,不要

    老张看着眼前这

    倒贴ok?帖吧

    倔强高傲的绝色丽人,此刻竟然低声下气地哀求着他,内心不禁得意洋洋,他心情大好比了比ok手势,糖糖心中总算松了口气,悠悠的问说:胖妞什么事

    胖妞关心的问说:糖糖那人是谁,跟你什么关系

    只见她面露难色,吱吱唔唔的心虚的说:她是我男友啦

    老张邪的偷笑着,将他给抱进怀理,紧紧的搂住她的纤腰,全身紧贴在糖糖温润如玉的娇躯上,老张感到她那洁白晶莹的肌肤是那么的柔软光滑,富有弹,老张在她耳边轻声的取笑她说:小美人,几时我变成你的男友了

    糖糖被她这么调侃不禁满脸羞红,老张得意的窃笑,不停的在她柔软白皙的耳畔、颈侧、肩头上留下火辣的热吻,胖妞问道:糖糖,你怎么说话有气没力的,是不是不舒服啊

    老张见她美艳迷人的娇靥上,红云满佈,赤白相映,娇润如水,不禁心勃勃,欲大起已顾不得和糖糖的承诺,屁股不自觉慢慢挺动抽,糖糖狼狈地咬着牙,难过地调整浊重的呼吸,万般无奈下只有继续装作若无其事:有嘛可能我刚睡饱。

    老张早已杀红了眼,跨下的趾高气昂的猛攻抽,糖糖用手按着听筒,楚楚可怜地看着老张,示意他停下来,谁知老张却露出险的笑容,非但没有停止,还变本加厉加快了抽的速度,糖糖终究压抑不住恼人的**,大声的呻吟出来:唔不要

    电话里传来胖妞的声音,她关心的问说:糖糖你怎么了。

    糖糖断断续续的说着,拼命忍住自己的喘息声:唔我没事

    胖妞越听越诡异,总觉得怪怪的:糖糖总觉得你今天怪怪的,你到底怎么了。

    可怜的糖糖在猛烈的进袭下,早已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脑海中已经是空白一片,她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喘息地说道:胖妞先这样,我晚点在打电话给你。

    也不等胖妞回话她已继匆匆的挂掉电话,糖糖气愤的把手机丢在床上,怒斥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这么不讲信用。

    她怒气沖沖的要站起身,却随即被老张给制止,他用手托起了糖糖娇艳的脸蛋,嘻皮笑脸的说:小美人别气嘛,我也不是故意不守信用,只是你这么美我那忍的住。

    说着他吻向糖糖的柔唇,将散发着烟草味、槟榔渣的嘴唇贴到她的樱桃小口上,糖糖皱起眉头感到噁心极了,像只惊弓之鸟般迅速地把脸移开,逃避着老张的入侵。糖糖神色惊慌的说:喂你走开,别碰我。

    老张内心受创斥吼的说:好呀臭娘们,这么倔不让我亲,老子偏要亲给你看。

    他硬是把嘴给凑了过去,糖糖不依他双手死命的抵住老张的膛惊慌失措抗拒,老张拗不过她,又怕他大哥突然回来那就遭了,他喘息的说:小美人要我不亲你可以,那就乖乖的服侍我。

    糖糖对他是恨之入骨,但又拿他没辄,只得依他,她百般不愿扶着老张的肩头,浑圆翘挺的雪臀缓缓的前后扭动摇摆,老张轻抚糖糖秀美的脸庞讚赏的说:小美人不错不错,继续下去。对就是这样爽真爽

    面对老张的鄙的言语糖糖早已心灰意冷也懒的搭理他,彷彿对老张的言秽语听而未闻,仍就继续扭摆纤腰不停的筛动迎合,雪臀雪臀翻腾、大起大落,糖糖现在只想赶快让老张缴械报国,好结束这场恶梦。

    老张这生那尝过如此如梦似幻、飘飘欲仙的美感,这简直是让他爽死了,他瞧着前这位清纯秀丽的美人,只见她娇靥羞红如火,樱唇轻哼细喘,眼帘闭合,亮丽的秀发飞扬飘散,浑圆坚挺的玉震荡摇晃上下起伏,蜜里层层的壁软紧箍住的收缩和吸啜,但老张能耐毕竟普通,这**蚀骨的美感令她直呼吃不消了,他当然也知道糖糖在打什么么鬼主意。

