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撞球场惊魂记-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叮咚叮咚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吵醒了我和正在熟睡中的糖糖,揉了揉眼睛看一下时间,靠不会吧现在才六点多ㄚ,妈的咧是谁这么:白目

    一大早就来扰人清梦,糖糖有裸睡的习惯因此现在全身都**裸的,糖糖一付睡眼惺忪的模样绵绵的瘫在我的膛上说:这么早会是谁啊

    我说:算了别理他我们继续睡

    糖糖那丰满粉嫩的部不时在我膛上磨来磨去的弄我舒服极了,心又开始痒养了,早已涨的不像话了,而且一大早欲又特别强,我搂着糖糖在他耳旁轻声的说还一边吹着气挑逗着他:老婆你看人家的涨的好难受喔

    话还没说完就拉着糖糖那纤细雪美无暇的小手去碰触我那涨的发烫,我装傻笑嘻嘻的地说:你看这该怎么半

    糖糖一脸天真无邪笑的十分灿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半呢

    我搔着他痒边说:好啦你就发发慈悲帮帮人家吗

    糖糖呵呵的笑着:好啦好啦你别弄了啦很痒呢

    叮咚叮咚叮咚这是的按铃声又更急促,我和糖糖无奈的对望着,靠这人是没按过电玲是不是啊这么:白目要是被我知道是谁一定要给他好看

    糖糖吻了我一下说:你等等我去开个门不说一定人家有重要的事,才按的这么急。

    我依依不舍的拉着糖糖的手,而她也握的我的手温柔地说:乖吗我马上就回来。

    糖糖随手检起地上的一件宽松上衣套了上去,再从衣柜那拿件丝质的黑色小裤裤换上,就急急忙的去开门了,糖糖走道门前随口的喊了一句:是谁啊

    只听那人回答说:是我阿州啦糖糖

    糖糖听完的那个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即心想这下遭了,该怎么办过来老半天才一边收拾着我的鞋子,将它藏起来,一边回答说:你等等喔,我换个衣服糖糖急急忙忙的跑进房间说:凯怎么办阿州来了啦。

    我心想不会吧这情形大家一起碰面那多尴尬阿,糖糖则着急的跟热锅蚂蚁似的,我心想乾脆豁出去算了,我搂着糖糖说:乾脆我们跟阿州挑明地说,要不然我一直这样遮遮掩掩的私下交往也不是办法

    糖糖犹豫了一下说:不好啦我怕他一时无法接受事实。而且你们又是好朋友那多尴尬阿

    我想想也对,我无奈地说: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糖糖忽然灵光一现:要不然你先多起来好啦

    糖糖看看四周也只有衣橱能藏人,也不等我答应就把我推进衣橱里去了。

    糖糖将我藏好了后才匆匆忙忙的去开门糖唐开门后领着阿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两人许久未见面因此彼此间也少了交集,此时的气气氛就像空气瞬间凝结似的冷到不行,久久都挤不出一句话来,我想他们交往时因该都万万没有想到过两人会变成这么陌生吧糖糖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场面随口问了一句: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州说:我们很久没有好好的聊聊了因此过来看看你,不知道有没有吵到你。

    糖糖略显紧张的说地说:部会啦反正我本来就习惯早起

    阿州感的握住糖糖的手说:不知为何我们怎会变的如此陌生

    糖糖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糖糖缓缓的挣脱开阿州的手,接着起身说:我去到杯茶给你喝。

    阿州一边喝着茶一边随口问着说:听说最近你跟阿凯走的满近的吗,是不是真的啊

    糖糖一听连忙吱吱唔唔的解释说:没有啊阿凯和我们都是朋友多少都会有连络。

    糖糖又说:阿州你别想太多

    阿州说:我没有啊我知道你们是好朋友啊你这么紧张干麻啊

    糖糖做贼心虚听阿州这么说立即反驳说:我哪有紧张阿

    一个起身不小心就将水给弄翻了,溅的糖糖衣服都湿了一大片,阿州一边帮擦拭的一边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要不要去换件衣服。

