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撞球场惊魂记-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个叫阿光的兴奋地说:小国是真的吗,那我也要看呢。

    小国一只手抓住糖糖的两只小手腕按在墙上,那个叫小光的一把掀起糖糖的小可爱,糖糖那又人粉嫩的房立即裸露出来,她那34d的房十分柔软而且非常挺,整个部的曲线很美,相当吸引人。小光整个脸靠在糖糖的房上,用他灵活的舌头吸舔着她的晕和头,而阿国则是强吻着糖糖那樱桃般的小嘴,她忙转过头想要挣脱了他的强吻,嘴里还发出:唔唔的声音

    我看了一会的报纸,想说糖糖怎么还没回来,便去找她,一去见到这画面,我整个人都呆了,只见那件牛仔热裤都被给脱了下来,直脱到小腿上,最遭的是那个叫阿国的他手指居然伸进糖糖的小裤裤内戳弄着,我大喊地说:你们给我住手

    那阿国回头一看呛声说:妈的你是谁管这么多干麻。

    我说:她是我女友你说我该不该管。

    我走过去推开了他们,谁知那阿光不服气一拳就打过来了,好显我从小打架打到大,下意识立刻头一低接着就是脚一踢,接着又是赏了那阿国一拳。

    两三下,哪两个小混混都被我打倒在地,糖糖也利用这段时间将衣服给穿好了,糖糖件那阿国倒地不起,狠狠踹了他了两下接着往他命子用力一踢,痛的他唉唉大叫,糖糖愤愤地说:死台客知道会痛了吧

    这时有个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大声地说:妈的大个屎外面是在吵个什么劲。

    那了个小混混立刻爬到那人身后喊了声:大哥那人打我们啦那人拍打他们两个人的头说:你们丢不丢脸阿,二打一还打输人还敢跟我讲。

    这个人我真是越看越眼熟,哎呀这不是我国中的死党小豪吗,那人跟我呛说:你挺带种的吗敢打我的人。

    我反呛说:小豪阿现在混的挺大尾的吗,连我认识了。

    那人仔细一看接着大声叫到:阿凯是你阿真是好久不见了。

    我们两人高兴的拥抱在一起,后来小豪还问起了我们发生冲突的原因,一听完叫朝着那两个小混混猛打,接着又说他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的,而且今晚我们还一起相约去撞球。

    中午我们又睡了一个午觉补个眠,毕竟今早真是的太累了,我本来想说糖糖因该是不会想跟我一去撞球,但没想到他居然一反常态的硬要我带他去,糖糖要去,我当然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反对吗。更可以跟我以前的死党炫燿一下我的女友是多们漂亮。

    我特地叫糖糖打扮一下,她穿着一件v领低紧身的白色上衣,配上一件牛仔短裙又擦上一些淡妆,看起来漂亮极了,我们才刚踏进撞球场就听到一群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真是想不到小豪居然将我们国中的死党都约出来了,一见面大家就在那边互亏说些国中时发生的英勇事蹟和糗事,想想真是好久不见了,大概快五年了吧,但他们真的挺过分,老是不说我的英雄事蹟,而静说些我发生的一些很糗的事情,听的糖糖一直:呵呵的笑着。

    最恶劣的是糖糖居然还跟着他们一起起羧ψ盼遥胂耄凑颊饷淳妹患娌灰羌平希颐橇牡目募耍翘瞧鹕硭担l;凯我去上个洗手间喔我实在是聊的太开心了,本不知糖糖说什么只是随口硬了声好。

    说真的这间撞球店的洗手间还满奇怪的居然是男女共用而且只有一间,糖糖低着头边走边从包包拿着卫生纸结果一不注意就和人撞个正着,糖糖赶紧连忙那人说对不起,结果那人惊讶地说:耶你不是糖糖吗

    糖糖抬头仔细一看居然是她最厌恶的人阿海,阿海了糖糖下巴一把地说:小美人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糖糖:哼了一声,这个阿海变本加厉的将手放在糖糖的香肩上,语带暧昧地说: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夜夫妻,干麻这么绝情阿。

    糖糖反手就是一个巴掌,谁知这次阿海早有准备一把抓住糖糖那纤细无暇的玉手,阿海使劲一拉糖糖整个人都跌进了她的怀里,糖糖挣扎的推开了他,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想干麻啦你这么做对的起我姊吗