    他心想若不赶快若不赶快换个姿势,只怕自己马上就得弃甲卸兵,他全身用劲猛然弓身而起,将糖糖连推带压的扑倒下去,他蛮的将糖糖给翻转过来压制在床,突来的转变糖糖惊恐发出叫声:啊你干嘛

    只见老张伏趴在糖糖娇媚的**上,暂停了下来,脸红气喘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小美人让我喘口气先。

    糖糖重重的:哼哼了一声,眼神中充满鄙夷和不屑,她轻蔑的说道:要是不行的话,就赶快滚,别浪费本姑娘的时间。

    老张最痛恨人家说他不行了,他那嚥的下这口气,他硬是将的冲动给压抑住,提高声量大声道骂:你妈就让你瞧瞧老子的厉害,不干的你求饶我就不姓张。

    老张使劲托起糖糖如玉琢般白里透红的大腿,凶猛的顶着糖糖湿滑紧窄的蜜,头不断地轻刮挤压着璧,抵压着娇嫩的花芯,阵阵酥麻软软柔腻的快感飞快走遍全身,压抑许久糖糖不禁娇吟失声:啊唔

    粉红色的裂缝更是不断渗着白色的蜜汁。老张了跨下的黏稠密汁,身道糖糖眼前声气的说:装什么贞洁圣女,还是给我干的骚水狂流。

    被言语上的羞辱,让糖糖花靥绯红、羞赧难堪,暗自神伤--悔恨自己怎么如此不争气。老张蛮的将糖糖浑圆修长的双腿压在前,凶狠的猛烈的冲刺。每下都直击敏感的花芯,弄得糖糖浑身酥软,芳心怦怦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力量,娇嫩的花瓣上流满了蜜汁滑腻无比,让老张彷彿是如鱼的水加速频频猛攻。

    老张也不知神经过於亢奋还是怎样他竟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回声,老张对他大哥向来忌惮三分,连忙缓了下来,拉长耳朵仔细聆听,阵阵的脚步声从厅外缓缓的传来,忽然门外传来:叩叩的敲门声,把两人吓的面色惨白、惊慌失措:湘婷,你在睡觉吗是伯母的声音。

    老张急忙摀住糖糖的嘴示意她别乱说话,糖糖当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也不敢胡乱声张,但她也知道伯母走后,老张这人色胆包天的个,铁定会继续奸污蹂躏自己,伯母现在彷彿是她汪洋中的浮木,她怎愿错过此天赐良机,她使劲挣脱了老张的手,呼喊说:伯母你等等,我穿件衣服就来。

    老张听了是怒极了恶狠狠的瞪视她,他现在正兴头上满腔欲火还未宣泄,这下叫他要怎么办,糖糖低声冷漠的说:瞪我干麻

    老张是又气又怒但又不能拿她怎样,他不情愿的放开糖糖,跳下床穿上衣服慌忙的跳窗而出,糖糖见老张慌忙的跳下床,他怕伯母等久了会起疑心,匆忙的先穿起蕾丝内裤,混乱间罩也不知被丢那去,她手忙脚乱的先扣上衬衫钮釦套上短裤,三步并两步匆忙的去开门。

    伯母见她衣衫不整的模样,只以为她刚睡醒也没起什么疑心,谁知片刻她正遭受恶人无耻的蹂躏奸污,伯母见她失魂落魄,心事重重的模样,伯母拉着她到床沿边坐下,关切地问道:湘婷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跟阿州吵架了跟伯母说我帮你出气。

    糖糖多想到这一切全跟伯母诉说,但发生这种事叫他如何说出口,她摇了摇头,对伯母温柔的微笑,示意说她没事,但明眼人瞧她那闷闷不乐,魂不守舍,也看的出她不对劲,伯母柔声关心的说:湘婷或许我们才刚认识不久,有些话你不愿跟我说没关系,但你可以找你好友聊聊,毕竟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

    对於伯母姐无微不至的关怀,糖糖心中不禁一暖,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伯母的感激之情,她略带哽咽的说:伯母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伯母见糖糖哭起来了,吃了一惊,连忙把手边的纸巾递给了她,安慰她道:别哭别哭傻ㄚ头怎为这种事哭了起来。

