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鬼话连篇(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糖糖手舞足蹈兴奋地问说:真的假的等等你没课ㄛ

    我说:有啊但不想去上。

    糖糖看看时间真的快来不急了,拉着我朝保健室狂奔而去,跑的两人是气喘嘘嘘累的瘫坐在椅上,糖糖休息了一会而才缓缓的说:凯你先坐一下我换个衣服。

    我顺口的答了声:好

    后来想想不对:换衣服。呢,怎可放过这么好康的事,我悄悄的拉开布廉踮手踮脚走了进去想吓吓她,谁知里头竟不见糖糖的倩影,当我正觉得纳闷心想她是跑哪去:喂

    有人在我背后拍了一下,吓得我差一点就心脏麻痺,我回头一看只见糖糖露出很可爱很娇柔的笑容:耶吓到你了。

    我作势饿虎扑羊:好啊敢吓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那怎么可以。

    我把糖糖半抱半拉,把她推到病床上,糖糖一边扭摆着纤腰,一边娇媚的笑着:啊老公人家啊知道错了啦

    她话都还没说完,我就把她搂进怀里,我的手不规举地在她饱满娇挺的美上不停揉搓着,糖糖装出一脸可怜的样子,哀声着:求求你放过我

    我笑的说:嘿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糖糖有点惊慌地拉着我的手,不让我继续侵犯她,急促地说:啊老公,人家知道错了等会让人看就就遭了。

    我想想也对,还是适可而止就好。

    我:哼了一声:暂且原谅你今晚回去有得你瞧了。

    糖糖一脸俏丽纯真模样,笑瞇瞇地在我脸上吻一下说:你坏就只知道欺负人家,哼不理你了,人家要去换衣服。

    糖糖今天穿的十分轻便,牛仔裤配上一件t恤,但这样依然无法遮掩住他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糖糖在铁柜前缓缓的脱掉了上衣,褪下紧束的牛仔裤,只剩下粉红色的罩跟小裤裤裤,她那粉嫩细緻的美背和绷在圆翘屁股上的小内裤,看的我不禁又吞起口水,糖糖从铁柜中挑了一件连身的护士服套了上去,我伸出手:老婆过来嘛糖糖娇笑的说:做什么啦

    我讚叹的说:老婆你穿护士服看起来好漂亮、好感ㄛ。

    糖糖听到情郎得讚美险的高兴极了,我的手忍不住地在她那诱人的娇躯胡乱索起来,糖糖滑嫩的娇靥上迅速升起了一丝诱人的羞红,带点撒娇地说:你们男生最色了,见到女孩子穿护士服就在那边动手动脚。

    我将糖糖搂进怀里,环抱着她纤细的柳腰:真的会这样吗

    糖糖娇嗔的说:本来就是嘛,学姊跟我们说他们去实习时,那些病人都很色,老是动手动脚的,真是气死人了。

    我着急的问说:那怎么办你不是也要去实习。

    糖糖眉头微蹙秀丽绝轮的脸庞露出一丝愁容:人家也很烦恼ㄚ。

    我灵机一动:不如这样,我假装当病人,来练习看看要如何应变。

    糖糖一听也觉得这主意不错,不竟拍手叫手直夸我说聪明。我假装饰病人乖乖的躺在病床上,糖糖语气娇柔的问说:林先生我们现在要量体温。

    糖糖娇柔的俯下身拉为我量着体温,饱满圆润的部看的我砰然心动,我嘻皮笑脸的说:小姐你长的好漂亮身材真好。

    糖糖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冷若冰霜的脸蛋露出了香甜的笑容,看的我**燻天,忍不住地将她搂进了怀中,她那酥软的美贴在我前,任我挤压,使我脑里阵阵的情迷,糖糖心急的说:呃哼你你不能乱来快放开我糖糖使劲了力气推开了我,脸色不悦的说:先生起你放尊重点。

    我笑笑说:真对不起你长的实在是美若天仙,我一时乱情迷才会

    糖糖听了我这藉口,差点笑了出来,他抿着小嘴问说:先生你还有什么是吗要不然我要出去了。

    我灵机一动:小姐我想尿尿。

    糖糖一看就知道我又再打鬼主意了,但她还是顺着我陪我演下去,她缓缓脱去我的裤子,我早已勃起的壮让糖糖见了显的有些惊讶,我贼贼的笑说:护士怎么办我尿不出来,你就好心帮帮我。

