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人小鬼大(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糖糖最近为了交作业忙的焦头烂额,但她又是电脑白痴,打起字来慢的跟乌似的,这几天她都他都不敢出去逛街,认份的在家打报告,但打了三四天还完成不到13,最糟的事报告没打完就算了,秀丽的脸庞还因熬夜有了黑眼圈而显的憔悴不已,让人看了真是好心疼。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只好亲自出马,为爱妻完成那让她头痛不的报告,她负责整理资料,我来负责打字,我们两齐心协力的分工合作,才一个晚上就完成了大半,她是开心的对我又搂又抱,撒娇的说:老公好险有你,要不然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我笑笑的说:傻瓜谁叫我是你老公。

    我继续马不停蹄的替糖糖赶着作业,忙了整晚弄的我头晕眼花但报告也打了差不多了,我靠在椅背上伸伸懒腰、舒展筋骨,糖糖从后温柔地揽着我的颈椎:老公你先去洗澡,剩下的交给我。

    她刚洗完全身上下只裹条浴巾,雪白的肌肤在热水浸泡后显得白里透红,我拉着她细嫩的小手让她坐卧在我怀里,身上淡淡优雅的清香真是让人意乱情迷,我搂着她纤腰,一双手不规矩地游动,糖糖原本红润的双颊显得更加晕红:唉呀,你又来了啦

    我把她搂回怀中:谁叫你那么香

    我甜甜的微笑:好啦少贫嘴了,我帮你放好洗澡水。

    她站起身来,纤长白嫩的手指扯着我的手臂催促着我快去洗澡,当我洗完澡后,糖糖早已不支倒地的伏在桌上打着瞌睡,唉这几天她实在是累坏了,我叫醒了她:你先去睡吧

    糖糖揉揉迷濛的双眼:可是我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立即用手封住她的小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别说了,晚安我的小公主。

    她乖乖地点点头,我坐在床沿轻抚她飘逸的秀发,哄着他睡觉,替她盖上薄被,她真的累坏了,没多久,就沉沉的进入梦乡。

    报告要打的只剩几篇幅没两下就搞定了,我又花了些时间校稿,才把作业给印出来,折腾了一晚上,我也有些疲惫,我怕会吵醒糖糖小心翼翼的爬上去,望着她她光滑细緻的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让我忍不住低下头,亲吻她轻薄的柔唇,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还是早点睡吧

    但不知怎样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望着糖糖幼嫩雪白的娇躯,**裸的侧躺在我身边,我感到浑身燥热,欲火上升,我的双手忍不住伸到她的前握住她饱满浑圆、充满弹的双又揉又搓,肥雄壮的早已翘的直挺挺,糖糖好像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回过头,手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老公你还没睡啊

    我对她笑的点点头,但她好像没什么反应,好像又睡着了似的,我挪一下位子,抓着在乎花瓣上摩擦几下,感到有点湿润,便挺起腰杆,缓缓的送了进去,浑圆硕大大的头突破紧闭的嫣红裂缝,被两片花瓣紧紧地含住,我缓缓的抽动两下,才开始了活塞式的抽运动,我双手也握住了她丰满34d的美,不断的挤压和揉捏、柔软饱满的美变了形,晶莹剔透的肌肤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

    我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发出:啪啪的体碰撞声,坚挺的在紧窄的蜜来回地冲刺,梦中的糖糖紧闭着美丽的双眸,嘴里不时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声,诱人的娇哼声在糖糖嘴发出出格外显的娇媚,更让我血脉偾张、欲火高涨加快抽送,糖糖在半睡半醒间,总觉得有跟热腾腾的东西在体内进进出出,而那感觉是那样的真实,但她的睡意深沉到让她连争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我继续胡来。

    我这会已被欲念给沖昏头,暴狂野的抽,只为让自己的兽欲获得纾解,层层火热温软的壁紧紧的包裹住,软不断地收缩抽蓄蠕动,小嘴发出如呓语般呢喃的呻吟:嗯嗯黏稠的沿着修长的大腿缓缓流下。此时我加快速度用力抽动,忍不住背脊一凉,门大开,滚烫的全喷进了她的体内。

