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流浪汉(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流浪汉平日都在医院干些偷狗的事,心想她这样鬼吼鬼叫一定会引来人的注意,到时候稳被抓的,连忙冲了过去,由背后抱住她,伸手捂住她的嘴,圆圆惊恐的挥舞玉臂奋力的挣扎,流浪汉使尽了蛮力才将她拖进厕格里,迅速锁上门,圆圆扭动娇驱卖力挣扎,小嘴支支吾吾的说:快放开我

    挣扎间她的背心被拉扯的不成样子,浑圆饱满的双早已蹦跳出来见人了,那流浪汉也不知多久没见过如此秀挺的美,内心不由得澎湃激动起来,不由得见色心起,那双黝黑、髒兮兮的手,搭在圆圆雪白丰满的部上,暴的揉搓挤压,圆圆面色倏地转白,惊惶的娇呼失声:你变态快放开我

    圆圆极力挣扎,无奈本撼动不了他半分,反而更使自己娇柔的美好身段磨擦着对方,更激起那流浪汉的兽:安静安静在吵就给你好看。

    他暴的的搓弄吸吮着圆圆的美,她边玩弄边把裤子脱去,蛮横的骑在圆圆身上,把双挤成一条深沟,把已硬得发烫的进,圆圆看见她黝黑还散发出恶臭的丑陋在自己的沟间抽送着,她抗拒着扭动深紫挣扎反抗。

    谁知这样反到激起他的快感,这流浪汉已忍不住了,暴的将圆圆反转压在门板上,这下圆圆可慌了,就算她欲火焚身、浑身难耐,她也不要被这丑陋噁心不堪的流浪汉给上了,她苦喊着哀求断做着最后挣扎:求求你不要

    流浪汉怕圆圆的喊叫会引起注意,竟拿起那肮髒污秽不堪的内裤塞在她的嘴里,他猴急地把圆圆的短裙撩起到腰际,暴得的把丁字裤褪至脚踝,在她耳边说:小姐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你可别怪我。

    圆圆心中暗骂说:是你强迫我的好不好,什么我自己送上门我可没这么贱。

    流浪和扶着他黝黑的,顶在圆圆鲜嫩多汁的缝上,或许是许久未碰女人,也许过於紧张,他就是不进去,他尴尬的说:小姐你等等,马上就让你爽。

    圆圆暗自好笑:我看你是不行吧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头挤进嫣红裂缝中,这下他可不敢乱动,怕又滑了出来,他缓缓吸了口气,屁股向前猛压,黝黑的终於和圆圆融为一体,紧密相连。湿润滑窄小的蜜紧紧的包裹住他的,这痛快的美感他这生从未感受过。

    他凶猛的死命的抽,蜜不停的蠕动收缩、吮吸似的缠绕,紧绷得跟处女没什么两样,和他以前玩过的妓女真是天囊之别,抽动时将蜜汁不断的带出缝,花瓣紧箍着他敏感的部,流浪汉眼睛佈满了血丝,双手兴奋拉扯圆圆的白皙的玉臂,向骑马般的狂猛干,身体不停停的往前压送,体间的碰撞不断发出:啪啪、啧啧

    圆圆秀眉微蹙皱,美眸含泪,手臂感到阵阵酸麻疼痛,无奈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唔唔的哭喊。

    那流浪汉舔着圆圆白皙的玉颈,猥亵的说:我干死你个小荡妇,爽不爽嗯说啊。

    黝黑的进出间不断摩擦着她那紧窄柔嫩的蜜膣,饱满娇挺的美随着她身体的节奏上下摆晃,流浪汉狠狠抓住圆圆美,用力的揉搓着两团嫩,嘴里不时口出秽语:小荡妇干爆你。爽吗哈哈平常你们这些女人跩的二五八万,到头来还不是被我干

    他发狠似的越越快、越越深、壁被刺激的不停收缩挤压,整被周围的非常紧密扎实的包裹着,层层的软不停的吮吸蠕动。流浪汉或许太久没碰过女人,敌不过圆圆强力紧缩的吸附力,这下用力过头,关一松,黏稠火热的浓全数喷进圆圆的体内,圆圆暗骂这人也太不济了吧,就这两下,没扑灭她的欲火就算了,还让她饱受神体及欲得不到满足的煎熬。

    流浪汉气喘吁吁拔出,黏稠滑腻的蜜汁混着白浊缓缓流出,滑落至圆圆雪白的大腿,滴落在脚踝边,他完后,整个人感到虚脱般,靠在墙上喘息休息,流浪汉看着眼前这位风情万种的美人,被自己辣手摧花,摧残的狼狈不堪,内心感到莫名的兴奋,那意犹未尽的硬挺着抖动,圆圆不堪受辱咬着下唇忿忿的瞪视着他,眼里还泛着泪光,流浪汉目露凶光恐吓着说:贱女人,你在瞪什么干给我含lp。