    阿海秽地说:自从上次和你做过后就对你一直念念不忘,希望能和你再续前缘。

    糖糖听完十分气愤地说:你不要再说了这是不可能的接着又说:上次的是就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你快走吧被我男友见到不好。

    说完后就独自走进上化妆室,正当要关上隔间的门时,突然有人把门打开,和糖糖一起挤进来,并把门锁上。

    糖糖突如其来的事件吓的她尖声大叫,看到这大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人是阿海。吧,阿海连忙用手摀住糖糖的小嘴,接着说:是我啦你是想让全撞球场的人都听到是不是。

    糖糖转头一个知道是阿海还比较镇静下来,糖糖不悦地说:你到底想做什么阿

    阿海笑了两声说:我想干麻么你是知道的阿。

    手开始不安分的在糖糖身上游移,糖糖连忙扭着身子要躲开,但空间时再是太小了时再是没啥地方可以闪避,糖糖气愤地说:那是不可能的啦

    阿海恐吓地说:那我就将我们的是跟阿凯讲看她还理不理你。

    糖糖一听气急败坏地说:你敢

    阿海:嘿嘿笑了声地说:你看我敢不敢大不了一拍两散吗。

    糖糖的心开始有点惊慌了,心想这事要是让我知道那还的了,阿海眼见计策成功而且她也糖糖这人是吃软不吃硬的不可以逼的太紧,於是又改采怀柔政策,阿海说:糖糖我真的很喜欢你,自从上次和你做过之后,我就无法对你断了思念,要不然你替我打打枪也好。

    阿海保证说:而且就这次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来骚扰你了。

    糖糖十分的犹豫,考虑了良久才勉强的挤出一句:好啦

    接着又说:但我只替你打手枪而已喔。

    阿海听完兴奋的拖去裤子露出她那肥肥短短的小,糖糖坐在马桶上心不甘情不怨的替他搓揉起来。

    糖糖不耐烦地说:很酸呢,你是要了没啦

    阿海的笑着说:如果你帮我吹可能会块一点喔。

    糖糖骂道说:你想的美喔

    接着糖糖又加快了搓揉的动作,希望能让他快点泄,这时候糖糖的手机响了,他怕我找不到她於是急急忙忙的从包包中拿出手机,糖糖一看结果是阿州找她,糖糖心想难道阿州是了早上的是跟他道歉吗,於是随口跟阿海说的一句:你等会,我接个电话。

    阿海这小人怎可能会放弃这大好楷油的机会,阿海开始再糖糖身上游移着,不停搓揉着糖糖那丰满浑圆的部,糖糖碍於和阿州讲话深怕一不小心就露出马脚只能消极抵抗着,阿海拉扯着糖糖的衣服,糖糖当然到她在想什么一手紧拉的衣摆,糖糖只是各弱女子能有什么力气,最终还是被阿海得逞了。

    阿海将糖糖的上衣掀至罩上方,整个房白皙细嫩就像是一幅画一样,而这件淡紫色的罩更加衬托出她前的弧线,阿海像是着了魔似的不停的的再糖糖部上头拼命柔搓着。

    阿海见糖糖只能消极的抵抗,更是大胆将罩往上一推,阿海的眼睛直视着她前雪白的双,将头埋到糖糖的前,疯狂舔着糖糖的头,糖糖的头是敏感不过了。阿海还不时用牙齿轻咬着她的尖,弄得糖糖浑身发软,让她简直快招架不住了,好几次都差点叫了出来,而阿海他的手没停下来,强行撩起了糖糖的裙摆。

    不过因为糖糖穿的是窄裙,所以不太好拉只能将裙摆拉到大腿一半的高度,阿海强行将一只手从裙子下伸了进去,直到碰触到了糖糖的小裤裤。

    阿海一碰触,刚好到私处的地方,指尖上感觉出湿润的体,阿海心想只需再给她点刺激,那还不手到擒来。阿海开始用手在糖糖大腿间游移,而糖糖则是反地将双腿夹紧,但还是被阿海用力地将她双腿扳开,将牛仔短裙向上拉起到腰部。