    阿州看着自己女友的衣服给水浸湿后,上衣变成几乎完全透明,又加上糖糖没有带罩因此能很清楚的看见那淡淡的晕,而糖糖还浑然不觉得不知自己都走光了还噘着嘴说:阿州你等等,我进房换件衣服。

    糖糖现在只穿着一件穿件黑色的丝质小裤裤,而且她那又圆又翘的小屁屁走起路来不时摇来晃去看起来真是感极了,看的阿州猛吞口水裤子里的不断的膨胀

    糖糖进房后连忙将门关上,我立即从衣橱中跑了出来,我无奈的问糖糖说:阿州还不走阿我躲在里头超难过的都快不能呼吸了糖糖捧着我的脸安抚着我:乖嘛你就在忍耐一下吗

    我见糖糖的衣服都湿了好奇地问:怎么衣服都湿了阿

    糖糖噘着嘴说:刚刚不小心弄湿的啦今天真是倒楣楣

    糖糖接着说:我要赶紧出去了要不然阿州会起疑的。

    阿州见糖糖这么久都还没出来就往房间走去看看他再做什么,阿州轻敲了一下房门说:糖我要进来了喔。

    糖糖一听到阿州的声音又连忙把我推进衣橱里,接着随手拿件衣服换上,阿州低着头开着门说:你换个衣服怎么这么久啊

    糖糖本没想到阿州会这么快就进来衣服只套到一半,阿州抬头猛然一看只见一个接近半身斥裸的美人站在他的眼前,看的不禁嚥了一口水,过了一会还才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说:对不起喔我不是故意的,我本不知道你还没换好。

    糖糖拿着衣服遮在前害羞地说:你能不能先转过去一下阿

    阿州一听才傻愣愣的转过头去,说真的阿州这人真的满正直的从不会趁人之危或佔人便宜,所以我有时想想我还真的满对不起他的。

    糖糖穿好衣服后和阿州一起并肩坐在床上,阿州一直用着眼角的余光痴痴深情的望着糖糖,糖糖则是被阿州看的心慌意乱浑身不自在的,阿州鼓起勇气的靠近糖糖,刹那间就把嘴唇凑了上去,佔领了糖糖的感诱人的双唇。

    糖糖先是迟疑了一下,但阿州的动作很温柔一点也不野蛮,糖糖又想起了和阿州初恋时一起经历过种种的美好时光,犹豫间竟不自主的和他缠绵起来完全漠视我的存在,我从厨柜的缝隙之中见到了这画面简直事快气炸了但不知为何还有一丝丝兴奋的感觉,气归气但我能说什么呢谁叫我不是糖糖的正牌男友而我只是她的地下情人而以ㄚ。唉想想还真是悲哀

    阿州和糖糖热情的拥吻,而阿州的手也没闲着,努力的在糖糖身上爱抚索着,糖糖本来就十分敏感,又加上现在身上只套着一件薄薄的上衣,至於里头则是什么都没穿,而且又和阿州不时有身体自然的碰触,才没多久糖糖就像欲火焚身似的,全身软绵绵热烘烘的,阿州把手伸进衣服内搓揉着糖糖那发烫粉嫩的美,弄得糖糖开始不停喘气:呼呼

    糖糖那细緻的瓜子脸也开始呈现潮红状态,整个人无力的摊在阿州身上,阿州让糖糖倒卧到床上,糖糖扭身挣动着,嘴中轻轻的地念着:不要经过一番做作,俩人又热烈的吻在一起,看来这娘们早已忘了我的存在。

    阿州拉高糖糖的家居服,露出那感诱人的小裤裤,隔着小裤裤轻抚着,渗出的水早把小裤裤给浸湿了,阿州不时用中指与食指隔着内裤轻压着糖糖的小,搞得糖糖全身软绵绵,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由阿州轻薄。阿州将手指穿进三角裤脚,水份丰沛得令阿州大为吃惊,那浪水又热又滑,那浪水马上就将阿州的手指浸得湿透。