    糖糖见我这么无赖忍不住的娇嗔:哪有病人像你这么无赖。

    我拉着她的细嫩的小手贼笑的说:小姐你就好心点,帮帮我吗。

    糖糖撇着小嘴:哼了一声,作势不理我,我催促的说:小姐快点吗人家想尿尿

    糖糖嘟着嘴说:不跟你玩了,我要去做事了。

    怎能让快到嘴的肥就这样给飞了,我搂住她的纤腰不让她走:老婆我们继续玩吗

    糖糖嘟囔说:那有病人像你这么色的。

    我笑笑的说:你又知道没有了不一定还有更夸张的就像这样

    我把糖糖给推倒在病床上,张牙虎爪的说:嘿嘿小护士,我来了

    平时我和糖糖在家都会玩些叫色扮演的游戏,糖糖倒卧在床上嗲声嗲气的娇喊:啊先生,你不能这样啊快住手

    我的手肆无忌惮的直接往她那饱满浑圆的部抓去,我秽的说:小美人别乱动,等会一定让你爽翻天

    糖糖故作矜持的说:啊你快住手,要不然我要喊救命了ㄛ。

    我的笑:你叫啊让大家来看看我如何干你这个小娃。

    糖糖最忌讳我叫她娃、荡妇、小骚妹,一听我叫他小娃,脸色一变,显有点不高兴:你刚刚说我什么啊

    见她变脸我连忙解释说:没有啊

    糖糖嘟囔的说:我明明有听到你叫我小

    我心想,这时要是让她闹起脾气来那还得了,我已迅雷不及掩耳速度,给糖糖深深地一吻,她一时意乱情迷,迷迷糊糊的张开小嘴,让我的舌头侵入她的嘴里两人忘情的热吻,我的手开始到处索着,我的大手在糖糖纤腰四处探索,糖糖惊觉不对,扭动身体,边用双手来阻挡,但是她被我紧紧的搂在怀中,躲也躲不掉,嘴巴又没办法发出声音,终於放弃挣扎,任我轻薄捏揉。

    我见机不可失将糖糖护士服的拉炼一拉一次到底,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开她的罩,我顺手往身旁一丢,她那白嫩圆润的一对漂亮房骄傲地耸立着,粉红色的头更因为脱离保护,一时接触冰冷空气而变硬向上翘起,糖糖美房浑圆饱满,白皙细嫩,淡淡的晕,看的我裤裆里的熊熊暴涨,我俯下身将糖糖的美含进嘴里放肆的吸吮,糖糖无力的瘫软在病床上无力的求饶地:嗯不要不要嘛唉呦不可以放开我嘛

    我的魔手缓缓伸进了糖糖小裤裤里头,此时糖糖的嫩早已汁泗溢氾滥成灾,饱满的美随着糖糖急促的呼吸一耸一耸的上下起伏,我猴急的伸手去扯拉她的裤头,糖糖柔顺的配合着我微微抬起翘臀任由我她脱下小小的三角裤,粉粉嫩嫩的私处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底,水嫩多汁的嫩微微张合着。

    我一手把糖糖嫩嫩的两片脣分开,另一手扶着我那那状直挺的力一挺就突破了她那紧闭湿润的唇:噗滋屁股一沉,便全没入糖糖的紧窄娇小嫩里。

    糖糖秀眉一皱,一阵娇羞地轻啼,畅快的美感让我不要命似地狂抽不止。糖糖被得花心乱颤,下体阵阵麻烫,大在嫩儿里进进出出,每一入就:渍的一声:啊啊好哥哥啊好美嗯好

    糖糖积压许久的**一次全爆发出来,我状的让她感到一种充实的满胀的舒坦,我暂缓了攻势得意得问说:小护士我不

    糖糖见我停了下来就轻摇着的翘臀表示难耐,我故意装傻只继续跟她说些言秽语。糖糖坐起身来,娇靥羞红、粉颊生晕,娇嗔的说:你很坏呢,老是欺负人家,人家不依啦

    糖糖那又骚又憨的娇态真是可爱极了,我轻捏着她的脸颊,哄慰着说:老婆你真是好可爱ㄛ

    我也不忍心在逗她,狠狠地耸动,在嫩中横冲直撞,糖糖放声的呻吟娇啼:哎呀好舒服天呐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了啊啊

