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壮阳圣品(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早上9:23,闹钟又没响糖糖搂搂睡眼惺忪的眼睛,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看看闹钟,不会吧已经九点多了,唉哟上课又要迟到了,这堂课的教授是出了名的凶,她又最讨厌学生迟到,而且超级会当人,大家都很讨厌她、都40几岁的人了还不结婚,私底下都叫她老姑婆,都说她一定是欲求不满才会这么变态,上次晓萱只不过迟到个5分钟就被老姑婆给骂的狗血淋头,那我现在去上课起码迟到半小时,那我不就死定了,糖糖内心开始挣扎、犹豫要不要去上课。

    这时手机刚好响了。糖糖拿起喂了一声,只见那头传小苹的声音:糖糖你还在家ㄛ

    糖糖说:对ㄚ老姑婆有没有点名啊

    小苹说:算你好狗运老姑婆今天没来。

    糖糖说:真的嘛我刚刚还在想说要不要去学校而已呢。

    糖糖又和小诗寒喧打屁了一下,才挂了电话,糖糖心中不禁暗爽说今天怎么会这么好运能逃过一劫,看来真该去买张乐透了,糖糖掀起薄被露出娇嫩欲滴、饱满娇挺的双,娇慵的伸着懒腰,糖糖一直以来都有裸睡的习惯,今天的天气不错让人觉得暖洋洋的,糖糖也就懒得多套件衣服了。

    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件黑色感的蕾丝小裤裤,糖糖慵懒的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无聊的转来转去,只见购物频道夸大其词的丰产品,宣称是多么有效好用,能让人一个月增大好几个罩杯,让不少年轻女孩趋之若鹜平白无辜地花了不少的冤枉钱。糖糖由感而发地,捧着自己傲人的34d娇挺的双峰,庆幸自己不用花这种冤枉钱。

    内心由衷的感激父母,把自己生得如此天生丽质,犹如感尤物般的美艳动人。说真的早上的电视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糖糖心想还不如去冲各凉,下午在约小频一起去逛街、喝喝下午茶,当各悠闲的贵妇人。

    糖糖脱掉了小裤裤,将自己感诱人的娇躯给冲湿,沁凉的感觉唤醒了全身的细胞,糖糖对着镜子扭腰摆臀,看着镜中的自己婀娜多姿的娇躯、玲珑有致的曲线,不竟得意的笑了起来,露一脸愉悦的模样。

    糖糖又看看自己饱满的美,捧在手里为它细心呵护地按摩,糖糖觉得可以了,便又全身冲了一次水,拿着浴巾轻抹着香肩、和房上的水渍,充满弹的美。随着糖糖幽雅慵懒的动作一晃一晃地跳动着,糖糖抹乾了娇躯穿起小裤裤懒散的躺在床上,想着等等如何打发一下空闲的时间。

    糖糖慵懒地趴在床,思索下午去逛街该穿什么衣服好呢这时糖糖才想到前天洗的衣服都乾了,也差不多该收进来了,糖糖**着娇躯来到了后阳台,只见对面的一个3到4岁的小朋友坐在阳台上玩着玩具,糖糖心想对面不是没住人,何时搬进来了,我怎么不知道,糖糖一时玩心大起,逗弄着他,问他叫什么名字ㄚ今年几岁等等问题,对面传来一阵沈重厚地叫喊声:小宝你在跟谁讲话ㄚ

    一个年纪30多岁的男子抱起了那个小孩,糖糖心想这个就是新邻居ㄚ,长的还挺斯文的嘛糖糖礼貌的跟他点点头,只见那中年男子目瞪口呆的直盯她瞧,糖糖被他看的都不好意思羞涩的低的头,心想他干麻这样猛瞧人家。

