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庄万古钓鱼

和气生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床残红碎,铁扇公主瘫软在卧榻之上,庄万古精神却自穿了一袭白衣,来到北岳帝宫的后花园中,后花园中,碧霄正自拨着琴弦,悠悠琴声,庄万古坐在池塘之旁,拿出吊杆,开始吊鱼。

    鱼钩是直的,正是庄万古钓鱼,愿者上钩。

    趁着吊鱼的空闲时间,庄万古一手握着吊杆,一手翻读着情报,现在的四大部洲,与多个宇宙接壤,但多是一些弱小的,不足以为虑的宇宙。正统的还是以四教为主。

    阐教的是南唐帝国,截教的是海上之国截国,大乘佛教的是大天竺国,须菩提在南赡部洲又创了一国,名为菩提国。除此之外,还有小乘佛教的佛国,幽冥教的幽冥国,以及现在虽是,但是已至末年的西唐帝国。

    正是七国并立,七国争雄。

    

    而这二百六十年,也产生了相当多的变化。玉鼎真人已经提前庄万古一步,掌控两大逆天能力之首的时间,步入准教主层次,这差不多就意味着他与云霄的一战,也越来越近,杨戬也已经步入吞天级,墨非的修行还在持续当中,不过看来离挑战幽冥教主,也不远了。修罗人无常势,一人千貌,无论什么情报体系,也无法追踪到他的形踪。

    不过最有趣的,是关于西唐帝国的情报,此时的西唐帝国,已经传承了二百八十多年。此时地西唐皇帝,姓李名柷,差不多就应当是唐哀宗吧,庄万古估摸着。

    庄万古大觉有趣的是,自己太多年没有现身,其它各方势力,现在似乎都在图谋着西唐帝国的大权,其中最想要的。只怕是太乙真人,把西唐与南唐合并,使得势力大涨,只怕便是太乙真人现在的想法。而依据情报上所说,不但是太乙真人,其它的各方势力。都在图谋西唐帝国,申公豹在、灵台方寸山的宁采臣在,大乘佛教的燃灯古佛也在。

    八方风雨会长安。

    没有惊动太多人,这番便由万圣公主一人做陪,前去长安城,若是出动了太多人,只怕会惊动各方势力地探子,连白蝙蝠也没有坐上,而是找了两匹白马,由官道当中出发。直往长安城而去。

    骑马到长安,纵马奔长安。此时的长安城早已没有昔年英武长安城的模样。放眼所至,仍是歌舞升平一片。虚假的繁荣,虚假的和平。找了家客栈的上等厢房住下,长安城虽然有各方势力涌动,但是因为互相牵制,谁都没有动手。庄万古暂时也不打算动手,钓鱼,要让鱼自己上钩,那才能称为钓鱼。所以相当有闲瑕。

    厢房软床之上,美艳无双地万圣公主柳眉轻皱。口中呼着痛楚,一双明眸快要滴出泪来,楚楚可怜,这后头到是第一遭,只觉得火辣辣的痛,而庄万古则是兴致大起,肆意鞭挞,用这后头也是第一遭,待得息后,万圣公主只明眸垂着泪:“就只懂欺负人家,后面也……”说到这里,羞得再也说不下去,以前从来不知道原来后面也可以,而且到了后面也不会太痛,酥酥麻麻的。

    正是: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这些是闺房密戏,平日里庄万古也会偕万圣公主一起游长安,只是两人便如同小夫妻一般,到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在庄万古悠闲的等待的时候,各方势力都在明争暗斗。

    此时的西唐帝国,名义上的皇帝是天佑皇帝李柷,但是真正的权力,全部掌握在权臣朱全忠的手中。但是这权臣朱会忠,倒向哪方势力,现在还未真正的计较出来。袁天罡、宁采臣、申公豹都在里面插了一足。