    我感觉到被温暖紧凑的嫩包裹着,小里水阵阵,感度十足,被她的嫩内一圈圈的嫩箍得很紧紧,这美妙的滋味简直是难以形容,我兴奋的逐渐加快抽的速度,糖糖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紧紧的交缠着我的腰际,小巧翘挺的美臀不停频频向前顶耸迎合着我的抽,纤嫩的双手捧着她那饱满娇挺的美自怜自哀的搓揉。

    她这副骚态真难和她平日玉洁冰清的形象联想在一起,我捧着糖糖小巧翘挺的美臀频频顶耸,糖糖湿滑柔软的嫩的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小诗被得,浪水四溅,一**的快感袭上心头,她层层嫩的道壁像痉挛似的紧缩,糖糖放声呻吟:啊完了啊啊**急冲而来,只见糖糖软绵绵的瘫软在床上。

    我把糖糖两条修长白皙**扛在肩上,又是一阵狂风暴雨似的死命的抽,干糖糖娇喘的呻吟着:啊啊嗯啊

    **过后糖糖生理的反应尤其强烈,火热的粘膜嫩紧紧缠绕着我壮的,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谕,嫩里的软不停的蠕动收缩、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头膨胀得异常肥阵阵酸麻,我已是穷途陌路头猛涨,我知到我以难再支撑下去,发狂般地猛干了二三十下,随即将从小糖糖那诱人的细缝中掏了出来,不到一秒之间,马眼一酸,出了一股股黏稠的体,喷的糖糖感的小腹白点斑斑,糖糖完事过后娇靥晕红更是明艳动人,我边说边抚着糖糖的秀发玩弄着她那对饱满的娇:老婆你真是美呆了。

    糖糖听了高兴极了,撒娇的说:你最坏了老是欺负人。

    我将糖糖紧紧的搂进怀里: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

    糖糖红着脸羞滴滴的说:你刚刚就在欺负人家啊

    我嘻皮笑脸问她说:那喜不喜欢被我欺负啊

    糖糖见我又在笑她了顿时满脸羞红:哼人家不理你了。

    只见她慵懒站起身来,捡拾被我丢弃在一旁的衣物,外头传来一阵叫喊声:医务室里头有人吗

    糖糖一听这下可紧张了,慌慌张张套了护士服就出去了,连内衣裤也没穿。

    糖糖出来一看只见一位男同学搀扶这另一名男同学,糖糖故做镇静的问说:怎么了

    只见那名伤者说:刚刚打球时脚有点扭到,还有膝盖磨破了点皮。

    糖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即去拿医务箱,糖糖心想真是好险,要是他们早点来那还得了,以后我还能作人吗糖糖俯下身替那名伤者先是消毒一番才上碘酒,糖糖刚出来时过於慌乱拉炼没拉到最高,领口有些松垮垮的,那名伤者很容易就能从领口看到她白皙细嫩、饱满娇挺的美,这意外的春光让他是瞧的心花怒放,不过好险糖糖部够大的比较不容易穿帮,不管从什么角度都会被衣服遮住,要不然就亏大了,糖糖帮他擦完药后:等等你去冰柜拿冰块冰敷脚,这样就可以了。

    糖糖瞧他都不应话抬头一看,只见他盯着自己的口猛瞧,一脸望眼欲穿、垂涎欲滴模样,糖糖看看自己的口才惊觉自己的拉炼没拉到定位,连忙用手护住口,俏脸涨的粉红,那人也惊觉自己失态,头撇过一旁,不敢和糖糖眼神交会,这意味外的小事件只是其一合糖糖浑然不知还有其二正当糖糖替那名伤者擦药时,送他来的同学闲的发慌便蹲在一旁等他。