    糖糖用纸巾擦了擦眼泪,抬起泪眼朦胧的脸庞,感激的说:伯母我好多了,谢谢。

    伯母柔声的: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伯母牵起如葱般秀美的小手,俩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厨房。没一会的功夫伯母已煮好了香喷喷令人垂涎三尺的家常麵,伯母端给了糖糖柔声说:来湘婷,快来吃麵,要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只见糖糖满怀心事的低着头,扬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着麵线,伯母则在旁陪着她聊天寒喧,伯母也不知这小俩口为了什么吵嘴,但她见糖糖如此温柔婉约、文静贤淑,肯定是她那笨儿子惹恼她了。

    阿州回来后一直窝在客房理打电动,不敢回房去招惹糖糖,伯母自然知道她那儿子的死硬脾气,向来不肯轻易跟人低头,但这次可由不得他,伯母进房将阿州给押了出来,二话不说便先数落他一番,要他向糖糖赔罪,糖糖不想因为她的关系弄得他们母子失和,直说她心情不好不关阿州的事,伯母扭着阿州的耳朵,恐吓说:你给我好好跟湘婷谈谈,我先回房去了。

    此时空气就像凝结般两人尴尬不语,阿州也自知是自己理亏,过了许久才轻声的说:糖糖对不起,昨晚我太冲动了,你别生气了。

    但糖糖本不是因为这件事烦心,只见她若有所思的缓缓的吃着麵,低声的说:昨晚的是我不怪你,我没和你生气。

    俩人又聊了几句话,阿州感觉到糖糖今天有说不出的反常,气氛异常沉默,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恐惧,阿州心想她肯定在还在生气,还是别招惹她为妙,阿州柔声说:糖糖我先回房了,你慢慢吃。

    伯母再见阿州那德行就知他铁定碰钉子了,看来还是得老娘我亲自出马,他又回到饭厅陪着糖糖聊天数落着阿州的倔脾气:哇好香ㄚ老婆,你在煮些什么

    糖糖回头看原来是伯父回来了,后头还跟了几位工人,伯母笑笑的说:我刚煮了些麵,怎么要吃吗

    伯父大声说:好啊我肚子也有点饿了,也帮老王他们也乘上几碗吧。

    众人纷纷拉着椅子坐下,笑说: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伯父笑道:都坐了下来,还在那边假惺惺,真是的。

    众人听了不禁哄堂大笑。众人都对眼前这位聪颖慧黠、美艳绝伦的女子感到有些好奇,老王问说:大哥这位漂亮的小姑娘是谁

    伯父得意哈哈大笑:这位是阿州的女友,漂亮吧

    众人频频讚赏说:漂亮真是漂亮。

    众人的讚美反而令她感到有些尴尬,只见她秀脸羞红,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

    那叫老王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见人家姑娘美便不怀好意的频频上下打量,而糖糖却还浑然不觉,她两座饱满的玉峰将衬衫顶得高,前嫣红两点的形状清晰可见,老王赫然发现眼前这美人竟没穿罩,看的他目瞪口呆、口乾舌燥,视线完全停滞在糖糖的前。

    老王吃饱后拿着碗到厨房放,眼睛贼呼呼的往糖糖前偷瞄,透过略微敞开的领口,深隧的沟、饱满坚挺不坠的雪白玉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眼前,看得老王激动不已、血脉贲张,连跳了几跳,神魂飘荡。

    糖糖食量不大吃了大半碗已吃不下了,她回过身见老王正色瞇瞇盯着自己前猛瞧,她这才惊觉不对劲,低头一看,刚才慌乱间最上头的扣子没扣好,由上往下看可说是一览无遗,她连忙用手按住衬衫,双颊发烫满脸飞红羞涩极了。她心中暗骂这老头都这么老了,还这么好色真是不知羞耻。约莫过了半刻,伯父和工人们吃饱喝足后便在客厅泡茶聊天,而糖糖则乖巧的帮着伯母收拾碗盘。伯父在客听大喊说:老婆我出去一下。

    伯母探出头问说:你今晚要不要回来吃

    伯母话都还没说完,人早已经不知去向了,伯母碎碎念说:死老头又给我跑去钓虾了,我看今晚是不回来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