    糖糖今天穿的小裤裤适用绑的,这下正好便宜了阿海不费什么功夫就轻易取下糖糖的小裤裤了,糖糖感受到一股温暖柔滑的美妙触感从下体传来,这是以往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阿海的舌头灵活的在唇上舔动,还不时对敏感的蒂施加压力,舒服让糖糖得直哼:嗯唔阿州一听好奇的问糖糖怎么了,糖糖随口说:没有我正再做仰卧起坐。

    糖糖抓着阿海的头希望能减缓一下他的攻势阿州,阿州一听就说:那我不打扰你运动了掰掰

    挂掉电话后,糖糖低声的呻吟着:啊啊哎呀

    她水不断的喷出,道阵阵紧缩,浑身大颤不停,想都不用想糖糖一定是**了,我还真的挺佩服阿海的舌技的呢,居然这样都能将糖糖送上**。

    糖糖坐在马桶上一边喘息一边低声的叫骂着:你怎么可以这样本不守约定吗

    阿海则是的笑着,本想要开口揶揄糖糖几句,没想到糖糖糖这时手机又响了,嘿嘿这次是我打的啦但我实在万万想不到这通电话居然会让糖糖陷入另一个危机,糖糖一看是我打的又不敢不接,但糖糖又很怕阿海又趁此机会毛手毛脚,阿海则是在一旁催促说:快接阿我保证觉不会乱来了。

    阿海这时心理想不会才怪,糖糖还有点他则尽量用平稳的语调接了电话,阿海则是看的糖糖打起手枪来,说真的这幅景象还真的挺秽的,一个如梦似幻的美少女坐在马桶上奖的电话双脚微开露出浑圆粉嫩的双,部还有一丝丝的,糖糖一接电话我关心的问说:糖你去哪了阿,你不是去上厕所吗,怎么这么久啊,而且刚刚打电话给你也一直不通。

    糖糖连忙解释说:撞球场里头太闷我去外头透透气啦,你别担心啦。

    阿海确定是我打来的之后,脑中又出现了坏念头,他已经食髓知味吃定糖糖一定不

    倒贴ok?帖吧

    敢张扬,於是大胆的将糖糖的双腿放在他的肩上。糖糖当然知道他想做什么,但碍於不能出声只能消极的不停的扭身抵抗。阿海见机不可失,一手拿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将糖糖的两片的唇左右一分,只见糖糖两片粉嫩的唇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可爱的小嫩。

    糖糖眼见马上就要惨遭阿海的魔爪,连忙起身想要制止阿海,谁知个动作不自觉得将下身向前一挺,这下刚好顺了阿海的意,阿海扶着自己那耸动的屁股向前一挺,糖糖忍不住叫了出来:啊

    阿海见反抗的力量又稍微的小了一些,身子向前一压屁股卖力一顶整随即没入了糖糖的体内,然后他便开始以有规律的节奏前后抽送,虽然不快但是很有劲,听到糖糖的叫声我好奇地问:糖糖你怎么了阿

    糖糖尽量以平稳的语气心虚的回答着:没有啦刚刚走路时不小心纽到脚啦

    阿海故意笑着说:这么滥的藉口你也说的出阿。

    我问糖糖说:怎么你朋友在一起阿。

    糖糖一听深怕我起疑连忙说:没有阿路上吗总是会有杂音阿。

    糖糖露出一脸哀求的神情求求阿海不要再说了。

    糖糖的嫩比圆圆的更为紧窄,壁紧紧夹着阿海的抵抗他的攻势,阿海见到糖糖那付可怜楚楚的模样更是兴奋,一直不停大力抽,一心要臣服糖糖让她叫出声来,糖糖心想这样下去还得了不用多久一定会被识破的连忙跟我说:凯我这里收讯不好等会我再打给你。

    急急忙忙的挂掉电话,糖糖眉头微蹙,两手紧捉着阿海的手臂,阿海的动作越来越快,而糖糖显然是忍得很难受满脸通红的煞是可怜,糖糖不停拍打的阿海地说:啊你快住手啊快

    糖糖还一边不停扭身挣扎着,听到这几句话阿海反而更是兴奋,不但没有减缓的迹象反而将攻势加强,他两手疯狂握住糖糖浑圆粉嫩的双,不停的柔搓着糖糖的部,阿州秽地说:糖你真紧干的我好过瘾喔