    糖糖穿着连身裙,难免露出雪白细嫩的大腿,难免会让人多看两眼,尤其是像糖糖这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更具诱惑力,那名男同学不时探向她神秘深处。糖糖稍不留神,门户洞开,看的那名男生目瞪口呆、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但仔细一看还真是没有穿内裤,一道细细的诱人的裂缝,粉嫩嫩的花瓣。

    那浅浅淡淡的毛,上头还有湿濡的痕迹在上面,他简直是看傻了眼,裤裆里的,早已硬的不像话,他仔细端详一番只见这女人脸蛋艳丽动人、秀色绝伦,心想要是能跟她搞上一那该有多好,那名伤者包扎好了后见他朋友在发呆往他头敲了下去:发什么呆走了啦。

    只见那名同学边走边在他朋友耳边窃窃私语:喂那女的没穿内裤呢

    那伤者惊讶说:真的假的你怎么没报我看,我跟你说ㄛ,他好像也没穿内衣呢,超大,乱想一把。真看不出这女这么骚

    他们讲的实在是太大声了糖糖隐隐约约好像在说自己怎样,糖糖心想自己没穿内衣裤的是被他们知道了吧,糖糖气呼呼跑进更衣室扭着我的耳朵说:你完了今晚回去有你好看的了。

    一连几天糖糖气的都不跟我说话,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刚跟她而好而已,又为了一点小事又闹的不可开交,本来我答应糖糖今晚要陪她一起老家,我却忘了今天我们整组人要去南部观摩研习,糖糖见我不守承诺是气极了,直呼说:你以后都别来找我了。唉这该怎么办才好。

    糖糖回到宿舍时恰巧碰到小健,小健见糖糖摆各臭脸便问说:姐你怎么了,跟ㄚ凯哥哥吵架了ㄛ

    糖糖赏了他一个白眼:小孩子管这么多干麻,不理你了我要回去了。

    小健拉着糖糖撒娇说:姐别这么气吗莱我家看电影好了,我跟朋友借了好多薪片呢。

    糖糖想想也好反正晚上也没事不如去小健家看电影好了,糖糖见房东太太好像不在家便问说:你吗咧怎么不在家。

    小健答

    年少不曾轻狂小说5200

    说:我外公生病了我妈去照顾他,今晚不回来了。

    糖糖又问:那你吃什么啊

    小健无奈的答说:不知道呢

    糖糖心想差不多也到吃饭时间了,便带小健去吃晚餐,顺便买了一些零食和汽水,回到家后差不多七点多了,小健把影片给放下去,顺道连灯都给关了以增加气氛,糖糖好奇的问说:我们要看什么啊

    小健随口答了一句:鬼来电

    糖糖一听是鬼片腿都软了,平常他这座姐姐的威严就以荡然无存,药事在让小健知道自己不敢看鬼片,以后岂不在他面前都抬不起头来,糖糖说什么也只好硬着头皮看下去,一开始剧情倒是还好,到越来越是惊悚--由美的好朋友,阳子竟接到自己的手机号码,时间竟是两天后,留言内容:讨厌下雨了接着一阵尖叫

    没想到事情竟真的发生了,糖糖被吓得紧紧抓着小健的手臂,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吓的小建和糖糖是尖叫连连,小健先是熙了一大口气才去接电话,原来是房东太太打回来问说:吃饱了没

    两人瑟缩在一起继续看下去--由美的好朋友也接到类似的神秘电话,果然又再一次应验,只见夏美的四支活生生的被扭曲糖糖忍不住惊声的尖叫,直呼:不看了不看了

    小健其实也是吓的半死,还敢嘲笑糖糖说她胆小,其实两人本就是半斤八两,糖糖回家后洗个澡看看时间才九点多,心想不如看各电视在睡,谁知一打开电视又是在演鬼片,吓的糖糖赶紧把电视给关了,把遥控丢的远远的。

    糖糖想想还是早点睡好了,但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正巧这时我打手机给她要像她赔罪,谁知糖糖一听到铃吓的连忙把手机给关了。

    糖糖这时多想要有人陪在她身旁,谁知道我和阿州刚好一起下南部了,打给小苹她又不接电话,糖糖想来想去只好找小健这窝囔废上来陪她,其实小健也是吓得半死心想有人陪伴胆子也比较大,小健一接到糖糖的电话就立即飞奔上来,糖糖实在没想到小健会这么快就上来,这时就只穿件粉色蕾丝绣花薄纱睡衣,小健一看惊讶的问说:哇姐,你穿这样好感ㄛ。