    流浪汉把圆圆塞在口中的内裤拿出,将她那疲软的凑到圆圆的嘴边,恶狠狠的塞了进去。

    一股令人做噁的腥臭味,让她挣扎的想要吐出来,但流浪汉用左手按着圆圆的头不让她挣脱,圆圆的表情显得很难受,但是又不敢反抗,怕流浪汉会对她不利。圆圆蹙眉闭目地吸吮着他黝黑恶臭的,纤细小巧的樱唇因无情地灌入口而微微曲张。

    看着在圆圆的小嘴中进出,圆圆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令他兴奋不已,他暴的猛烈摆动屁股,冰冰的表情显得很难过,但现在她只想赶快结速这各噩梦,她放弃了挣扎,卖力的用力的吸吮着冠,小手快速套弄着,只希望这衣冠禽兽能赶快泄了事,这死鬼啊的大叫一声,拔出了,对着圆圆艳丽的脸蛋毫不保留的一阵狂喷,白色浑浊的体,全部喷洒在圆圆的脸上,她难受的睁不开眼睛来,秀发、嘴边都是黏乎乎的一片,流浪汉看着她那沾了的狼狈样颇为得意,她扯着圆圆的秀发吩咐道吩:给我舔乾净,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圆圆不得已的替他舔舐乾净,流浪汉觉得满意后,才肯让湿软黝黑的阳滑出,浓稠恶臭的腥味令圆圆伏在地上不停呕吐,他捡起圆圆的丁字裤收进口袋,把她的手机、财物搜刮一空,拿着圆圆的身份证恐吓她说:你要是敢报警,嘿嘿你因该知道后果吧,到时就闹的你家天翻地覆。

    临走前还又了圆圆那对饱满弹十足的美一把,才扬长而去。圆圆见他走远后,才松了口气,她见那流浪汉噁心肮髒的模样,不由得心慌意乱,也不他有没有病。

    但这时想这么多又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无奈的从包包中拿出卫生纸,擦擦式着湿糊不堪的私处,她见背心已残破不堪,便顺手给丢入垃圾桶。圆圆又怕会春光外泄,便把薄外套的钮扣扣到最高。

    她在洗手台前泼水沖洗着污秽不堪的脸颊,圆圆害怕那流浪汉又回来找她,她可不敢久呆,慌慌张张的步出洗手间。我和糖糖回到家才3点多,她牵我进入她的卧室,她的房间是用俏皮的粉红色为主调,室内充满了少女的清香,她甜甜的对我微笑:老公你坐会,我换件衣服。

    糖糖在家喜欢穿宽松没有束缚的服装,她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宽松的大t恤,侧着身体脱去了上衣,除下紧束的牛仔裤,糖糖的肌肤光滑细緻,浑身雪白,似乎从未见过阳光,白皙细腻部,将黑色的蕾丝罩撑得高高鼓起,在两个罩杯顶端,双峰间则是那道深深雪白的沟,更是感诱人,我讚叹的说:老婆你真美

    糖糖转身斜瞄着我,娇笑的说:傻瓜又不是没见过。

    她边说解开了罩的搭扣,那对浑圆饱满的房:蹦

    弹了出来,裸露在我面前,耸挺的峰各镶嵌着稚嫩的蓓蕾,娇艳欲滴的令人欲尝之而后快,看着我口乾舌燥、欲燄高炙,还未消退我那的满腔欲火这时全爆发出来,我扑了过去将她搂在怀里,糖糖脸上又泛起红晕,娇艳欲滴,羞靦的笑了笑:讨厌你又想使坏了。

    我又柔柔地吻着她道:老婆我想要。

    她挣开了我的怀抱,向我抛了个媚眼,娇笑的说:不要人家不给你。

    飞身过去,将她压倒在床上。

    双手不停在她腰间乱钻起来,舌头亲吻她的耳,吸吮她的耳垂,她被我逗得全身发痒,嘤咛的笑着:啊好痒:啊我认输我认输我的迅速的解去皮带和裤扣,拉下拉链,把我的外裤、内裤一齐脱到了膝间,糖糖伏卧我身旁娇骂的说:你最坏了,老是欺负我。