    糖糖一低头才惊觉自己上身本**裸的什么都没穿:啊双手抱遮着口,满脸羞红地蹲在阳台边,心中不竟懊恼自己怎么会这么丢脸,糖糖羞涩的不时抬头张望着看那位先生走了没,糖糖怕自己如果又贸然起身,那位先生还没走那多丢人ㄚ,乾脆用爬的出去。

    糖糖回到了房间一想到自己刚刚的蠢事,羞都抬不起头来,心想以后碰到面那多尴尬ㄚ。糖糖才刚回房没多久就有人来按门铃,糖糖心想是谁ㄚ只见打开门一看,只见阿洲捧着一大束花,阿州说:老婆送给你。

    糖糖既惊讶又惊喜:哇好漂亮ㄛ糖糖开心地挽着阿州的手:老公快进来。

    糖糖依偎在阿州的怀里,秀气的脸庞不时磨蹭着阿州厚的膛,撒娇地说老公今天你怎么会想送我花ㄚ

    阿州张大嘴一脸讶异的说:糖糖你该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糖糖一脸茫然问说:今天是什么日子ㄚ

    阿州:唉叹了一声: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周年的纪念日ㄚ

    阿州神情落寞眼神带着一丝惆怅,糖糖心想自己怎么会连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记,糖糖又看看阿洲无奈的神情内心更是自责不已。

    糖糖趴在阿洲身上,撒娇的说:老公别生气嘛糖糖知道错了啦。

    阿州:哼了一声,糖糖趴在阿洲身在扭来扭去娇滴滴地说:老公原谅人家嘛以后人家不敢了啦。

    阿州见糖糖这附骚样,忍不住笑了出来,糖糖见阿州不生气了,对他又亲又抱的,阿州也抱着糖糖咳了两声说: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但你今天都要听我的ㄛ。

    糖糖搂着阿州,亲了一下娇嗲的说:何只听你的,今天你想怎样,人家都依你

    糖糖粉颊羞红的望着阿州,阿州反客为主的压着糖糖笑说:这可是你说的ㄛ那我可不客气啰只见阿州胡乱瞎:啊等等别乱啦呵呵会痒啦唉呦你别这么猴急啦啊嗯

    糖糖和阿州吃过午饭后,糖糖直囔的说要逛街,阿州对她向来言听计从哪敢说声:不

    糖糖换上了一件最近才买的蕾丝网纱绕颈绑带洋装,看起来十分高贵典雅,阿州一看惊为天人,糖糖玲珑有致的娇驱,雪白细嫩的皮肤,飘逸的长发,配上她那冷艳动人的脸庞,让人感觉就像不食人间烟火,阿州直夸说糖糖多漂亮多么有气质,讲的糖糖都有点不好意思,直说自己没他讲的这么好。

    阿州搂着的糖糖纤细的小蛮腰,在闹区四处的逛着,女孩子本来就很爱逛街血拼糖糖当然也不列外,每家品店都要进去东翻西挑一番,琳琅满目的东洋饰品服装逛的糖糖不亦乐呼,没一会而的工夫,阿州手中已是满满的纸袋。

    糖糖是逛的开心极了,但这可苦了阿州,他是又累又可,而且荷包还大大失血,阿州心想这下这去还得了,便提议说先买各冷饮休息一下,等下再继续逛。

    糖糖想想也好自己也有点渴了,糖糖含着饮料的吸管,轻轻地吸了一口,冰冷畅快的美感,顿时感到全身清凉,闷热的感觉也随着横扫一空。稍事休息糖糖又是继续的血拼,途中恰巧经过一家情趣用品店,阿州好奇地往里头望了两眼,糖糖见状不禁觉得好笑,她把嘴巴凑到阿州的耳边,窃窃私语的说:我们一起进去看看,要不要