    完事过后,我握住他饱满柔嫩的美,任由我壮的在她蜜内疲软消退,或许是力用尽,才刚躺下就沉沉的睡去。

    刺眼的阳光照在我脸上,让我不得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睡在我身旁身旁的糖糖,还**裸地沉睡着,望着她红润艳丽的俏脸,埋在软绵绵的绒枕里,肤白皙细嫩,曲线玲珑诱人,酥上高耸饱满的玉,有如春笋般地挺立着,我忍不住轻抚她秀丽的脸庞,或许是我动作太大竟将她给吵醒了,她双手揉着惺忪的双眼悠悠的坐起身来:老公你醒啦,昨晚你这么晚睡,怎么不多睡点。

    我身伸懒腰,慵懒的说:阳光好刺眼了。

    糖糖起身把薄纱的蕾丝窗帘全给拉上,替我盖上被子哄着我睡觉,我在旁嘟囔说:老婆我要你陪我一起睡。

    糖糖甜蜜的微笑说:好我们一去睡。

    我搂着她两人交颈而睡,糖糖见我熟睡她才小心的扳举开我的臂膀,以免吵到我的美梦,缓缓的坐起身来,正当她要去浴室盥洗时,才走没几步就感到私处黏腻不堪,怪彆扭的

    她好奇的坐在椅子上,低头瞧各究竟,只见一道嫣红的裂缝,花瓣有些红肿而张开,她拨开花瓣却见白稠黏腻的汁缓缓的流出,她想也知道这是我干的好事,她看着我对我摇摇头,脸上却露出甜美的笑容,她有时实在搞不懂自己总心甘情愿的任我摆佈,她心想,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糖糖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的镜子前,认真的刷牙,她那酥软有弹的部,伴随着她她刷牙的动作摇来晃去,她瞧的有趣竟在镜子前扭腰摆臀,捧着饱满的双玩的不亦乐呼。

    糖糖玩够了,拿起了洗面涂抹着自己细緻的脸孔,东抹西搓、细细呵护按摩,糖糖洗尽脸上的泡沫,用手黏腻不堪的私处,拿起来又闻又嗅,那股腥臭味令她感到一阵噁心,连忙放起洗澡水,要洗尽身上的污秽,她挤了点沐浴全身涂满了泡沫,拿起洗澡专用的泡棉,在雪白的玉颈、饱满的双、平坦诱人的小腹以及光滑细嫩的美背,均匀、细緻的涂抹,来回的搓洗。

    温度适中的热水从莲蓬头喷出,从头开始浇淋,沿着糖糖美丽的**缓缓的流下,不断地沖走身上的泡沫。糖糖躺在充满了泡沫的浴缸中,闭着眼哼着歌,享受着热水浸泡肌肤舒服的感觉,或许是晨间的**特别强烈,不知不觉间,糖糖的右手无意识的搓揉着自己丰满的房,舒畅的美感让她欲罢不能,细嫩的双手捧着饱满而充满弹的房恣意搓揉。

    糖糖左手则顺着沟滑动而下,最后潜进两腿之间的尽头,轻轻的在缝中间来回蹭触,花瓣受到刺激似微微的张开,她纤长的手指慢慢的拨开小缝,一颗小豆豆暗藏在迷人的丘陵下,指尖轻重有序碰触,蜜大量地从灼热的裂缝里流泄而出,她媚眼半闭,小嘴发出如细纹般:嗯嗯的呻吟声,舒爽地享受着这种靡乱的骚浪欲念,纤长的手指由慢而快,由浅而深,不停的在自己的蜜搅动,口中发出愉悦的哼声:啊啊嗯嗯呀

    阵阵酥麻的快感己经让糖糖的理智濒临崩溃边缘,她的呼吸记杂乱且紧凑:啊嗯裂缝里不断流出的黏稠爱,她肆无忌惮地在花蕊上抹动要将自己推向快乐的颠峰:啊啊好美嗯啊要死不死的房这时里传来阵阵的电话声:铃铃铃

