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流浪汉(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教授真不知他再教些什么,让人听了索然无味、瞌睡连连,昏昏沉沉之间忽然手机铃声大作,吓了我一大跳,一看是糖糖打来我连忙接起,只见她语带哽咽:老公你载我去车站好不好

    我心想是发生了什么事听起来好像很紧张,但阿州又坐在我隔壁又怕和糖糖谈话中露出马脚,我心一横快步的跑出走出教室,柔声的问说:怎么了你别哭慢慢说。

    最敬爱的爷爷生病了,她妈也没跟糖糖说的很清楚,只是好像是很严重的样子,我安慰她说:别哭了你爷爷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接你。

    我打了通电话给石头,要他放学时顺便帮我把书包给带回去,我和她约在学校附近的冰品店,她看到我来,依偎在我膛,泪水如溃堤般夺眶而出,我紧紧的将她拥抱在怀里柔声安慰,她红着眼眶说:凯我们快去车站,我想赶快回去看爷爷。

    想想也对,要是迟了见不到她爷爷最后一面,我想她可能会抱憾终生,我骑着车狂飙不已,见她恍恍惚惚、心神不宁的模样,实在不放心让她独自一人回南部,想想还是买了两张票比较妥当,我把票拿给了他要她收在包包里,糖糖一脸疑惑:你怎么买两张

    我淡淡的说:我不放心想想还是跟你一起回去好了。

    她演眶里又佈满盈盈的泪水,她语带哽咽地说:老公你对我真好

    此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女人,我的额头轻碰着她的额头柔声的说:乖别哭了,丑死了。

    她擦了擦眼泪,吸着高鼻子问说:我哭的样子真的很丑嘛那现在呢有没有好点。

    唉女人还真是爱漂亮得动物,我拍马屁的说:很漂亮就连哭得时候也是很漂亮。

    给我一个甜美的微笑:讨厌老是笑人家。

    平常我和糖糖在火车上有说有笑、情话绵绵,今日却是死气沉沉,我的心情也受到她的感染变的颇为沉重,糖糖侧着身体,将头靠在我的右肩上,我柔声的问说:老婆要不要睡一下。

    只见她一脸疲倦的模样,摇摇头:不要人家睡不着。

    到站后我招了一部计程车直奔医院,她打了通电话给妈妈:嘛你现在哪里爷爷住几号房

    一开口就劈哩啪啪问了一堆问题,谁知糖糖她爸爸和妈妈都在家,她心中一阵错愕心想自己的父母怎么会这样自己的父母亲生病了也不来照顾,她显的有点气忿问了爷爷住几号房就挂了电话,知道己和房后我和她急沖沖地赶到病房,开门一看只见她爷爷正和一位艳丽绝伦的美人有说有笑,一点也不像是生病的模样,我仔细一看这大美人不就是糖糖的双胞胎姐姐圆圆吗

    圆圆笑嘻嘻的说:糖糖你也被老妈给骗回来了喔

    圆圆也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我:怎么小凯你也跟着回来了。

    要不要吃苹果我正在给削给爷爷吃。

    糖糖一时间不着头绪:姐这是怎么回事

    她爷爷听到了糖糖的声音,转头一看:湘婷你也回来啦

    来来爷爷身边。

    糖糖和圆圆是他们父母取的名,糖糖的本名湘婷、姐姐叫惠雯。

    原来糖糖她爷爷只不过是盲肠开刀而已,后天就可以出院了,被她妈妈说的有多严重似的,吓的糖糖和圆圆连夜奔回要见爷爷最后一面,爷爷笑说:唉你妈说话就是夸张,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我耳里传来一股轻柔悦耳的声音:爸你这样不行喔,怎么可以在背后我说我坏话。

    回头一看,只见一位明艳动人、气质出众的妇人身旁站着一名高大英挺的男子,不用说这当然是伯父伯母了,伯母对我抱以微笑,柔声的问说:小凯你也回来看爷爷啊

    我羞涩的点点头,伯母讚美说:真是乖孩子。

    糖糖见到妈妈,立即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母女三人许久未见,谈天说地唧唧喳喳的聊起天来,又加了个爷爷病房里吵的跟菜市场没什么两样,我傻乎乎的坐在隔壁病床上,本凑不上嘴,伯父陪在伯母身旁酷酷的不发一语,令人难以亲近,连各聊天对象都没有,心想还是还去透透气吧,和糖糖打了声招呼说我要去厕所。