    一面还将越越快、越越深、越越狠,而糖糖的壁则是受到刺激不停收缩挤压,毕竟阿海能耐普通向她这样不要命似地狂抽不止,辈糖糖的嫩一吸就忍耐不住了几个大起大落之后,全身颤抖跟着白眼一翻,卜卜

    阳注入了我糖糖的道深处,阿海拔出前还多顶了两下,才依依不舍将疲软无力的就拔离糖糖诱人美妙的小嫩,糖糖则是摊在马桶上一直不停的喘息,过了良久才从包包拿出卫生纸擦拭着缓缓从嫩中流出的。

    糖糖一边擦拭着一边气愤骂说:你这无耻的小人还不快滚阿海则无赖地说:小美人干麻这么气

    糖糖听完气的拿小裤裤丢他,阿海一个侧头就闪过了,这时收拾阿海以收拾好他的污秽的裤裆,阿海捡起糖糖的小裤裤闻了一下说:这我我就收下了。

    糖糖实在是气极了又拿他没辄,无奈的只能低着头继续擦拭着嫩中流出的污秽物,忽然响起了:咖擦。一声糖糖也没在意,只见阿海拿手机给糖糖看说:你看这图案漂不漂亮

    糖糖一见大为吃惊,只见上头的图案是一个如梦似幻的美少女,露出着丰满粉嫩的双,两脚张的开开的再擦拭着部的,糖糖一看这不是己要不然会是谁,她一时气过头了也不管外头有没有人就大声地说:你很过分呢你给我拿来。

    阿海当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给糖糖阿,阿海恐吓地说:糖糖要是我把这拿给凯看你说会怎样阿。

    糖糖气愤地说:你敢

    阿海说:你看我赶不敢。

    糖糖一听还真怕他真的拿给阿凯看,於是放软姿态说:你到底想怎样

    阿海的笑着说:这样才对吗你只要陪我逛个街我就还你,你想如何啊。

    糖糖考虑了一下就说:好但就只有逛街喔。

    阿海不答只催促着糖糖快整理衣服。

    只见他们从洗手间出来后,就听见有人窃窃私语地说:他们还真大胆呢居然就在厕所搞起来了。

    哇那女的看起来还真骚呢又大干起来一定很爽。

    糖糖时在听不下去快步拉着阿海离开撞球间,在逛街的途中不时对着糖糖毛手毛脚,让糖糖对这男人时再是厌恶极了,但不陪她又无法拿回那张如此羞人的照片。

    糖糖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姊姊会喜欢上这么猥亵的男人啊,他到底有哪点好阿,**不持有,人又丑,真高不懂姊姊再想什么,如果真的算的上优点的话那就是她有钱吧,还有她的舌技还真是一流呢,糖糖心中是这样想着,糖糖实在是逛不下而且又没穿小裤裤,总决得随时都有曝光的危机,於是开口问说:逛也逛过了你手机可以给我了吧。

    阿海推托说:我放车上我们这又去拿,顺便载你回去好了。

    糖糖这时心想阿海居然还有守信用的时候后这还真是难得呢。

    一上车阿海又开始对糖糖毛手毛脚了,不时再糖糖双腿间游移,糖糖连忙制止它的恶行但阿海的爱抚技巧还真的挺了得,又加上糖糖没穿小裤裤阿海能很轻易的去搔弄小唇,而且糖糖刚才做过一次爱嫩还敏感的很,没多久糖糖的私处又开始缓缓流出些出来,糖糖往窗外看了一下发现这本不是往撞球场的路,糖糖急地问:阿海你是要在我去哪。

    阿海只是的笑着说:等会你就知道。

    只见他车越开越偏僻,最后开到一个很破旧的停车场里停了下来,糖糖惊恐的问说:你开到这是想干麻。

    糖糖这句话显然是白问了,阿海贼贼的笑说:你想呢

    糖糖说:你不要太过分喔不理你了我要走。

    糖糖打开了车门阿海也追了出来,从后头揽腰抱住糖糖,手则是不安分的搓揉着糖糖粉嫩的双,糖糖一边挣扎一边喊叫地说:啊放开我想不到阿海竟真的放开了糖糖,糖糖见到这情形也是一愣。