    糖糖双手叉腰不甘示弱的说:怎样啦穿这样不行ㄛ,死小鬼管这么做啥。

    这件睡衣的群摆明显较短顶多只能盖住半截大腿而已,而且领都开的很低,大半的酥都会裸露出来,小健见睡裙上顶起两个小凸点,直呼说:姐你没穿内衣当心下垂ㄛ。

    糖糖听了是又羞又怒:死小鬼睡觉啦,老是跟我说些五四三的。

    眼前的春光看的小健兴奋的直瞪眼,早已把刚刚惊悚的情节忘的一乾二净。

    糖糖进房后小健也跟着进去,糖糖丢了一个枕头给小健要他睡地板,小健说什么也不要,直呼说:不要那我要回去睡了。

    糖糖心想这怎么可以,要是他回去那我怎么半,不得已只好让他睡床上,跟他约法三章:睡觉不可以打呼、磨牙、抠脚指头、还有不可以捣蛋。

    小健当然什么都说好,两人躺在床上没事作又拌起嘴、斗嘴鼓,就这样打打闹闹,后来两个人也都累了,糖糖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陪,没多久就沉沉的睡去。

    而小健怎么样也睡不着,老是翻来覆去,像个虫似地,要是我身旁睡这么一各大美女我也睡不着,雪白的玉体,白嫩无暇的大腿,细细的纤腰,浑圆翘挺的**,看的小健小鹿乱跳、猛嚥口水,小健偷偷靠近她的清纯秀丽的脸蛋,长长的睫毛静静的排列在白晰的脸庞上,小健一时意乱情迷忍不住的偷亲一下,糖糖下意识的自己艳丽的脸蛋又继续的睡,吓的小健直喘大气,心跳加速,全身冒汗呢

    小健颤抖不堪的手小心翼翼的握着糖糖饱满翘挺的美,并且在顶峰上轻揉着,糖糖突然一个翻身,吓的小键直缩手在一旁装睡,过了一会而,小健又起身瞧瞧糖糖健糖还沉沉的睡着这下才安心许多。

    小健股起了莫大的勇气,慢慢地拉下糖糖的睡衣裙的肩带,那对鲜嫩多汁的蜜桃随着糖糖的喘气微微晃荡着,晕呈现淡淡的粉红,小健一只手握着糖糖的娇挺的右缓缓的搓揉,只觉一阵热热暖暖,起来好软好舒服

    也不知了多久,再次地,恶向胆边生,小健心一横裤子一脱,魔手伸进糖糖的睡衣裙内,顺势的用两手把小裤裤缓缓的拉大腿中间,谁知糖糖又是一个翻身,吓的小健连忙躺平在床上,嘴里:啊好可怕不要像是做了恶梦似地,又一个翻身侧着身继续静静的熟睡着。

    小健小心翼翼地将他那火辣辣热腾腾的压挤进糖糖雪白的两腿之间,轻轻触在她的湿暖火热柔嫩的花瓣上,小健毕竟是新手,用头在缝上来回的划着,就是挤不进,糖糖又发出断断续续声音,像是再说梦话似地:木村你好帅,啊你做什么啊讨厌好啊好舒服啊

    只见糖糖爱抚着自己浑圆饱满的美轻轻的搓揉,像是在做春梦般,小健一时间还真搞不懂糖糖是在说梦话还是怎样这也难怪糖糖这阵子老是和我和阿州吵架生闷气,也不知多有没发泄,被小健这么一挑逗就发起春来。

    小健感到黏腻的骚水缓缓地向外流出,湿润了他的头,他缓缓的深呼吸,一股作气的向前推进,肥头已分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花瓣,这下强行的冲刺糖糖清醒不少,小屁屁凉飕飕的,都还搞不懂发生什么事,下体又感觉到有热腾腾的东西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唇,小健又是一股作气,突破紧闭的嫣红裂缝,糖糖眉头深锁,娇啼:嗯了一声。