    我在医院里头到处闲晃,大楼里人来人往,不少穿着病号服的病人正在家属或者护士的搀扶下,步履蹒跚的走着,沿路时不时的可以看见披着白袍的医生在查房,还有带着口罩的清洁工在做打扫环境,但医院里瀰漫的药水位真是让人做噁,也不知为何腹部一阵剧烈疼痛,连忙冲去厕所拉肚子,哇解放过后终於舒畅多了,有人拍拍我的肩膀,我回过身去,原来是圆圆,只见她笑瞇瞇向我打着招呼:怎么嫌里头气闷出来透透气啊

    我头傻笑的说:哀呀被你发现了。那你怎么出来了

    我好像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只见她满脸羞红,尴尬的说:人家尿急

    我开玩笑的说:这样哦那你赶快去,要不然尿裤子就不好了。

    只见她娇嗔薄怒的:你才尿裤子啦

    她向我扮各鬼脸、吐吐香舌:喂你别走,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

    我无聊地靠在墙边,静静的等她,她拍拍我的手臂:发什么呆啊喂我们去贩卖部,我饿死了。

    她买了一堆零嘴和巧克力,拉着我来到医院的前庭的草皮上,我随的一屁股就坐了下来,而圆圆怕髒则蹲坐在草皮上,我和他她东聊西扯、谈天说地、胡乱哈拉,逗她花枝乱颤、捧腹大笑,她前怒耸娇挺的酥,随着她的笑声动荡不安的跳动,看的我目瞪口呆、猛嚥口水,说实在现在都十一月天了,圆圆的装扮依旧是清凉火辣无畏寒冬,虽说她有穿外套,但里头只穿件低的蕾丝背心,下身搭配一条厚毛料的百摺裙,我好奇的问说:喂你穿这样不会冷喔

    她瑟缩在我身旁,娇嗔的说:当然会啊可是人家女生爱漂亮嘛。

    我笑笑的说:当女生真辛苦

    圆圆笑骂:你现在才知道啊还不都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害的。

    她靠在我身上伸手去拿放在我身旁的零嘴,她坚挺的32c玉紧靠我壮实的手臂上,不知为何全身燥热不已、满脸通红,她瞧出了我的糗态,浅浅的笑:哀呀想不到你也会害羞啊

    我不甘示弱的回嘴说:我哪有害羞,你乱讲。

    她的纤纤玉手搭着我的宽厚的肩膀上,挑逗般的在我耳边吹气:小凯我和糖糖,你说谁比较漂亮

    靠你们不是双胞胎吗还在那比谁漂亮,我胡乱吹捧的说:差不多但你漂亮些。

    她听了的露出甜美的微笑,水汪汪的杏眼流转间,不时放出勾魂的媚电,她娇媚的笑说:你嘴真甜,给你点奖励。

    我脑袋瓜不停的打转,想说她要给我什么奖励,只见她解去外套的钮扣,压低身子把她蕾丝背心给拉低给我看:怎样美不美

    哇靠这骚娘们竟没带罩,白皙细嫩的皮肤,又圆又挺的房丝毫没有下坠的感觉,淡淡的晕,中间围绕着一对粉红的小头,没有束缚的美像颗蜜桃般浑圆娇挺,一对尖乖巧的俏立着,我试探的问说:我能看吗

    圆圆粉脸晕红,甜甜一笑,向我点了点头道:便宜你了

    我的手搭在她前握住她的酥,她的部是又大又软,光滑又富有弹,实在是令人爱不释手,她半撒娇、半生气地说道:喂够了没放手啦。

    我这时才回过魂来连忙缩手,她瞧我这憨厚的模样绝得有趣,又在挑逗我,她饱满的部紧压在我手臂上,在我耳边浪荡的问说:怎样触感如何啊

    我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来,靠那骚样真是令我心痒难耐,还真怕自己压抑不了心中的**,将她就地正法,我站起身来让脑袋瓜透透气,以免老是胡思乱想,她也跟着起身站在我身旁,笑嘻嘻的说:不逗你了该回去了。