    突来的惊吓,让她从天堂瞬间堕入地狱可怕的深渊,她起我昨晚为了帮他打报告,弄到那么晚才睡,对我是又感激又心疼,她怕电话声会吵醒我,连忙放下手边的工作,把纤细的手指从湿淋的蜜中抽离,将满身水珠的随意的擦拭,匆匆忙忙裹着大浴巾的去接电话,糖糖拿起了话筒,原来是小苹:糖糖你报告打的怎么样了怎么办我都不会呢。

    糖糖得意的说:报告啊我打完了

    小苹惊讶的问说:什么怎么那么快

    糖糖一想到报告,心中就感觉到浓浓的蜜意:昨天凯来我家,帮我倒打的。

    小苹抱怨的说:啊有男朋友真好。

    糖糖取笑她说:你也可以去交啊,要不然像我交两个也行啊。

    小苹哀怨的说:你别跟我贫嘴了,快帮我想想办法,要是我没过可是会死当呢。

    糖糖还在消遣她:要不然我把男友借你好了,看你要哪个

    小苹大声的说:徐湘婷

    糖糖想想也是该适可而止:好啦不逗你了。

    要不然这样,我的报告借你参考,你把部分给改掉,这不就得了。

    小苹觉得有些不妥:这不好吧那可是你辛苦的成果呢。

    糖糖豪气的说:白痴我们可是好姐妹,我都说可以了,你还跟我担心什么。

    小苹感激流涕的说:糖糖哇呜你真是我好姐妹。

    糖糖和小苹聊完电话后,回房见我已经醒了,她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老公你醒啦,你要吃什么我帮你买。

    昨天实在太晚睡了,筋骨有些酸痛,我伸伸懒腰的慵懒的说:随便都可以。

    糖糖靠在我身旁,在我的膛上撒娇说:那吃培蛋、中冰,如何

    我搂着她的香肩,点点头应了声:好

    她见我好像还没睡饱似的,柔声的说:老公你在睡会,等我买回来再叫你。

    糖糖站在衣柜前褪去了浴巾,随手拿了件t恤套了进去,她蹲在柜前拉开最底的一个抽屉,挑了一条水蓝色的丝质小裤裤优雅的穿上,糖糖心想反正也只是下楼买早餐,也就懒的穿罩了,捡起丢在床沿边的家居裤穿了起来,她怕早上的天气会凉又套件薄外套,而且还可以防走光,真是一举两得,糖糖穿上了拖鞋哼着口走下楼去:咚咚咚

    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转口处传来,她好奇的仰头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那人从背后抱住了她,双手正在她浑圆饱满的房上揉捏,糖糖的体内的欲火还火热的燃烧,被他这样的揉捏几乎要站不住脚了,只见那人在她猥亵耳边:姐你又没穿罩喔