    糖糖受到这么猛烈的刺激,突地由惊转醒,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只见背后有人紧紧着贴着她,一热腾腾的缓缓抽动抽娇嫩的小,糖糖回头一看只见小健失神模样而他的木村拓哉跑哪去,糖糖一时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惊声尖叫:我的木村呢小健你在搞什么鬼。

    美男子变成小胖子,这下可真的差有够多了,糖糖湿滑的柔软的嫩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小健的,小健无力的说:姐我好舒服ㄛ。

    糖糖脸蛋微仰哼哼叫着:舒服你的头等等停快停

    小健这样的疯狂抽糖糖可受不了,糖糖:哎呦啊你等等的娇叫着,小健双掌捧住糖糖雪白饱满的美揉搓掐捏着,糖糖以一个多礼拜没处宣泄,被小健这么一搞简直只能以欲火焚身来形容,糖糖心想反正又不是没和他做过,心一横:豁出去了。

    小健感到嫩内的层层的软璧紧箍着,套弄起来爽快极了,小健兴奋的捧着糖糖高耸娇挺的美忘情的搓揉:啊姐,你的那里好紧,啊好舒服小健的和我当然是无法比拟,但古人说:远水救不了进火

    小虽小但也够让糖糖获得一时的宣泄,尤其是小健的长的古里古怪,头大异常的却细细短短的活像一朵香菇,层层的软骚被头刮得舒畅无比,阵阵酥麻,糖糖真想放声**,但是偏偏他是自己的学生,心里头又羞涩又舒服,不敢骚浪得太过火,一直只是:哼哼嗯嗯的轻声**,小健也瞧了出来,得意的问说:姐你看我厉不厉害

    糖糖心想厉害个头啦,瞧你这样的狂风暴雨似的猛攻,我看不用一会又要缴械了事了,而且这鸟姿势弄得自己难受的要命,但是要跟小健换姿势那样多丢人啊,最终糖糖还是忍不住了,鼓起莫大的勇气玉颊晕红,细如纹声的说:小健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小健暗自窃喜着,心想平日心高气傲的姐姐还不是被我臣服了,小健得意自豪的说:嗯我考虑看看

    糖糖心想这什么态度啊把我当成是什么了啊,糖糖心想这笔帐日后再跟你算,小健将糖糖翻成仰躺,再重新趴到她身上,头抵在她嫣红裂缝,要再度侵入,糖糖心想这小鬼是在慢个什么劲,猴急的将修长双腿在他屁股上一勾,自己把他迎进湿润花瓣。

    小健得意的问:姐姐,你舒不舒服

    糖糖是羞极了,被自己的学生问这样的问题真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小健秽的说:姐不说不给你ㄛ。

    小健故意停下来不动,糖糖轻摇着浑圆翘挺的美臀表示难耐,小健不理会她逼着问说:快说

    糖糖实在是难受极了,顾不得脸皮,一声嘤咛:舒服

    糖糖是羞红了脸小脸撇到一旁不敢直望小健,小健无赖的说:姐想不到你在床上竟是这么骚浪。

    糖糖是羞极了,想反驳却偏偏他说的都是事实,小健瞧糖糖被自己弄得这么浪荡,内心振奋不己,跟着也是越越快、越越深、越越狠,壁被刺激的不停收缩挤压,整被周围的非常紧密扎实的包裹着,感觉像是要爽到要升天,嫩里的软不停的蠕动收缩、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头膨胀得异常肥阵阵酸麻,小健虚喘连连:啊来了来了

    糖糖心中一阵呐喊:不会吧就这几分钟,这小鬼还也太没用了吧。

    小健一阵手忙脚乱急急忙忙的拔出,跳到糖糖面前要来个颜,糖糖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喂小鬼你搞糖糖本不料他会这样,忽然娇嫩的脸上被喷满了白点斑斑的浓,吓一大跳,糖糖是气的一脚把他给踢下床去。