    阿州一听惊讶的说:什么

    阿州话才说到一半,马上惊觉失态,慌慌张张地闭住了嘴巴低声的说:你真的想叫进去逛逛ㄚ。

    糖糖清秀的脸蛋浮现了一丝腼腆的笑容:唉呦人家好奇嘛,看看里头都卖些什么。

    其实阿州也早就想进去逛逛了,只是一直没这个种而已,这下正好可以大大方方的逛一下。

    我们推门进去,只见柜台后面出来一个光着上身、顶着啤酒肚、头顶微秃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老板一看到我进来便立刻大献欣勤问道:两位想找什么要不要我替你们介绍ㄚ

    ㄚ州不好意思的说:不用啦我们看看而已。

    这胖老板看也知道是个色鬼,打从糖糖进来她的目光就死死地盯住糖糖高耸饱满的部,琳琅满目、稀奇古怪的情趣用品,看的糖糖瞠目结舌,好奇的东西碰碰。糖糖在店里转了一圈,发现有各橱柜摆满了各式各样男的假**,有细长半透明的、有**真色的、也有双头或是软软像泥鳅一般的**。

    糖糖从来都没看过这些东西,不禁好奇的拿起来把玩,她见旁边有颗开关便好奇的往上一推,哪知按摩竟动了起来,吓的糖糖尖叫一声:啊阿州和老板同时回头一看,只见地下有按摩在那转着转着,而糖糖则羞红了脸,一脸尴尬的模样。

    阿州看看地上的按摩在看看糖糖娇羞尴尬的表情,实在好笑极了,阿州摀着嘴笑着说:糖糖你再笨什么啦,还不快捡起来。

    糖糖伏下身心中暗骂说死阿州,你敢笑我,等会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胖老板恰巧站在糖糖的身前,糖糖因为因身体前倾,口的衣襟又低,糖糖前的美景全尽收老板眼底,从她领口一望能很清楚的看到她两个饱满白皙的房微微晃着,的胖老板目瞪口呆,糖糖检起了那按摩,见她动动停停地心想:不会吧这么不耐摔

    糖糖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这该不会是被我摔坏了吧

    胖老板仔细的观看一番脸色沉重的说:好像真的被你给摔坏了

    糖糖一脸很不好意思的模样:真的ㄛ那我们买下这支好了

    糖糖推了阿州一把示意要他去付钱,而她怕尴尬便到一旁观看其他东西,但糖糖这次可学乖了可不敢在乱拿东西来玩,逛了一会糖糖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心想阿州怎么还没好,却见他和老板聊的不亦乐乎,但糖糖又怕尴尬,说什么也不愿意过去过问。

    糖糖实在十分好奇阿州到底和老板在聊些什么,等阿州结完帐后糖糖便迫不及待问说:老公你刚刚和老板在聊什么ㄚ怎么说这么久。

    阿州头:也没有啦他就介绍一些比较希奇古怪的东西给我看ㄚ

    糖糖水汪汪的眼睛张的大大:他都介绍什么都西给你ㄚ

    阿州从纸袋拿出一个小东西:就这各ㄚ

    糖糖拿过来看了看不着头绪:这是什么东西ㄚ

    阿洲附在糖糖耳边说:这个是跳蛋而且还是无线的ㄛ。

    糖糖一脸疑惑的问说:你买这个干嘛ㄚ

    只见阿洲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把糖糖搂进他的怀里:老闆说这个东西很好用,可以增进我们之间的情趣

    只见糖糖双颊微微泛红娇羞低着头:讨厌啦阿洲今天不知是哪筋不对竟然说:糖糖我想试试看,它呢,你说可不可以ㄚ

    糖糖一脸讶异:不要啦被人发现那多丢人ㄚ。

    只见阿洲不断的在一旁撒娇哀求,糖糖拗不过他最后只好答应了,糖糖嘟着小嘴说:可是人家只试一下而已ㄛ

    阿洲紧紧的抱住糖糖: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糖糖在他

    倒贴ok?无弹窗

    怀里撒娇说:别这样很多人再看,人家会不好意思。

    阿洲看看四周还真的多了几对眼睛正注目着他们,心中暗骂说是没看过人家情侣亲热是不是ㄚ。阿洲牵的糖糖细嫩的小手,两人走进了一条暗巷,只见阿洲露出色色的笑容:来老婆我帮你。