    原来是小健这小鬼头,糖糖狠狠的给他一个霸王肘:死小鬼一早就吃你姐豆腐。

    小健弯着腰着肚皮哀号的说:唉呀姐很痛呢。

    糖糖扭着他耳朵威吓着说:死小鬼你也知道痛啊,下次再给这样给我试试看。

    小健呼天喊地的说:啊快放手,我以后不敢了。

    糖糖秀气的脸庞撇到一边,幸灾乐祸的笑说:哼怕痛还敢乱来,痛死你算了。不理你了,我要去买早餐。

    糖糖和小健就这样边打边闹的相偕到早餐店,糖糖点了:培蛋、花生厚片和两杯中冰。

    小健好奇的问说:姐你不在这边吃啊

    糖糖点点头说:对啊我要买回去给你阿凯哥哥吃。

    小健在那啰哩八嗦:姐你不陪我吃哦那我很无聊呢。

    糖糖抬起粉拳作势要打他:啰唆什么在吵小心我揍你。

    小健又问:姐你明天有空吗

    糖糖疑惑的问说:做什么因该有空吧

    小健缓缓的说:明天我们管乐团要举行发表会,我也会上台。

    糖糖惊讶的问说:真的吗你也会上台啊。

    小健一脸得意,骄傲的说:我可是首席的萨克斯风手呢

    糖糖取笑他说:瞧你得意的咧

    老闆在柜台呼唤着糖糖:小姐你的好了。

    糖糖急急忙忙的过去付钱,回头跟小健说:姐先回去了,你票等会在拿上来给我。

    糖糖回到她温暖的小窝,和

    姐姐保卫战全文阅读

    我恩爱的共进早餐,吃完早餐后,我无聊的上网看电视,糖糖则勤奋的打扫屋内的环境,我边上网边注视着糖糖,现在的她得有种说不出的感撩人,她现在只穿件紧身的t恤,和小裤裤而已,我看她看到的入了神,玲珑有緻的身材,前的房浑圆高耸,淡淡晕微微突起,若隐若现好不诱人,小巧翘挺的美臀在我面前摇来晃去,看的我热血沸腾,我忍不住伸出手抱住她的纤腰,在她耳边轻声耳语:老婆你怎么这么美。

    糖糖被我吓一跳,随即娇羞地说:别搞怪啦人家在扫地。

    我得双手顺势住上,搓揉她那对34d的美,用嘴吸舔着她感的耳垂糖糖扭动娇驱微微挣扎,但是却不反抗:不要舔啦啊会痒我将糖糖抱起起,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她见我又在使坏,忍不住娇嗔道:你这坏东西,又想做什么昨晚趁人家睡觉时,欺负的还不够啊

    我嬉皮笑脸的说:谁叫你这么美,我会忍不住吗

    天下间的女人听到这样的话,铁定都会为自己的美貌感到无比骄傲,糖糖也不列外,她笑的灿灿,娇骂说:小坏蛋,又来耍贫嘴。

    我趁糖糖仰起了小脸时在她的柔唇上献上一吻,她一时意乱情迷,我趁势将那件t恤推高,那对饱满坚挺的双:扑通整个弹跳出来,浑圆充满弹美感。

    我二话不说,双手托起她饱满的双,轻轻的爱抚搓揉,糖糖妹我的酥麻浑身起了皮疙瘩,小嘴羞涩的哼着:嗯嗯酥麻的快感令他浑身娇软无力,瘫软在我怀里,任我摆佈。

    我左手缓缓拉下了那条感内裤,稀疏的软毛立时露了出来,而且分佈适中的软毛里头隐隐约约的一道嫣红嫩缝,缝附近,已然流出不少甜美的蜜汁,闪耀着诱人的光泽,我用手指拨弄她早已湿糊不堪的花瓣,糖糖化被动为主动,把我推倒在床慵懒的趴我身上,长直的秀发披下肩头,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视着我,微薄的小嘴微张,娇羞的说:人家想要。

    她的娇羞的满脸晕红,表情似羞似喜,真是娇媚动人,胯下硬挺的大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搭起了帐篷,然后就软软地倒在了我的怀里,娇喘微微的小嘴正贴在我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弄得我的耳朵痒痒的,这时我的手机:铃铃铃的响起,我伸手去拿放在床手的手机:喂

    我惊讶的答说:什么今天要练球,干我忘了。

    打电话来的是我队友有义明,只见糖糖娇媚的对我微笑,慵懒的脱掉t恤,缓缓的褪去我的四角裤,小嘴微启,舌尖调皮的我头来回舔舐,沿着部往上舔,吸吮着我的冠颈沟,嫣红的柔唇将壮吸吮的:啧啧有声。

    干舒服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哦

    义明骂道:干你在哦什么啦,教练今天脾气超差,你皮最好绷紧点。还有他要你在十分钟内过来义明的语气忽然大变:王八蛋你还在给我睡是不是你马上给我过来。

    靠这不是教练的声音吗妈的咧听到他的声音吓的我尿都流出来了,在糖糖嘴里的顿时变的疲软不堪,我示意要糖糖停下来,别再玩,我惊恐的回答说:是教练我马上

    我话都还没说完他就挂我电话,一想到他平日的铁血作风,真是让我头皮发麻,我匆匆起身换衣服,糖糖嘟着嘴拉着我问说:老公你要去练球喔。

    我边穿衣服边说:对啊我们教练发飙了,我要赶快过去。

    糖糖脸色有点不悦:可是人家我现在已顾不得这么多了,我的秀丽的脸蛋:老婆有事等我来来再说。

    我急急忙忙的穿鞋出门,留下欲火中烧的美娇娘,糖糖哀怨的坐在床沿,穿上的t恤,忿忿地骂道:还等你回来咧,人家都欲火焚身了,那等得到那时候呀。

    她心有不甘的继续打扫环境,将屋内打扫的一尘不染,却也流了满身大汗,这时门铃传来阵阵的铃声,糖糖心想不会吧我这么快回来了,糖糖满怀笑容的去开门:老公你怎么这么快就回了。