    只见他嘴里不停囔囔,但还是柔顺那握着我的,缓缓的捋动起来,美妙的快感令我的瞬间在糖糖小手中猛烈暴涨,她抚下身凑上娇嫩的红唇,吐出一小截香舌点啜、亲吻着,舌尖舔舐冠的稜沟,绕着涨紫发亮头打转,最后才将整颗头满满的含进小嘴中,一啧一啧的吸吮不已,畅快的美感:啊

    不禁打了冷颤了,被湿热柔软的小嘴包容,头顶着窄小的喉头,实在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这时也不知是谁竟在这紧要关头来凑热闹:铃铃糖糖的手机响个不停,糖糖怕有重要的事,连忙:吐出来起身要去接电话,哇靠欲火焚身的滋味可是很难受的,我当然不愿让她去,糖糖轻抚我的脸庞,柔声劝慰的说:老公乖,等我一下。

    原来是阿州,这小子还真会破坏我好事,我把糖糖抱起让她坐卧在我大腿上,隐隐约约听到阿州关心地问道:糖糖你今天怎么没去学校,怎么了生病了吗

    阿州柔情的关怀,她眼神流露出无限温馨爱恋的感觉,不禁令我醋意大盛,满不是滋味,双手故意的搓揉着糖糖饱满的酥,糖糖轻哼了一声:嗯

    阿州感到有点奇怪,觉得声音有些不自然:你声音怎么怪怪的,是不是感冒了

    糖糖连忙解释说:没有没事啦,你想太多了。

    她还不忘狠狠捏了我大腿,报复我刚才的行为,迫於情势我痛的不敢作声,我怔怔地看着她那黑色蕾丝的感小裤裤,仅能勉强遮住私处的三角地带,我内心不由得又沸腾起来,我伸手去脱她那件内裤,糖糖扭摆着纤腰向我坐无声的抗议,最终他还是拗不过我,乖乖的抬起翘挺的美臀让我褪下。

    再这一瞬间我的迫不及待的颤动,等待猎物自投罗网,我搂着她的纤腰让她瘫在我怀里,当糖糖浑圆小巧美臀触碰我的,这时才知我的诡计,可惜这时已为之已晚,我趁势猛烈上挺,肥大的头便突破了她那两片柔腻湿滑的花瓣,推入了她温热湿暖的蜜,突来攻势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啊

    当糖糖想捂嘴时已来不及,阿州听到了她的叫声我好奇的问说:糖糖你怎么了

    糖糖尽量以平稳的语气心虚的回答:没事有蟑螂吓了我一跳。

    糖糖回过头,向我使各眼色,示意我别闹了,阿州在那甜言蜜语噁心的说:老婆你要快点回来,我很想你呢。

    只见糖糖柔声敷衍的说:我会的,人家我也很想你。

    听到这我怒气

    倒贴ok?sodu

    陡升,使坏的猛然抽送了几下,糖糖刚想开口呻吟,又想起自己还在接电话,所以只好拼命的忍耐,糖糖回过头瞪了我一眼,我嘻皮笑脸的对她扮各鬼脸,她气得满脸通红,这时我欲火如焚、心勃勃,屁股不自觉慢慢挺动抽,糖糖断断续续的说着,拼命忍住自己的喘息声,她只想赶快挂掉电话:老公等会我在打给你,有人按门铃我去开门。

    她合上了手机想要起身,却被我紧紧的搂住,娇嗔地骂道:臭老公你很坏呢,一直闹人家,要是被阿州知道了怎么办。

    我捧着她那饱满34d的蜜桃恣意的搓揉爱抚,肿胀的更猛烈是恶狠狠的向上顶耸,我忿忿的说:哼谁叫你和他在那谈情说爱,我吃醋。

    糖糖见我吃醋,心中泛起阵阵甜意:啊你也知道嗯人家最爱你啊还吃醋她半瞇着媚眼,小嘴轻启,玉体狂摇,翘挺的美臀不住地上挺,我搂抱着她将压倒在床上:我就是爱吃醋。

    边说边猛烈的抽,她娇声地**:啊老公我最爱你好美啊我快死了我一头栽在了秀挺的双峰之间,像婴儿般含着她浑圆娇挺的美放情吸吮,她酥软无力地娇喘:啊嗯嗯大狂抽猛:啪滋噗滋声大作。

    被我压在身吓的糖糖浪荡的呻吟:哎呃快点再快点舒服嗯用力呃

    娇嫩欲滴的花瓣贪婪的吞噬着我长的,花心压迫着我大头冠的稜沟,温热黏稠的蜜汁伴随着我猛烈的抽、进出,滴落在她美臀的股间,她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雪白的美臀股前后地挺动,反客为主骑在我身上,糖糖狂野的扭动着纤细的蛮腰,前两颗浑圆娇挺的球,随着节奏上下的抖动,她我干得媚眼如丝,似醉半醒,我的胯间沾满了她黏腻白稠的汁,她全身都浪起来,紧抓着我的肩膀,秀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修长雪白的美腿紧紧缠绕在我腰际。