    这时不知为何无端的吹来一阵森森的冷风,短裙的下摆被卷了起来,露出了感的粉红色丁字裤。

    一条其窄如绳的布条深陷在臀沟内,细布条两边露出浑圆小巧的美臀完全出没有遮掩,如此诱人的美景观,让我的裤裆里的会撑起帐篷,圆圆娇羞的盖住短裙的下摆,娇嗔的说:讨厌这风怎么这么色。

    回到病房后伯父伯母回去准备晚餐,爷爷和糖糖还在聊着天,真搞不懂他们祖孙俩怎有这么多话聊,糖糖见我出去这么久,关心的问说:凯你跑到那去了,怎么去这么久

    我还未答话,却见圆圆笑嘻嘻的说:他陪我去买东西,怎么才离开一下就舍不得啊

    糖糖满脸羞红跟爷爷撒娇、抱怨说:爷爷你看,每次惠雯都笑人家。

    圆圆用手刮刮脸:羞羞脸这么大了还爱告状。

    糖糖被她姐逗的哭笑不得,我和爷爷不时在旁窃笑,看他姐妹俩斗嘴。爷爷住的病房是两人房,圆圆说她有点晕想睡觉,便在旁边的空病床躺下来休息,我也感到有点累靠,在墙壁上迷迷糊糊的打起瞌睡来,醒来后见糖糖和爷爷都不见了,只剩圆圆还继续睡着,我出去询问了护士才知他们刚到户外走走。

    回到病房后我坐在圆圆的床头,凝视着她如清纯秀丽的脸蛋,那是如此的安详、天真无邪,和她刚刚胆大的作风真是大异其趣,我的目光被她前盈盈挺立的隆起给吸引,目光随着她部呼吸时的起伏,深深地注视着,我偷偷的伸手解开外套的纽扣,薄薄的低背心,本包裹不她饱满的房,若影若现的两点嫣红,看的我怦然心动。

    圆圆缓缓的翻过身体,侧卧而睡,雪白双腿微

    倒贴ok?txt下载

    曲,自然的交叠,我又观察了一下之后,把手搭上圆圆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上,轻轻的来回抚,我小心亦亦朝短裙伸了进去,轻抚在她凝脂般的细嫩大腿,手掌覆盖在她翘挺的美臀上,圆圆感觉到糙的手在自己屁股上来回搓捏,不断的抚,她知道我却不点破,继续的装睡,任由我轻薄。

    我指尖微动,中食指已经挑开了她如绳裤带,指尖轻拨揉弄她那两片湿滑的花瓣时,挑动她那敏感的小芽揉动起来,覆在她两片花瓣上的食中二指感觉到她的蜜中又涌出滑腻的,我熟练的技术弄得她搔痒难当,圆圆实在忍不住了,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她好想放声大叫,但又怕丢脸,紧咬着嘴唇忍住,人的身体是诚实的,我早已知她是装睡,我伸手在圆圆雪白的美臀上大力拍了一巴掌:大小姐,不再继续装睡了啊

    只见雪白的臀瓣上慢慢浮现出了五个淡淡的指印,她被我一语道破、满脸羞红,圆圆张开眼睛羞涩的问说:你怎么知道我装睡

    我跳上床去从后头搂住她的纤腰,双手开始不规矩在她前胡乱索,我笑谑道:啧啧,你都湿成这样了,还睡的着吗

    她扭动着俏臀娇嗔不依道:坏东西把人家弄成这样,还笑人家。

    他转过身来娇滴滴的说:人家要跟她话都还没说完,我便用嘴堵住她优美的柔唇,舌尖如灵蛇般钻入她温润的口中含住她的柔嫩的舌尖吸吮,两舌交缠深沉的拥吻。

    激情过后只见她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色地问道:你你是不是常背着湘婷偷吃

    靠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承认:我哪敢啊不被她打死才怪。

    她俏皮的向我笑着说:知道就好

    我掏出我那壮笔直的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邪的笑说:嘿嘿该办正事了。

    圆圆见我竟在病房内掏出,不禁骂道:你要死了等会他们回来怎么办

    我比了比窗外,老神在在的说:你瞧他们不就在那。

    我不停在旁怂恿,摇着她纤纤玉手说:我的好姐姐帮帮我吗

    圆圆拗不我,无奈的说:好啦别摇了,算我服了你。

    她弯下身去俯在我身旁,樱唇微启,轻轻含住带有些尿味的大头,鲜嫩的玉手握住我的,上上下下前后的滑动,她熟练用香舌轻轻舔我的子孙袋,然后再从部舔回到头,来来回回的舔弄好几遍,这种美妙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脸上出现舒爽的笑容:喔她抬起望望我,浅浅地微笑,睫毛眨呀眨,那样子妩媚极了:舒服吧