    糖糖怒斥着小健:死小鬼还做在那干麻,部会去拿卫生死给我。

    小健健糖糖发飙的那模样三部并两步的冲进浴室,拿了一包卫生纸给糖糖,乖乖的瑟缩在一旁不敢坑声,糖糖摩拳擦掌做势要打人的模样:小鬼很有种嘛还给我搞颜,你是不试想死啊

    小健求饶的说:姐我以后不敢了。

    糖糖水汪汪的眼睛邓的大大的:什么还有以后。

    小健吓的连忙说:没有以后了没有以后了

    说真的小健还真是胆大,竟敢对糖糖颜,老子都还没试过,竟被他抢先一步,还真是有点心有不甘。糖糖刚刚被挑起的欲火可还没熄呢,糖糖不发一语的撑腿跨上小健的身上,糖糖调侃小健说:小鬼这么没用,还敢搞鬼ㄛ。

    小健听了显的有点不好意思,头羞愧的抬不起来,糖糖扭动纤细的小蛮腰,用小巧圆润的美臀一前一后的磨蹭着小健怪异的,挑逗着小健内心激昂的情绪。糖糖柔声的说:小鬼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在给我像刚刚那样,这么没用就就给我试试看。

    小健一听糖糖愿意还他机会兴奋的说:姐我保证刚刚那种鸟事觉不会在发生了。

    糖糖捏着他小巧的鼻子嘲笑他说:你可别说大话,要是等会又像刚刚那样没两下就又一泄千里,那可是会笑掉我大牙的呢。

    小健一脸迫不及待的模样:姐我们快开始吧。

    糖糖娇嗔骂道:小鬼你急什么。

    小健猴急的坐起身来扶着糖糖的纤腰,怪异的顶着她诱人的小裂缝,她诱人的嫩早已湿濡滑一片,小健轻而易举顺用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脣,微一用力,头已分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花瓣,美妙的快感让糖糖娇躯一软,忘情的一坐,怪异的头瞬间挤进湿濡火热的娇滑嫩之中:嗯

    糖糖秀眉一皱,一阵娇羞地轻啼,小健这次学聪明了,缓缓的慢慢推进不在胡乱捅一通,糖糖被得花心乱颤,下体阵阵麻烫,糖糖饱满浑圆的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晃动,全身不停的颤抖着,褐色秀发四处飘散,小健也极力发挥出自己仍未放出的潜能,糖糖咬着小健肩膀拚命抑制住高亢的喘息声,强烈的快感,使小健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抽。

    同样强烈的快感,也使糖糖无法控制自己,口里流泄出荡气回肠的娇吟声,嫩的软就像抽蓄般紧紧的压迫着小健怪异的,让小健抽送时快感连连,骚水不停的流出,大进出时:渍渍声响响彻云霄。

    啊啊好舒服有一种全身即将爆发的预感刺激着,糖糖终於再也忍不住了:啊不行了

    小健这时也到了临界点,蛋他为了他那男的尊严,说什么也要给他忍了下来,雪白翘挺的美臀频频挺动,柔软的纤腰不断地颤抖着,软不停的蠕动、收缩、阵阵颤抖,晶莹的体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荡的喜悦呼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糖糖达到绝顶的**。

    小健在这时她频频蠕动抽搐的嫩中哪里忍的住,又用力挺了几下才依依不舍的拔出,出了一股股水状的体,喷的糖糖怒耸娇挺的美糊糊一片,糖糖伏在柔软的床上频频喘气,只见她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在享受着**后的余韵,小健见糖糖慵懒卧躺在床上姿势是那么的感撩人,怪异的不自觉的又硬了起来,小健心想这半软不硬的:应该还可以用吧

    小健扶着怪异头从后面顶住片稚嫩湿滑花瓣,糖糖回过头一脸讶异:你还来啊

    小健一阵傻笑那怪异的又再次和糖糖融为一体。做完后糖糖早已体力不知的睡去,谁知睡到一半又被小健弄醒恍恍惚忽地又再做一次,糖糖一早醒来清纯秀丽的脸蛋只能以容光焕发但也换来腰骨阵阵酸痛,糖糖见自己满身、黏糊不堪,真是噁心死了,就再这时小健也醒了:姐早啊

    糖糖皱起了双眉怒斥的说:早你的头

    糖糖比比自己的慢妙的身躯:你看这就是你做的好事,我先去洗个澡,这笔帐等会在跟你算。

    谁知两人一时起又在浴室做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