    紧窄密实的软急剧的收缩,柔嫩的壁像张小嘴般,不断的蠕动吸吮着我火热硬挺的:啊天哪好舒服啊哦来了啊我完了完了滚烫的蜜汁泉涌般的喷出,浇淋在我大头的冠上,糖糖全身香汗淋漓,软绵绵的依偎在我膛上不停的娇喘,我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柔声问说:老婆美不美

    在我怀里的她抬起了红润的娇靥,露出了甜美满意的笑容,历经我风暴雨般的猛烈抽送,糖糖的**还未来的及退去,我硬挺的又凶猛的跳动起来,糖糖娇媚的对我微笑:人家忘了你还没我搂着她的纤腰,故作可怜的说:对啊人家涨的好疼。

    她像在哄小孩似的亲了我一下,深情地抚我的脸旁,双颊泛着红晕,脸上挂着灿烂笑容,逗着我说:老公你先忍忍嘛人家好累好喘。

    靠我都欲火焚身了他还逗我,我使劲的猛顶:哼敢玩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怎么行。

    她扶着我的肩膀不,停的娇笑呻吟的说:啊等等先别动啊我认输啊门外传来:铃铃铃声音,哇靠这次换糖糖家中的电话响了,糖糖拉着我的手臂示意要我停下来,一脸正经的对我说:老公别闹了,我去接各电话。

    她手撑在我肩上顺势站起身来,我当然不依,又把他拉回,她着脸哄着我说:老公乖吗,我怕是医院打来的。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她迅速套上身旁那件宽松的大大t恤,穿上小裤裤,飞奔的下楼去,她前那对怒耸饱满的房,不规律地颤动得非常厉害。

    我见她下楼去我也跟着穿上衣服,跟了下去,气喘吁吁的拿起话筒:喂徐公馆,你哪里找啊怎么会这样好我知道了。

    她挂了电话后,我见她眉头深锁,关心的问说:老婆怎么了。

    她忧愁、烦恼的对我诉说说着:姐她的包被抢了,身上半毛钱也没有,现在要我去载她。

    她喘口气又继续说:可是妈妈要我在家等挂号,哎哟这该怎么办啦

    我搂着她的纤细的柳腰柔声的说:这有什么好烦的,大不了我去接

    她她兴奋的拉着我的手,忧愁的脸庞绽放出了甜美笑容:真的嘛老公,好险有你在。

    我地笑道:嘿嘿但也得先办完正事在说。

    我环抱起糖糖把她给丢在沙发上,她脸色红润大发娇嗔:哎呀你干麻,等等啦。

    靠还等啊我不蛮不讲理的硬脱她的小裤裤,糖糖躺卧在沙发扭动挣扎,娇声骂道:啊别闹了,我妈回来就完了。

    我敷衍的说:不会啦

    她趁我掏出的瞬间翻身想逃,好在我够机灵连忙抱住她,顺势的把她黑色蕾丝的裤裤给褪到雪白的大腿间,我得准确的对准花瓣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哦

    糖糖皱起了细长的眉头,呻吟中带着欢愉的感觉,糖糖放弃了抵抗,蜜紧紧的缠绕着我雄纠纠、气昂昂的,她我壮的不断摩擦温热的黏膜,死命的撞击花心,美妙快感令她难以自拔,把抱枕紧紧的抱在怀里,放浪的呻吟:啊好舒服天啊哦哦好深啊

    糖糖全身阵阵发烫、娇靥晕红如抹上桃腮般,她右腿曲弯在椅垫上,左脚无力的垂软在地,我双手伸进她上衣里握住肥软娇嫩的房恣意的搓压揉捏。

    我低头看自己状直挺的大在糖糖的体内进进进出出,红嫩的花瓣不停的被带进带出,上头还带着白稠黏腻的蜜汁,看的我兴奋极了,暴横冲直撞次次见底,阵阵酥麻酸痒的快感,更让她无法抗拒放情娇啼呻吟:啊好老公你最了啊大啊好爽啊

    她雪白俏挺的美臀不停的向后猛挺,好让我的更深,壁贪婪地吸吮我的,强力的收缩带给我痛快的美感,不知道是不是刺激太强烈,我像失去理般越越快,越来越狠,怒涨的正狠狠的冲击着粉嫩紧窄的玉沟。

