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8章 刚愎只用

尼古拉斯赵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准备被执法,并且内心之中万念俱灰的蓝雨,此时则是猛地抬起了头来!两眼之中,充满了惊喜。

    他来了!是的,是他来了!听声音,没有错,肯定是他的声音!王小刁是蓝雨这一辈子最爱的那个人,也是占据了蓝雨心扉的那个人,所以,对于王小刁的声音,蓝雨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听错的,于是,她抬起头,拼命的在人群之中寻找,希望,能够马上看到,自己日思夜想,哪怕是临死之前,能够见到最后一眼的那个人。

    只是,还没有寻找到王小刁的身影,蓝雨的脸色,瞬间骤变。

    他来做什么?

    这是帕塔中维岛啊,他的实力,那么差,跑过来做什么?

    救自己吗?

    不行啊,他是救不了自己的啊,甚至,还极有可能,会让自己也死在这里啊!想到这里,蓝雨大声的喊了起来。

    “小刁,你快点走啊,小刁,你快点走,不要在这里,你救不了我的,你快点走,快点走!”

    红色长袍的男人,此时一脸冷峻的看着台下的众人,怒声吼道。

    “是谁,在这里放肆?

    居然敢说出对帕塔中维岛不利的话?

    乖乖站出来受死!”

    “小刁,不要冲动!”

    闻人星月,顿时感到不好,急忙拉住王小刁的手,皱着眉头对王小刁说道。

    “闻人星月,我没有冲动。”

    王小刁一本正经的看着闻人星月,道。

    “我必须要冲上去,要是迟了,蓝雨就死了。”

    “可是,你这么冲上去,你也会死的。”

    闻人星月大声的说道。

    “没有办法!”

    王小刁拼命的摇头说道。

    “我即便是死,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蓝雨就这么死啊!”

    说完,王小刁拼命的,挣脱了闻人星月抓住自己的手,然后,冲着台上的红色长袍男子,大声的吼道。

    “是我,刚才就是我说的!”

    王小刁周围的人,自然是听到了王小刁的声音,顿时,一个个的都纷纷回头看向王小刁,甚至,还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路,让王小刁能够快速的走到台上去!施展利凌步,王小刁,瞬间闪现在了台上。

    而闻人星月,在见到这种局面之后,虽然深知不好,事情会变得越来越糟糕,但是,她还是紧随王小刁,朝着台上冲了上去。

    “就是你?”

    红色长袍男子,皱着眉头看向王小刁,冷声问道。

    “区区金丹期后期实力,居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你知不知道,凭借你刚刚说的这几句话,我现在就可以将你杀死?”

    “小刁,你快点走,快点走,闻人星月,你快点带着王小刁走,快点!”

    蓝雨此时,冲着王小刁和闻人星月大声的喊道。

    王小刁摇摇头,一脸固执的看着红色长袍男子,然后,又看向坐在那里的青色长袍等人,大声的说道。

    “杀死我,我知道,你想要杀死我,随随便便动手就能够杀死!甚至,你们可以无耻的,杀死在场所有人!因为,帕塔中维岛的规矩,都是你们这些实力强悍的人定出来的,这些没有任何道理的规矩,你们除了用你们的实力来威胁大家服从之外,你们还有什么?”

    “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可言,若干年之后,帕塔中维岛被传下去,即便是后人知道,也不会赞叹帕塔中维岛的神奇,只会唾弃这里,瞧不起这里曾任的那些先人!只会怒不可喝的说,这里的修炼者,一个个都是头脑简单的傻瓜!”

    “放肆!”

    青色长袍老者,此时再也忍不住,怒吼一声,站了起来,怒目圆瞪的等着王小刁,道。

    “好狂妄的无知小儿,居然敢在这里如此诋毁帕塔中维岛,我看,你怕是不知道,诋毁帕塔中维岛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吧?”

    “无非就是一死,能有多么严重?”

    王小刁丝毫不惧怕眼前这个化神期的高手的实力,冷眼看着他,道。

    “你们自己说说,你们帕塔中维岛所谓的规矩,是不是就是你们这些刚愎自用的家伙,定出来的一个流氓条款?”

    “校长!”

    红色长袍男子,此时看向青色长袍老者,道。

    “请允许我,现在就将这个无知小儿当场击杀!”

    “可以!”

    青色长袍男子点点头,一脸冰冷的说道。

    “杀了!”

    “是!”

    红色长袍男子,顿时冲上前,就准备要对王小刁下手。

    “住手!”

    闻人星月,此时大声的怒吼道。

    “我今日在这里,我看你们,谁敢动手杀人?”

    青色长袍老者,此时皱着眉头看向闻人星月,眉头随即舒展开来。

    “原来是你,怎么,你也想破坏我们帕塔中维岛的规矩吗?

    这个人不懂规矩,难道你也不懂?

    我告诉你,你若是破坏了规矩,我也完全有权利,将你击杀!”

    “我并不想破坏规矩!”

    闻人星月冷声说道。

    “他若是真的无力取闹,你们现在将他杀死,我也无话可说,甚至,我都可以自己出手杀死他!但是,在杀死他之前,我们是否应该先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无力取闹?

    难道,我们帕塔中维岛,真的要被人认定为,是一个不讲道理之地么?”

    “他说我们帕塔中维岛不讲道理,难道,这不是无理取闹?”

    青色长袍老者,冷声问道。

    “我为何是无理取闹?”

    王小刁冷声看着青色长袍老者,大声的道。

    “就因为我诋毁了帕塔中维岛,就是无理取闹了?

    或者是说,我诋毁了你,我就是无理取闹了?

    那么,请问,帕塔中维岛的规矩,到底是规矩,还是你们这些实力强大的人们的脸面?

    只要让你们丢了脸面,你们就可以无情厮杀对方?

    反正,你们的实力强悍,杀人根本无需任何道理,想要便杀!”

    “臭小子!”

    青色长袍老者,被王小刁这句话顿时震怒,指着王小刁,大声的怒吼道。

    “那好,我今日,就来听你说一说,我们为何不讲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