    我猛点头说:舒服真舒服

    她全身柔若无骨的靠向我怀里,娇媚的说:你爽完了,那换人家了

    她那浪荡发骚的神情真是让人:冻未条

    我暴的将她压倒在床,把她的短裙撩到腰际,猴急把把丁字裤往下扯,褪至浑圆雪白的大腿,出乎意料之外,那**的花蕊竟然是光秃秃的,没有半毛,从未有过的视觉刺激,不知不觉中肥的又涨得更加臃肿,我惊讶的问说:圆圆你该不会把毛给剃了

    她用害羞的眼神望着我,娇嗔道:对啦哎呀别盯着人家那里看嘛

    虽说我还称不上阅女无数,但起码也曾和5、6位女子发生过关系,但把自己剃的跟白虎一样这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她见我恍神的模样,忍不住催促说:哀哟你看够了没他们快回来了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还是办正事要紧,我迅速的将她浑圆雪的美腿扛在肩上,随手把身旁的枕头垫在她小巧翘挺的美臀下,巨大的顶在她鲜嫩的花瓣上,藉着湿滑的奋力冲刺突破娇软滑嫩的唇直达花心,圆圆那娇小紧窄的蜜完全紧紧地箍住了我大的,她细细轻喘,含羞迎合:啊啊嗯嗯我缓缓的抽起来,大臃肿的让圆圆感受从未有过的充实紧胀,羞涩地娇啼婉转:啊你好大嗯好深

    柔若无骨的纤腰羞涩的扭动顶耸,让我能顶的更深,这看着我下体壮的进出她湿淋的蜜,带出阵阵黏稠的,更是令我亢奋至极,圆圆的嫩虽不像他妹那样紧窄密实,但却有股令人说不出的魔力,软壁上的嫩好像有层次似得,层层紧密箍紧我的,每当我抽动实,壁的嫩就会自动收缩蠕动,花心更是紧紧的咬着我头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我的头,这美妙的感觉真是让人飘飘欲仙、永生难忘,我掀起她的上衣那如蜜桃般高耸饱满的美,淡淡如粉色花蕾般的娇,看的我兴奋莫名,厚的双手在上头无理的搓揉掐捏。

    强烈的刺激使她忘情的浪荡娇喊:啊嗯好美嗯

    纤细的柳腰本能的扭摆,迎合着我猛烈的狂抽猛送,肥臃肿的部,被她嫩滑的花瓣像啜吮般轻咬夹缩,冠的稜沟刮得她柔嫩的花瓣翻进翻出,当我还在陶醉在那欲仙欲死痛快美感中,耳里传来我熟悉悦耳的声音:爷爷慢慢走,我们快到了

    我心中恐惧不已勇猛奔驰的动作迟滞起来,圆圆对我的举动感到不解,含情默默的望着我,如呓语般柔声问说:小冤家怎么了

    我惊恐的说:你妹好像回来呢

    她紧张的问说:真的假的你别吓我呢

    糖糖在门外的对爷爷柔声说:爷爷你等会,我开个门。

    圆圆吓得花容失色,惊慌的问说:啊糟了啊怎么办啊

    我的慌慌张张拔出胀成紫红色的收进裤裆里,圆圆在也忙着整理衣衫,混乱间,她感的丁字裤还停留在雪白浑圆的美腿上,来不急拉上,糖糖扶着爷爷缓缓的步入屋内,她见我神色慌乱,感到有些纳闷:怎么了我姐呢还在睡啊