    糖糖没有半点反抗,反而扭动起纤细的蛮腰,迎合我那狂猛暴的入、抽动,任由我在体内疯狂的宣泄兽欲,糖糖激动的**:啊我不行了要死了她无力的趴在沙发上,不停的娇喘呼气,沙发和地板尽是汁蜜,糖糖回过身脸颊像喝了酒般红润不已,楚楚动人的瞧着我,脸上挂着满意靦腆的微笑,我得意的问说:老婆美不美

    她红着脸对我问的问题感到有些羞涩:哎你讨厌,问人家这个

    见她那娇羞的模样,温柔的将她进怀里,她软绵绵靠在我膛上和我情话绵绵,她看看了时间,柔声的说:老公我妈快回来,别玩了,要不然被她见到就不好了。

    我故作可怜比了比我跨下那不安分的东西,哀怨的说:那我怎们办

    她抚着我的脸怜爱的微笑说:傻瓜回到房里你爱怎么玩都行。

    我想想也对,但我实在不想让我的好兄弟,离开温暖紧窄的窝。

    我抱起了糖糖,还在她的湿淋的蜜里,我笑瞇瞇的说:老婆我们就这样上楼。

    她娇嗔骂道:厚死鬼,这样你也想得出来。

    我们俩这下成了名副其实的连体婴,舒服壮的紧紧地被她湿软软的内壁包覆、夹缩着真是极度的享受,我扶着她小巧翘挺的美臀走上楼去,糖糖**未退,紧密湿暖的壁不停动蠕动刺激着我的,带给我无比的快感,我们缓缓的走上阶梯,每上一格阶梯,我故意重几下:噗滋一声,蜜汁便从缝隙喷挤出来,雪白的美腿不停的颤抖,糖糖气喘吁吁的娇骂:臭老公你别乱动啦。

    我掀起她的上衣搓揉她饱满娇挺的美,笑嘻嘻的说:老婆在不走快点你妈就回来啰。

    糖糖对我是又爱又恨,但自己拿我没辄,只能放任着我继续乱搞,又走了几步,她呼吸渐渐急促,避不断的收缩挤压,花瓣紧箍着我的不放,这下我可再也难以把持,头瞬间膨胀,我猛烈的中抽几下,马眼像吐口水般喷出滚烫侬稠的,壮的头死命的抵住花心,她**蚀骨的**:哦哦啊来了啊

    温热的汁蜜喷洒而出,娇躯无力的颤抖,柔弱无骨似的往前倾倒,我见状赶紧搂住她以免她去撞到阶梯,我把她在抱在怀里,放情拥吻享受**够后的余韵,客厅传来悦耳的叫唤声:宝贝妈妈回来了。

    我和糖糖对望,心想,不会吧她惊恐地说:还楞在那快回房啦

    早已虚弱无力的糖糖,也不知那生来的力气,拉着我连奔带爬的冲回房去,糖糖翻箱到柜的找了条家居裤穿上,还不忘催促我说:你还傻傻站在那,快把衣服穿好。

    门外传来:叩叩的敲门声:宝贝妈妈可以进来吗

    糖糖随手拿了本相簿:妈我门没锁。

    徐妈妈进门后,见糖糖脸红通通,关心的问:宝贝你脸这么红。

    或许是听者有心,说者无意,糖糖险的有点神色慌乱,紧张的说:那有妈你想太多了。

    徐妈妈满脸狐疑的望着我们:你们该不会在做什么坏事吧

    被她妈这么一讲,糖糖脸色更加晕红,她羞滴滴地说:妈人家刚刚都在看相簿,你别乱说话啦。

    徐妈妈见她的娇羞的表情不竟:噗的笑了出来,徐妈妈又问说:惠雯还不回来啊

    啊刚刚玩的浑然忘我,都忘了这件事,糖糖怕妈妈担心,心想还是别跟讲说圆圆被抢的事:姐姐刚刚有打电话回来要我去接她。

    徐妈妈点头说: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好啦不妨碍你们了。

    徐妈妈带上门的瞬间又把头探了进来:别忘了,要记得要做安全措施。

    糖糖满脸通红的大叫一声:妈

    徐妈妈赶紧把门关上,下楼去,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恶狠狠的瞪视着我:都你害的啦

    靠她又要发飙了,这次不知又要用什么方法折磨我我看还是36计走为上策比较妥当:老婆我去接你姐。

    她冷漠艳丽的脸蛋充满了杀气,她扑了过来压在我身上,竟对我使出:逆脚虾

    我不停地哀嚎,苦苦哀求:老婆会痛,快放开,我知道错了,啊

    谁知她竟冷酷的说:你罪无可赦

    我都已痛不欲生了她还不愿放手,难怪俗语说:惹熊惹虎,就不要惹上恰查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