    谁知站在门外却是那矮矮肥肥的小健:姐我拿票来给你了。

    糖糖心都凉了一半,叹了气:进来吧

    侧身让小健进屋,自己随后也关上了门,跟着我走了进来,淡淡的道:小健你自己坐会我去洗个澡。

    小健奸笑的回答说:姐去洗吧,不用理我。

    糖糖见小健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搞怪了,糖糖警告他说:死小鬼要是你敢搞怪,皮就给我绷紧点。

    小健不服气的向她扮各鬼脸,糖糖不理他迳自进了浴室。

    小健无聊地看着电视,听到开门声,她好奇的张望,只见糖糖裹着浴巾进了房间,小健这时那还有心思看电视,糖糖坐在梳妆台前,拿梳子整理着秀发,她从镜子瞧见小健在外头鬼鬼祟祟的张望,出声斥责说:死小鬼在外头鬼鬼祟祟做什么

    小健进房里,笑嘻嘻的问说:姐被你发现了啊

    小健走到糖糖身旁坐在梳妆台上,糖糖身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前有一大片雪白的酥露在外面,看的小健猛嚥口水,糖糖随口问说:喂你妈在不在家

    小健好奇的问说:我妈不在家啊,姐找我妈做什么

    糖糖眉头微蹙的答说:这样啊我要拿房租给你妈。

    小健答说:那我帮你转交给我妈

    糖糖摇摇头不放心的说:交给你等下给我花掉怎么办。

    小健在那滴咕说:姐你怎么这么不相信我。

    糖糖不理他,继续梳着秀发,她忽然想到:小健你妈不在那你中午吃什么

    小健摇摇头说:不知道随便吃吧,或许吃泡麵。糖糖把小健当成是自己的亲弟弟般,那可能让她吃泡麵:吃什么泡麵我等会带你去吃午饭。喂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小健听到她要换衣服,说什么也不肯出去,糖糖当然不依,硬要赶他出去,谁知他竟无赖的赖在床上不走,糖糖实在没辄,只好由得他了,反正小健也不是没见过,她在站衣柜前身手扯去身上的浴巾,蹲在柜前拉开最底的一个抽屉,挑选着内衣裤。

    小健望着糖糖白皙似雪的美背,修长匀称的身材、细嫩柔滑,翘挺的美臀,浑圆富有弹,小健亢奋不已,呼吸都快停止了,脑中一片空白,糖糖微微弯腰穿戴起粉红色的蕾丝罩,浑圆饱满的部被均衡地衬托,罩杯上的蕾丝花纹很诱人,罩杯之间浮现一道深深的雪白沟,她再衣柜里挑了件灰色v领的羊毛上衣缓缓套上,搭配着白色牛仔裙,浑身散发出一种优雅动人、清新脱俗的独特气质。

    糖糖穿戴好了,回过身问:小鬼穿这样如何

    只见小健乖乖安分的坐在床沿,傻愣愣的模样,糖糖啐了一口:是怎样看傻啦

    小健这时反应过来,对她啧啧称讚起来:太漂亮了,实在是太漂亮了。

    她脸上的笑容像鲜艳的花朵一样绽放了开来,开心的问说:真的嘛

    糖糖自己又照了照镜子,也觉得挺满意的,糖糖又从鞋柜挑了双高跟鞋,坐在床沿边穿了起来,糖糖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小巧圆润的美臀向上微趐,匀称细緻、雪白浑圆的美腿因为足下约三吋的高跟鞋而显得更加的修长,小健我衷心讚美着:姐你真的好漂亮。