    糖糖是又气又好笑,心想自己怎么会答应他,或许自己可能真的亏欠他太多吧

    糖糖一附很不好意思的模样:人家自己来啦她红着脸缓缓的伸进裙内,优雅地将小裤裤褪至脚踝,糖糖清纯的脸庞微微泛红,娇羞低着头掀起洋装的一小角,阿州蹲在地上望着糖糖水嫩多汁的嫩,看的不禁猛吞口水,糖糖催促的说:你快啦要是被人看到那多丢人ㄚ。

    被糖糖这么一叫阿州才回神过来,他面慢条斯理地将跳蛋缓缓的挤进糖糖的粉嫩紧密的裂缝中。

    阿州环抱糖糖搂着她的纤腰问说:老婆感觉怎样

    糖糖仰起动人的脸庞娇声的说:老公感觉好怪ㄛ,人家可不可以不要玩了。

    阿州笑着摇摇头说:当然不行了ㄛ。

    阿州淘气的把开关开了一下又关了起来,糖糖忽然感到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糖糖娇嗔的掐捏阿州说:你很讨厌呢遥控器给人家啦

    阿州对糖糖吐吐舌头说:不要抢的到就给你。

    糖糖指着阿州说:死阿州你别跑

    糖糖跑到一半,全身又是一阵酥软了,双腿都差一点就站不住,糖糖想也知道又是阿州搞的鬼,但自己又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下真的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阿州回头看看糖糖笑笑的说:怎么啦脚软了ㄚ

    糖糖:哼一声了不理他,转头就走,阿州见状下的赶紧跑过去哄她,这下阿州可中计,糖糖趁他一不注意就将它给抢了过来。

    糖糖见自己的诡计得逞,笑的开心极了,还一直糗阿州说他怎么会这么呆,他内心是恨的牙痒痒的,直骂自己怎么会这么笨。糖糖一开心又拉着阿州直奔百货公司血拼去了,但糖糖总觉得两腿间夹着:它。总感觉:它。好像要跑出来似地,走起路来很没安全感,但糖糖一来到了卖鞋子的专柜,看到緻典雅的春夏新鞋,顿时眼睛为之一亮,那恼人的感觉瞬间忘的一乾二净。

    糖糖看了许久相中了一双今夏最新流行的玫瑰花气质尖头低跟鞋,糖糖把包包丢给了阿州,兴奋的在坐在椅上试鞋,阿州在一旁等的无聊,好奇地翻翻糖糖的包包看她放了什么东西,谁知糖糖竟然把遥控器放在包包里头,阿州眼睛顿时闪闪发亮。

    阿州偷偷暗自窃喜,哎呀刚刚你还敢骂我呆,这下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怎么行,阿州过去跟糖糖说:老婆我去上各厕所马上就回来。

    糖糖正穿着新鞋试走着看合不合脚,糖糖现在正忙着,只说了声:喔

    阿州贼呼呼的躲在一旁调皮地打开遥控器,突来的刺激让糖糖忍不住叫了出来:啊

    修长细緻双腿微微颤抖,差点就要跌倒,店员小姐见糖糖面露难色关心的问说:小姐你怎么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糖糖靠在一旁谢谢说:不用了我没事糖糖心理咒骂着阿州:死阿洲你敢整我,等一下一定要给你好看。

    跳蛋不停地在糖糖粉嫩敏感小里头跳动着,如果注意听的话,还能传来阵阵的:嗡嗡声。

    专柜小姐或多或少有听见吧一脸疑惑的望着糖糖,面对店员满脸的疑惑,糖糖美丽的脸庞也泛起淡淡的潮红,感的双唇不断轻轻喘着气,只见糖糖东张西望的,好像再寻找阿州似地,糖糖强忍着跳蛋的袭击,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不断地交叉廝磨,一连串的刺激动作,俏脸绯红的像苹果般,水嫩的小早已洪水氾滥,小裤裤被浸的湿答答、黏稠稠,糖糖眉头微皱,呼吸紊乱不堪:小姐我去上各洗手间。