    他用中指轻触着糖糖迷人的的小唇,才没几下,很快的那两片软就自动的张开了,阿州又伸得更深入一些,发现里头也是湿答答黏乎乎的一片,阿州不停逗弄着糖糖的小豆豆,糖糖是何等敏感的人,哪经的起这样的刺激,弄得她全身直抖,不断扭来扭去,糖糖抓着阿州的手希望能减缓他的攻势,嘴里呻吟着:啊呀轻一点啊啊

    阿州眼见时机成熟,迅速的解开他的拉炼,掏出大巴来。说真的阿州的大还真的一点也不输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看起又又长的巴,大头还红红亮亮的,但比较令人难以想像的事,阿州居然每次都撑不到三分钟,我真是有点替她感到悲哀,阿州低下腰要来想要脱掉糖糖的小裤裤,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床上任人凌辱,心不停的扑扑地乱跳,内心竟还有股兴奋的感觉。

    看到这画面时,我是既紧张又刺激,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手掌在衣柜上:咯咯地碰了一下,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点声响,不知道糖糖是听到了,还是一时想起了我还在衣柜里,糖糖竟开始挣扎起来,提着小裤裤的裤头不让阿州得逞,嘴里喊着说:阿州冷静点你别这样

    但我想这是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会因为女人的一点点挣扎或一些三言两语,就放过这大好的机会所以阿州也不例外,阿州这时早已欲给冲昏头了,拿还会理会糖糖说什么,糖糖不停的扭动身体想要闪躲,甚至想借翻过身来反趴藉此阻止阿州的进攻,谁知竟弄巧成拙,这下刚好让阿州轻易地将糖糖的小裤裤褪到屁股下,露出她又翘又圆的小屁屁。

    阿州把他那又黑又的摆到的股间,抵在糖糖的小外,前前后后的磨蹭了几下,糖糖急忙说:你别这样快

    倒贴ok?笔趣阁

    住手

    糖糖话都还没说完,阿州那又又长的已经了进去了,突来的攻势让糖糖忍不住大声的哀嚎了一声,阿州扶着糖糖细嫩的小屁屁,一次又一次用力的摆动他的屁股还不时发出了:啪啪啪的声响,大频频的快速推进,迅速准确的命中她的花心,干的糖糖气都来不及换,从:啊声转成长长的:喔声,俏脸泛起一片红晕。

    煞那间阿州的动作迟缓了起来,而且双眼呆滞,身体还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整个人紧紧的黏在糖糖的小屁屁上,然后身子微倾,两手抓着糖糖晃ㄚ晃的房,糖糖都还来不及反应只觉花心一热,这时发生什么事相信糖糖是最清楚不过了,阿州显然是又泄了,糖糖无奈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声:唉

    哇靠这也太夸张了吧,前后还不到三分钟阿,老难怪糖糖会如此无奈。

    石头的手也没有闲下来,伸进了小诗的裙里想将她的小裤裤给脱了下来,一小诗简直是湿的一踏糊涂整条小裤裤像泡过水似的小诗察觉到他想脱下自己的内裤很自然地扭动抗拒,石头已被欲火给沖昏了头,两眼发红脑中只想的得要好好发泄一番,他一到裤头一把就将它扯到小诗的膝盖

    完事后糖糖拿着卫生纸擦拭小嫩从中流出的,而阿州则是垂头丧气的坐在床沿边不发一语,糖糖这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想出口安慰他又害怕伤到他的自尊心,正当糖糖想开口说话打破这僵局时,阿州说:糖糖我先走了。

    此时阿州实在没有脸面继续留在这,糖糖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说了句:喔喔

    糖糖起身穿起衣服想要送他,阿州却说:你别送了临走前又加了一句:对不起

    阿州终於走了,我终於能出来透透气了,出来时我故意垮各脸给糖糖看,糖糖跳到我身上,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双腿缠住我的腰,然后在我耳边嗲嗲地说:老公干麻垮各脸吗我哼了一声地说:你还敢问我为什么