    糖糖娇靥微红,嘴上虽然不说但脸上的欣喜和骄傲却是表露无遗,她脸上露出甜美的微笑,牵着小健的手说:走我们去吃饭。

    糖糖带着小健到附近的餐馆,点了两碗麵几样小菜,热热乎乎地吃了起来,饱餐过后,糖糖心想下午也没事便和小健去逛百货公司,买些衣服、保养品,女生总是喜欢东逛西逛,找些美的小饰品,糖糖边说边指着xx百货那幢高楼:我们去那间看看。

    小健是第一次来xx百货,由於有美人在旁边,心情自然好得很,糖糖像只花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穿来穿去,糖糖在某专柜看上一条不错看的百摺裙,她将裙子比在她的身前:好看吗

    小健油腔滑调的讚美说:嗯,好看好看穿在姐身上一定很美。

    糖糖开心的笑说:那我就去试一下。

    他把包包和刚刚购买战利品递给了小健,进了试衣间试穿,约过了五分钟,糖糖露心满意的笑容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小健,怎样穿起来如何

    她转了一圈给小健看,么询问他的意见,小健猛点头:哇好漂亮呢。

    专柜小姐也在旁加油添醋:这位小姐,这裙子穿在你身上真漂亮,不买真的很可惜。

    糖糖也觉得挺满意的:好吧就带这套,麻烦你帮我包起来,谢谢。

    才逛一小时多,糖糖就血拼了快上万元,这下她可不敢在逛了,但看看时间才2点多,回家又有点早,便问小健:你想去那还是要回家了。

    他想了想便说:姐我们去网咖好不好。

    糖糖平常很讨厌去这种地方,总觉得网咖有点複杂,平日要她去,那可是要她的命,但糖糖现在心情还不错,反正自己也没去过就当开开眼界,小健见糖糖应允,开心的蹦蹦跳跳。他和糖糖来到一间规模颇大的网咖网,里头有包厢也有公共空间,糖糖怕吵,而且讨厌烟味,所以多花点钱选择包厢,包厢里只有两台电脑,空间不大。

    小健在旁开心的网友热战打cs,玩的不亦乐呼,糖糖不会玩游戏,只能看网看些有的没有的资讯,但看久的也是会无聊,糖糖进来时看见有个大柜子有放些杂志和漫画共客人观赏,她去挑了几本,自己在座位上看了起来,但那些杂志大多处是过期的糖糖早就看过,看的索然无味,她无聊的站在小健身后看他在玩些什么,谁知小健竟在上色情网站,糖糖扭着她的耳朵,娇骂说:死小鬼谁叫你上色情网站的。给我去旁看书去。

    小健着耳朵痛的哇哇叫,可怜兮兮的蹲在角落看杂志,糖糖好奇地看着小健开的网页,里头都是些色情图片,图中的女孩都是光着身子露出部和部,而且姿势既荡又煽情,不时有部和部的特写镜头,更夸张的还有sm、兽交图等等,看的糖糖面红耳赤、浑身发热,她看的入迷时,小健忽然从后头说:哇

    让糖糖有点受惊,薄怒娇嗔地骂道:死小鬼这么大声干麻。

    小健见糖糖还在看刚刚自己开的色情网页,笑她说:姐你很色呢,自己还不是在看。

    糖糖向来脸皮薄,被小健这这取笑,只见她满脸潮红,真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

    她心虚解释说:我只是无聊看看而已

    还没说完就动手要把视窗关掉小健连忙制止她,拉了张椅子坐到糖糖身旁:姐我再找些好看的给你看。

    糖糖站起身来,惺惺作态的说:我才不看咧,我要去看杂志了。

    小健拉着她的小手:姐一起看啦。

    糖糖不耐烦的说:喂你很烦了。

    但糖糖嘴里虽这么说还是和小健共同观赏,小健也不去那下载的a片,男猛女浪,人欲翻飞,横流,**、肛交、sm、花样繁多,男女交时兴奋的呻吟声此起彼伏,直看得小健脸红心跳,狂暴、囊肿胀难奈,欲念已渐渐无法抑制,而一旁的糖糖也直看的脸颊绯红、春心难奈了,小健看看糖糖笑的问说:姐你是不是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