    糖糖夹紧雪白细嫩的双腿,步履维艰往洗手间走去,阿州心想还是不要在玩好了,要不然惹火糖糖就不好了,ㄚ州快步跑到糖糖身旁,嘻皮笑脸问说:老婆怎么脸色这么差

    糖糖什么会也没说,紧咬的下唇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让阿州不禁感到不寒而栗。

    ㄚ州见状连忙陪罪说:老婆我只是好玩他话都还没说完,糖糖便用脚狠狠踩了阿洲脚一下:包包给我啦

    糖糖拿了包包头也不回的就进了洗手间,留下了痛的哇哇大叫阿州。糖糖进了洗手间,挑了一间坐式的马桶,然后飞快地把门关上,一屁股坐在马桶座上,拉起她她的小洋装,褪下了湿濡不堪的小裤裤,整个人靠在水箱坐上频频喘息。

    糖糖细緻的小手轻轻地扳开了她水嫩的小,接着拿出那个令她酥麻的小玩意,把:它。丢进了包包里头,顺便拿面纸,谁知竟发现遥控器也在包包里头,糖糖顺手将:它。给关掉,也不知为何,糖糖竟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糖糖忍不住地伸出右手的食指,慢慢地伸到了几近无毛的三角地带,在纵向裂开的裂缝上,上下来回地搔弄着。

    一股舒畅的快感迅速地往身体各处流窜,糖糖的小屁股不由得微微地扬了起来:啊好美啊糖糖纤细的手指滑入了裂缝,并且将二手指头住左右大大地撑了开来:啊嗯糖糖的呼吸杂乱且紧凑,少女般的私处内壁也跟着呼应了起来,爱不断地泉涌而出:嗯嗯嗯嫩紧紧的吸住糖糖的细嫩的手指。

    糖糖雪白的美腿张的开开的,好让中指能更继续往里头探索,她的左手不规则地揉搓着她那饱满娇挺的房,纤细的小手疯狂的压迫、揉搓、捏挤,糖糖一脸纾媚的呻吟:嗯啊好舒服嗯美臀更像是不能满足似的上下摇摆挺动,要死不死这时不知是谁敲门,吓的糖糖惊慌失措流了一身冷汗,糖糖回过神后心想此地还是不宜久留。

    糖糖整理了一下服容,放下裙子拉起小裤裤,但小裤裤稠黏不堪穿起来难过极了,而且还发出一股靡的味道,糖糖想想算了乾脆别穿了,只要自己注意点就好了,但里头空荡荡凉飕飕的感觉怪奇怪的,但想想总比穿着湿冷的小裤裤好,糖糖开了一个小缝,先看看外头有没有人,等确定没人后才一溜烟的跑了出来。阿州见糖糖出来连忙上前陪笑说:老婆要不要我帮你拿包包ㄚ。

    虽说糖糖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但她还是故意摆脸色给阿州看,糖糖见阿州手里又多拿了了一个手提袋,好奇的问说:那是什么ㄚ

    原来阿州为了像糖糖赔罪还有讨她欢心,已经把糖糖刚刚项中的鞋鞋给买了下来,糖糖一听高兴极了,她实在挺喜欢那双鞋,只是价钱真的有点贵,没想到阿州这么阿莎力就将它给买了下来,糖糖兴奋的搂着阿州的脖子吻了她好几下。

    他们今晚在一个高级餐厅里享用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两人陶醉在浪漫的气忿中,或许糖糖喝了些许的红酒,让她觉得头有些晕晕的,糖糖轻靠在阿州的身上,闻到他身上特有的男体味,让糖糖的心中掀起阵阵的涟漪,阿州望着怀中的纤弱的美人轻声的唤:老婆等会你想去哪。