    昔年两唐分治前议事地朱雀楼,曾扬有大名,故而之后,朱雀楼一分为二,在西长安与南长安,各有一个朱雀楼,这朱雀楼要价极高,但仍是不少达官显贵前去朱雀楼中。

    而这一日,朱雀楼拒不接待认何客人,整个朱雀楼都被包了下来。坐在朱雀楼中的,是袁天罡,袁天罡依然潇洒无比,他相当喜欢这世地模样,青衣书生,比起前世白胡子老头的模样,可是漂亮极了。这番在朱雀楼中请客地正是袁天罡。请的人也极众,有截教的申公豹、菩提教菩提国的宁采臣、大乘佛教的毗卢佛、幽冥教的奈落。

    袁天罡缓缓的折合着扇子,更显风流,坐在一旁的则是广成子,广成子这些年来也功力精进,也不说话,自顾自地坐在一旁,他的责任只是保护袁天罡这代天封神之人。

    过得一会儿,已有人来,来地是个比袁天罡更年青、更英俊、更显风流的青衣书生宁采臣,没有把玩扇子,宁采臣腰负长剑,尽显英气。此时的宁采臣,与二百六十多年前完全不同。被圣人收为弟子,又被选为代天封神之人,掌得紫微大帝留下的紫色封神台,菩提国以及沦为菩提国附庸的紫微国中,他基本算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最近又娶妻娶妾,妻聂小倩美丽如花,小妾娇娆动人。正是人生得意须进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不过见得袁天罡,宁采臣仍是小心翼翼,无论怎么比,他也比不上袁天罡这种转过无数世,不是第一次代天封神的老狐狸。见得袁天罡,他要小心翼翼,努力分辩袁天罡的每一句话。

    相比起宁采臣的小心翼翼,申公豹就是相当坦然,他与袁天罡乃是几千年的对手,熟知根底,根本是一丝不惧。

    而在申公豹身后,则响起这样的话语:“卑下请奈落天帝前行。”贱人奈落大帝,以及现在三界都知名的,奈落大帝的一条狗,向来自称卑下,称自己为贱人的小黑星君。

    对于奈落,就一个贱字也无法形容,但是,现在基本上奈落就是幽冥教主的唯一代理人了,墨非反了,修罗下落不知,

    主也无人要用,总不能用更落的黄泉与幽七尺吧。

    与奈落的贱与阴森形成相当鲜明的对比,毗卢佛则法像端庄,神色肃然,一丝不芶,完全不芶言笑的表情。

    诸位来意都很清楚,都是为了西唐帝国的统治权。当世七大国之一,哪个不心动。又恰好碰到西唐帝国气数尽了,自当灭去,若能夺过,势力大进,便是庄万古由元界回来,也可以推说一声天数如此,只是顺天而为,奈何奈何。

    西朱雀楼中,诸位正在商议着,所谓的商议,是找出各自的底线,找出各自的弱点。又是一番明争暗斗。

    西出长安城,有一片荒山,荒山之东有一湖,正当夏日,湖中莲叶正茂,也有莲子、莲花,一叶轻舟,驶入莲叶当中,舟首银发白眉之人正在专心垂钓,一拉钓杆,直的钓杆也钓到了鱼,而且是数尾大鱼。舟中行来一个娇艳的美少妇,半抱着银发白眉之人:“帝君。”

    见得此景,幽七尺魂飞魄散,北岳帝君回来了,北岳帝君由元界回来了,只是未等他要用,发现银发白眉之人手持画弓,正对准自己,弓上无箭,但是却可杀人。

    所谓惊弓之鸟,实非鸟被弓惊而落,乃是以无形之箭伤敌。

    “我有两个问题想知道。”庄万古淡淡的言道:“如果回答了。便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不回答,只有死。第一条,幽冥教主是不是打算出山了?第二条,你们探到了墨非地行踪没有?”