    糖糖噘着嘴无辜地说:人家也不想阿,可是阿州硬要上人家,我也没办法啊。

    糖糖撒娇地说:好吗别生气了吗下次我

    我装着有点有点愤怒地说:什么还有下次阿

    糖糖连忙解释说:没有,绝对没有下次了

    我看还是不要逼太紧比较好,我说:算了这次也不算是你的错,但绝对不能有下次喔。

    糖糖点点头的说:嗯

    糖糖刚刚被挑起的欲火可还没熄呢,不停的扭动小蛮腰一前一后的用小磨蹭着我的我的,糖糖那一副又骚又憨的娇态:哥哥人家想要看他那副骚样我的早蓄势待发了准备进攻了,但我还是我取笑她说:你要什么啊

    手指头不安份的在她身上索起来,糖糖娇羞的轻擂我的膛,嗔道:你坏取笑人家人家不依啦

    我打趣地说:怎么阿州刚刚没把你喂饱阿

    糖糖又羞又气地说:不理你了啦总是笑人家然后起身作势要走,我连忙拉住她改口说:跟你开玩笑的啦

    糖糖:哼了一声,我将她紧紧的拥住,火热的双唇与舌头开始向她侵犯,她一时意乱情迷,一双玉手攀住了我的颈子,樱唇乍启,伸出香舌和我热吻起来。

    我迅速解去身上的衣物,将糖糖压倒在床,硬的发烫大自然的顶在小口,阵阵舒服阵阵快感,让糖糖不自主的轻轻扭动屁股配合起来,我作弄她说:舒不舒服ㄚ

    糖糖连忙摆动粉臀,寻找着我的大,求饶说:哥哥你快吗,别作弄人啦

    我:嘿嘿两声,往前一挺,整之大已经全塞进了嫩儿之中,我缓缓地在轻轻抽送,只见糖糖脸上浮现舒服的表情,不停的呻吟着:哥哥哦哦

    只见糖糖半闭着媚眼,享受着美妙的感觉:唉呦啊呀好美呀啊

    在抽动之间,感觉到被温暖紧凑的嫩包裹着,这小里水阵阵,感度十足。我将糖糖拉起换成我仰躺着靠床头上,我最喜欢这姿势了什么都不需作只需坐享其成就够了,糖糖的小蛮腰不停地猛扭狂摇前粉嫩浑圆的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跳动,大在嫩儿里进进出出,每一入就:渍的一声。

    啊啊啊好哥哥人家啊不行了糖糖紧紧着搂着我,下臀配合着猛挺,我感觉逃逃小儿花心阵阵发颤,骚水不停的沖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长长的一声娇唤,底下浪水狂涌而出,**了。

    糖糖无力的扑身到我的怀里,将我抱得紧紧的,我们早休息一阵,但仍然还套在又紧又暖的中,糖糖一脸红晕娇喘地说:人家还想要

    我高姿态地说:我考虑看看。

    糖糖噘着嘴:快啦

    糖糖话才说完就开始摆着小蛮腰扭动起屁股来,早已不顾得害羞了,粉臀轻快的扭晃摆动,小套着坚硬的大巴,舒服的**着叫:好舒服得好深啊好美

    见糖糖如此主动,我也开始不要命的来回抽送,次次到底,糖糖水汪汪的大眼睛微闭着,那樱桃般的小嘴微开一付痴痴的模样,糖糖开始不自主的收缩起小,她的小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而我也已经到达了极限,这时候夹缩的更为厉害,大头传来阵阵酸痲的,巴忽然暴涨,关一松,大股大股的阳疾喷而出,全进糖糖的身体深处。