    糖糖的小嘴含着她细嫩的食指,一脸抚媚的说:人家想回家

    ㄚ州看她这表情当然知道糖糖想回家作什么,何这也是阿州所想的。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满载而归了,她们一起回到糖糖的宿舍,两人逛了一天也累了,糖糖慵懒的瘫坐在沙发上,阿州见糖糖娇媚动人的模样忍不住扑了过去:老婆你今天好感ㄛ糖糖主动温柔的依偎在阿州身上,说着阿州把嘴儿凑近糖糖的樱桃小嘴

    糖糖闭上了眼睛,阿州轻轻地接触糖糖的嘴唇,他的舌头缓缓地探入糖糖的嘴里

    两个人不禁的热吻了起来,两条舌头像久别重逢般的交缠在一块谁都不愿意先离开谁。

    阿州抱着糖糖不停亲吻着她的娇嫩的小脸,从脸庞一直到耳朵,从耳朵一直到她雪白的玉颈,就这样亲到了前,慢慢的有了感觉,糖糖清纯的脸庞便的粉嫩嫩,高耸饱满的双峰随着糖糖的喘息上下起伏,正当阿洲要在更进一步时,糖糖起身推开了阿州,阿州不着头绪的问说:怎么了ㄚ

    糖糖撒娇的说:你别这么猴急嘛人家今天流了一身汗,先让人家洗各澡嘛。

    既然糖糖都这么说了,阿州虽是满腔的欲火也只好答应,就在糖糖洗澡的期间,阿州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小罐的药品,阿洲今天听那情趣用品店的老闆说他有种药能治早泄,而且还能金枪不倒,阿洲当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买了,但他现在可是有点小后悔,因为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而且还是挺贵的,阿洲尝试的吃了一颗,反正就死马当活马医嘛

    糖糖换上了一件黑色感低的蕾丝睡衣,她前一对饱满诱人的房高耸娇挺,粉红的尖半挺半软的嵌在淡淡的晕之中,浑圆小巧的美臀部在那那白皙细緻的美腿腿处,仅穿着一件黑色的透明蕾丝小裤裤,若影若现的感觉另人引人遐思。

    阿洲一看惊为天人,两眼发直、一附傻愣愣的模样,糖糖见他那傻样不禁绝得好笑,糖糖娇羞的的说:干嘛这样瞧人家啦阿州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婀娜多姿的娇躯,这下他哪还忍的住,扑了过去就把她压在床上揉柔她的饱满粉嫩的美,糖糖喘息的说:老公,等等啦我才刚洗完澡。

    阿州一边脱着裤子一边说:还等ㄚ我等不急了啦糖糖看到阿州如此位自己着迷不禁笑了出来,糖糖反客为主的压在阿州的膛上,吻了他的嘴唇一下俏皮的说:乖别乱动糖糖小心翼翼的脱去了阿州的四脚裤,她那纤细雪白的双手,握着阿州轻轻的套弄把玩。

    阿州可能是许久没有发泄,才稍稍套弄就变的又又壮,上头青交错,头涨的油油亮亮,全发热看似吓人,糖糖褪下睡衣的肩带挺起她高耸饱满的双峰,将放在她深深的沟里,乖巧柔顺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饱满的双峰,一上一下的抽动。

    糖糖的肌肤是那样纤细滑嫩,在沟间磨蹭的感觉她有股让人说不感觉,糖糖轻轻的含住阿州半颗头,香舌灵活的在马眼上舔弄打转,接着慢慢的遍及了整颗头,最后才缓缓将阿州那大头整个给含了进去。糖糖那湿暖的樱桃小嘴带给阿州无限的快感,她的美唇和香舌软滑的忽轻忽重上下吸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