    “对,对,幽冥教主打算出山,墨非的行踪是探到了大概。但是不详细,靠近墨非的,都被墨非一一斩杀,无有活命者。”幽七尺连连道,同时也知道,自己的性命算是保住了。在天下的英雄或者枭雄当中,一切为了利益出发,说话可以不算的人很多,但是无疑,北岳帝君是信誉相当好的一个,言出必行,这就是北岳帝君的信誉。

    庄万古放下画弓,随手一抓,留了幽七尺地性命,只是让其暂时受制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应当可以完全自己的钓鱼了。一边是其它势力要谋夺西唐帝国。一边墨非与幽冥教主的决战越来越近,两桩事情同时出现。不过庄万古一点也不急,自己现在是身在暗处,身在暗处的人,行事什么的,总会比身在明处地人,要方便许多。

    “出来吧。”庄万古突然绞起银眉。

    “不错,越来越厉害了,比我晚入准教主这么多年。居然可以查觉到我告近了。”荷叶之中长出梅花,纵是夏日天气。墨非白衣如雪,轻轻的拢着自己的头发,无限悠闲。

    “恭喜你,从元界归来。”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墨非的法力,要比庄万古还精深得多,看来这二百六十年来,他也没有虚度:“正好来得及观看我挑战幽冥教主那一战。”

    “说起来,你的西唐帝国,现在被各方势力当成目标了。”墨非跃上船来,发现墨非越长越俊美了,纵是身为男儿身,也不会比万圣公主差上什么。黑发俊脸,丰神玉润,皮肤晶莹剔透,折着梅花的十指修长白晰。

    “我回来了,他们自当一一走人。”庄万古淡淡的言道,很平淡的声音,确确实实,如果听到庄万古回来了,只怕这些人都会乖乖的自己走人,北岳帝君地威势,连准教主级的乌云仙都击杀了,这种凶残程度,只怕没有多不和人敢不避:“我现在只是在等,等着看哪个最大胆,就挑最大胆地那个来试刀吧。”

    “这便是庄万古钓鱼,愿者上钩。”

    “说起来,对于幽冥教主,你有几分把握。”庄万古银眉舒展着问道。

    “没有把握。”墨非躺在梅树上,躺在梅花之间:“幽冥教主很强很强,若不是如此,昔年他也没有勇气指使一干人与老君做对,不过没有把握也要打,如果什么挑战都是有把握的,那也太没有意思了,挑战,本来就应当是没有太多把握,在绝处逢生那种刺激地快感,才是追求的。”

    “说起来,这二百六十年间,我各路挑战,未逢过什么败迹,只是有一场战斗,只斗了三招,我就知道我败定了,果不其然,第九招就败我,对手很强大。”

    “对手是谁?”庄万古银眉绞起,墨非此时也是准教主当中的中强角色,居然会九招被败。

    “大日如来佛。”

    大日如来佛吗,庄万古微怔,通天的四大弟子之首,有这样强悍吗?庄万古的眼中,微露出兴奋神色,看来准教主级的顶级人物,与一般的准教主差别也相当的大,有了更值得一战地对手,自然高兴。

    墨非也很高兴,败于强悍的对手之下到没什么,只要享受了战斗过程,便是败亦无所谓。这回他挑战幽冥教主何尝不是如此,幽冥教主,那个雄伟如山、如同魔神地男子。

    幽冥界中,常年的黑暗永远弥漫着幽冥界,并没有太多的阳光,幽冥界中的幽冥宫,更是幽暗的所在,黄泉进入幽冥宫时,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面对的是一片黑暗。

    “查到了墨非的所在吧?”

    “查到了大概所在,不过具体所在就查不到,修罗的所在查不到。”黄泉诚惶诚恐的言道。

    “修罗就不用查了,他的一人千貌,以你们的手段是无法查到的。”幽冥当中的幽冥教主微微叹了一口气:“差不多了,就去会一会墨非吧,看看昔年我之下的人道执掌者,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待得黄泉退后,幽冥教主终于现身,居然是一头的银发,白色的眉毛,气质与庄万古相当相像,只是多了一份狂傲,敢将天地踩在脚下的狂傲。看模样只有是个中年帅哥,唇红齿白,身着银衣,留着刘海,鼻梁高耸,唇角极薄,自有种邪异非常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