    或许是作贼心虚,我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没事啊你姐好像还在睡吧

    糖糖看我古怪古怪的:你很怪喔是不是做什么坏事啊

    听她这么说真是吓出我一身冷汗,我连忙解释说我哪有很怪刚刚没睡好,头有点晕。她关心的说:没事吧要不要看医生

    我摇摇头说:不用啦没这么严重。

    糖糖见她姐还在睡,自言自语的说:真是的都几点了还在睡,这怎么行我这就叫她起来。

    糖糖走到病床边拍拍圆圆晕红娇嫩的脸庞叫她起来:姐快起来啦,小心变成大肥猪。

    圆圆缓缓睁开迷濛的双眼,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吵什么啊一进门都是你的声音。

    糖糖细嫩小手叉在纤腰上,反驳的说:我那有你乱讲。

    糖糖又催促的说:妈叫我们回家吃饭,你快起来啦。

    这下圆圆可紧张了,刚刚的缠绵将自己的短裙弄湿了一大片,圆圆是急子见她姐还赖在床上,又唠叨起来:姐你快点啦。

    圆圆假意伸个懒腰,找着藉口说: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去好了,我可不想做电灯泡。

    糖糖雪白细嫩的脸蛋泛起淡淡的红晕,娇羞得直嚷嚷:姐你讨厌啦,不理你了。

    我和圆圆还有爷爷见她那娇羞的神情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糖糖气得直跺脚,娇嗔的说:啊你们都笑人家,人家不依啦。

    糖糖见圆圆坚持不和我们一起回去也就不强求,糖糖和爷爷道别后,和我先回家去,我们离去后圆圆又和爷爷聊一会,但卡在她白皙大腿上的小裤裤,让她有股莫名的不安全感,另她坐立难安,聊没几句就和爷爷拜别,圆圆来出了房门直奔化妆室,选了最后一间的厕格,在里头稍事整理衣物,或许刚刚处在欢乐愉悦气氛当中却被人匆促打断,心情显得有些失落与焦躁,圆圆被挑起的欲火难以解决郁闷坐在马桶座上,她很很想平静下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不自觉将自己雪白细嫩的双腿张得开开。

    莫名的空虚,让她忍不住将小手伸入两腿间搔弄自己的下体,她隔着丁字裤裤,慢慢抚到自己敏感的芽,喘息逐渐急促:啊舒服嗯嗯股舒畅的美感快速地往身体各处流窜,圆圆索褪去湿濡不堪的丁字裤,她用雪白的中指在缝四周的花瓣上摩擦,其余的手指则在芽上轻轻揉压:啊好哦

    压抑许以的欲,一下子全都要发泄出来,她软绵绵靠在水箱座上娇喘着,圆圆将那件背心撩起,露出她一丝不挂的娇躯,把修长细嫩的手指放在她的蜜桃般美上,自怜自哀的搓揉、掐捏,用指尖捏弄起那两朵蓓蕾,时轻时重地捻着充满弹的尖,圆圆的呼吸变的杂乱且急促:嗯嗯嗯

    粉红色的缝伴随着水的滋润,散发出晶莹的水光,纤细的兰指浅浅的入,沿着自己的缝开始上下滑动,爱不断地涌出:嗯嗯嗯

    花瓣紧紧的吸附住她的细嫩的手指,她她红润的脸蛋向后微仰,浑圆小巧的美臀频频向前顶耸,雪白的美腿张得开开,好让中指能更继续往里头探索,另外的一只手则是放情地,揉搓自己饱满娇挺的部,本来粉红色的尖,也因充血肿胀的缘故,变得接近暗红,不知为何厕闆们竟被人给开启,或许是刚刚忘了锁门,正沉醉在如癡如狂自渎乐趣中的圆圆,被这突来的震惊,吓的她尖叫起来:啊如果这人是女的就算了,谁知竟是个男的

    这男的自己也颇为错愕,望着眼前这位肤色雪白,半身**,一对房饱满结实,粉红尖更是微微上翘,看的的小鹿乱撞,圆圆见他衣衫破烂、髒兮兮、黏腻腻的模样,也不知多久没洗过澡,看起来就像各流浪汉,而且浑身还散发出令人做噁的恶臭,手上还拿着针头,圆圆见他这怪异的模样,立即将裙摆往下一拉,转身大叫着往外跑:快来人啊厕所里有色狼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