    阿海又拿出了手机在糖糖面前晃来晃去地说:你走啊要是我讲这只手机拿给阿凯看,看她还会不会要你。

    糖糖气愤地说:你真卑弊

    糖糖又说:你到底想时么样啦

    阿海冷笑两声:你只要乖乖的听我的话就好了。

    糖糖:哼一声,阿海将裤子给脱去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说:糖糖过来帮我含一下。

    糖糖听完简直是气炸了,但又不敢不从,阿海靠在引擎盖上,露出她那只短短肥肥的,糖糖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张开嘴含住他的头,阿海忍不住的发出:喔一声,糖糖在帮阿海吹的同时发现到手机就放在引擎盖上,糖糖心想只要让阿海放松戒心就能拿回那只手机。

    糖糖开始使出浑身解数,吞吐出阿海的睾丸,一手托着我的睾丸,一手握着她的,樱唇小嘴将头整个含住,开始用舌头飞快地舔弄她的头,还不时地用舌尖顶入尖端的开口,阿海此时舒服的再也受不了,忘情地把双手抱着糖糖的头,深怕她把头移开似的紧紧地按着,并且开始摆动我的腰去干弄她的嘴巴。

    就再这时候糖糖张口用力一咬,阿海痛的哇哇大叫,整个人缩在地上的小弟地大叫着,糖糖赶紧去拿手机,拿完后糖糖又补上一脚得意地说:王八蛋活该

    糖糖一副得意的模样座上阿海的车将它开走,说起糖糖开车的技术实在不敢恭维,看来这台车被糖糖开过后十之**又得重新整修一翻了,说起糖糖考驾照时发生的**趣事那又说来话长,容我以后再交代。糖糖怕我会担心,连忙打电话给我要我差不多十点得时候在撞球场门口等他。

    我们一群人在撞球场门口足足等了半各小时多才到,而且她还是坐计程车来的,我们看看时间还早,又相约要一起在去唱歌,等我们唱完歌后都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就在这时候我见到阿海一副很狼狈的模样走在街上,而糖糖也看到了,他深怕刚刚的事情曝光,连忙拉着我赶快走,此时我朋友都绝得我们怪怪的,问了一下,我便将她吃过糖糖的豆腐的事约略说了一下,他们听完后每个都气愤难平,扬言说要替我出口气,然后催促着我么赶快走不要倘混水。

    我想想也好,这种人本来就需要教训一下,回到家后糖糖说她累了,要先洗澡,我说想要和她一起洗,糖糖说什么也不要,一直找藉口搪塞,糖糖哄着说:凯乖嘛,人家想要自己洗啦。

    糖糖捏着我英挺的鼻子撒娇地说:你先到床上等我吗

    我兴奋地说:好好哪你洗快点喔

    糖糖见我态度软化,立即急急忙忙的把我推出来,糖糖靠着门喘了一口气,过了一会而才脱去了衣物,糖糖转动着莲蓬头冲洗着两腿间的黏,冲洗一番后糖糖站着淋浴。

    她先将身体冲湿接着涂抹着沐浴,糖糖一想到自己居然和那丑陋又恶心的阿海发生关系,又挤了大量的沐浴搓洗着两腿间的小裂缝,糖糖的十分皮肤光滑细致而且白皙粉嫩,那双圆满结实秀挺坚突而且还充满弹,搓洗一番,糖糖才拿起莲蓬头将泡沫冲掉,才拿起毛巾擦拭残留在身上的水滴,出来时就只裹着一件大浴巾,糖糖直接跳坐在我的大腿上陪我看新闻。

    忽然出现一则新闻快报里头的内容简直让我和糖糖都大吃一惊,报导内容说有一名叫李伟海的年轻人因为和人结怨,惨遭对方十来个人集体围殴,造成身体多处伤害,而且更祸不单行的是因被殴打成重伤倒卧在地,被经过的野狗疯狂的攻击身体有多处的撕裂伤,而且生殖器也严重受损,恐有不能生育的可能,我和糖糖一时都太震惊了,吓的都说不出话来,心想李伟海不就是阿海嘛怎么他会这么倒楣啊想想如果这是报应也未免太大了,我反而还开始同情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