    我软啪啪的躺在床上,只见糖糖骑在我身上说:你很没用呢人家还要啦

    我瞪大双眼地说:什么我没用

    糖糖娇嗔说:跟阿州差不多

    我一听简直是气炸了,居然拿我跟那各早泄男相比,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怎么行,我愤慨地说:现在就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糖糖呵呵的笑着:人家跟你说笑的啦

    我哼了一声说:来不及了

    糖糖求饶地说:大爷饶命啊

    我和糖糖又历经了一翻激战最后战到疲力尽的双双瘫睡在床,还在熟睡中的我只听糖糖呼喊地说:别睡了啦大懒猪糖糖又推了我几下说:快起来啦人家肚子饿了啦

    我伸个懒腰搂着我心爱糖糖开玩笑地说:不会吧刚刚搞了这么多次你还没饱啊

    糖糖满脸羞红躲进了我的怀里说:你很讨厌呢每次都笑人家

    忽然传来一阵:咕噜咕噜声,我和糖糖着肚子相视而笑,糖糖拉着我的手温柔说: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糖糖随手检起地上的小裤裤穿上又传橱柜中选了一件低腰的牛仔热裤,但比较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糖糖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可爱但里头居然没带罩,我好奇地问:你不穿罩喔

    糖糖随口说:又没差反正只是吃个早餐又没人会知道

    我想想也对,就这样糖糖挽着我的手一起去早餐。

    一到早餐店,我们选个比较乾净的地方坐下,人真的是多到爆,点个东西都过十几分钟还没来,害我的肚子实在是饿的要命,看到报纸更是让我生气,真搞不懂兄弟居然会被兴农给逆转,过了良久我们点的东西才来,正当糖糖要拿钱给老闆时,一不小心把钱给弄掉在地上了,糖糖连忙弯腰下去捡,这一弯腰领口露出了一各大空档,这下收钱的老闆可就大饱眼福了。

    只要经过的任何人都能很容易就从领口看到她两个圆鼓鼓白嫩嫩的房,更何况是站在她的正面的老闆,但比较庆幸的是幸好她的房挺傲人的,紧紧贴在衣服上要不然连那粉红诱人的小晕都会被看光,糖糖抬头一看只见老闆痴痴的望着自己的口,才惊觉自己走光连忙用手手按住了领口满脸羞红的将钱拿给老闆。

    糖糖满脸羞红的在我耳边在我悄悄说:那老闆好色喔偷看人家

    我开玩笑地说:真的吗那我也要看看说完就拉开了她的小可爱领口,说了一声:好大啊

    糖糖:啊了一声,四周的眼光顿时一同注目着我们,糖糖连忙物摀住小嘴和我低着头装作若无其实的再吃东西,过一会糖糖一边捶打着一边说:都你啦丢脸死了

    我搂着她的腰说:好吗对不起啦

    糖糖哼了一声说:算了不跟你计较。

    我们也吃了差不多,正当我起身要走,糖糖拉住我说:等等,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应了一声继续坐下来看我的报纸。

    糖糖走到洗手间前见到有两三个看起来像小混混的人好想也是等着在用洗手间,糖糖也没管他们就背对他们站在一旁等,忽然有个手臂重重搭在糖糖肩上吓了糖糖一大跳,尖叫一声,回头一看竟是那两个小混混,糖糖甩开他们的手,惊慌地说:你们放尊重点喔

    糖糖话都还没说完,其中一个男人的手一巴掌就在糖糖那又圆又翘的小屁屁,还语带挑衅地说:哎呀触感真是一流呢平常个刚毅的糖糖怎可能嚥下这口气,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清脆的打在那小混混脸上,那小混混拉住糖糖的手面带凶色地说:臭娘们要你好看。

    糖糖眼见情况好像不对挣脱小混混的手还转身想走,那人立刻将糖糖拦腰抱着一手继续捏她的小屁屁一手伸进糖糖的衣服那在她两个大脯上面乱抱着糖糖那小混混说:阿光这臭婊子居然没带罩呢,真是的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