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洛裴夏。」

    「什麽」女人不明究理的抬起眼。

    雅瑟回过神,注意到她的眼眸色泽不如自己想像的纯黑,而是带了点透澄清亮的褐色。

    那里头闪烁的光很是神秘而深幽,就像是那海洋,一望无际的,只让人有了更深的念头,就想这麽一头栽进,好挖出更多更多耀眼宝藏。

    他边这麽想著,一边不著边际的退了一步。

    笑得一脸和煦自然──对於自己心中那点古怪情绪,一向聪明过人的雅瑟神父决定先压在一旁。

    他解释道:「洛裴夏是一种菊花的别名,在我的家乡,爱波切那儿随处都是,你身上,有著和洛裴夏一样的花草香气──」他眨眨眼,幽默道:「希望你别以为这是我想要搭讪的别脚理由。」

    「喔,是的,当然不过───你是亚特兰斯人」女人猫眼一瞟,顿时熤熤生亮了起来。

    见他一脸吃惊,她即刻笑得像个孩子般的稚气,有著说不出的可爱。

    「通常我这麽说时,很少有人能猜得准我是亚特兰斯的──」

    女人轻轻摇头,那束在後头的马尾随之晃出美丽的弧度,雅瑟迷惑了,心想道:果然,东方的女人都是谜,不过是这样单薄娇小的身,怎麽可以有这麽多变样貌

    他已猜不准她的实际年龄,也许────她比自己还要再更小一点。

    「我很爱看书,前阵子才翻过一些旅游书,听说你们那的雪景十分美丽。」

    「嗯。」说到这儿,雅瑟的脸上划过有些梦幻的神态,「是的,我是说,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去看看那儿的冬景,大镇上都会举办各式各样的游乐会──不过我本人是更建议当个你当个背包客,找个有趣的向导──又或者直接拿著当地书店买来的地图本,远离人群,乱走乱逛───」他耸肩,「那也许会让你更流涟忘返。」

    女人听完後,虽仍是唇角含笑,可雅瑟却突然觉得,那笑意不知怎地,褪色不少。

    「或许吧。」她摇头,立即拉回原来的问题。「我看你似乎是刚到不久,怎麽了吗,你原先是打算想到哪去」

    他心念一动,连忙道:「是了,请问你知道梅洛林的宅子怎麽去吗当初接到老太太的电话时,其实有些担心──怕是地址搞错了。」没说的那一句,该是就怕是一场恶作剧电话──突然在一天下午,接到一个神秘老人的电话说是要出全资在一名不经传的小镇上捐给教会一座教堂,只是对方指明要雅瑟神父来负责这一区──这样没头没尾的天外飞来一笔,任谁都不得不怀疑这会不会到最後全成了一场空。

    不过,那梅洛林老太太就怕他们不答应,那几日的电话差点就没成照三餐打,拗不过老太太的坚持,雅瑟这才答应了被远调至这儿的任务。

    虽然说这里偏僻归偏僻,但是若是好好掌控得宜的话,他也许会有更好的转机也说不定。於是乎雅瑟d肯尼塞亚来了,历经千山万水,几乎是跨了半个洲,他才正摩拳擦掌的准备在这儿大展鸿图───除了要先见到梅洛林老夫人之外,雅瑟可从未想过,自己又还会在半路上,遇见这样一个带著风韵十足的东方女子。

    是惊喜,又或者是惊吓的开端──

    在这个时候,阳光灿灿的照耀下,雅瑟乐观的以为,这不过是一场小镇的美丽邂逅。

    又见的女子被他逗的笑豔如花,「不,梅洛林老太太我不算熟,但这儿的确有这个大家族在,听说是70年前的新移民风潮,让那原本是俄罗斯贵族的他们来到这儿落地生,听镇上的大妈们讲,那一家子直到现在还是保持著神密的贵族低调生活,你走的路没错,过了这个上坡道,你会看见一个红树林,弯进去,顺著那路道走下去,很快你就会看到你的目的地。」

    「谢谢你。」雅瑟伸出手,真诚的说,「我叫雅瑟,同时也是以後镇里教堂的新神父。」

    「啊──」女人吃惊的与他握手。「雅瑟──喔,不神父,我真没想过,神父也有你这样年轻的」

    亚瑟不介意的摇头,同时也有些讶异在这样豔阳高照下,女子的体温还会那样冷若冰冻。

    他解释道:「那是因为我之前是我们大教宗所领养的孩子,从小跟随著教宗的步伐,我自然跟随著&l;父亲的道路而成了上帝的跟随者──不过,你也别被我一张娃娃脸给欺骗了,我早已离开大学多年,明年就要三十了。」

    不知道为什麽,亚瑟下意识的就想一股脑儿的把自己的身家来历等等全告之给这女人清楚知晓──

    即便到了最後要分手之後,他才恍然,自己讲了许多事情,却就忘了该问起最基本──

    女子的真实姓名。

    过後他开著车,顺路而上。

    对迎面而来的林中美景视而不见,他轻轻的抚著自己的唇。

    「洛裴夏」

    不知怎地,最後那一刹那,心思全围在这儿上头打转了。她该戒的

    也许就是这一场止不断的**混战。

    清早起来。水茵一睁眼,就见到一片漆黑──

    她愣愣的躺在床上许久。

    听得隔了一层窗帘外的鸟啼声,她想,原来自己还活著──

    还有呼吸,还有心跳,也还有脑子。

    这世界没有变,她也没有变。

    当然,男孩们除了一个个转变为在各自专门领域发光发热的成功人士外,其实对她来说,也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真好。

    她心想。

    任泪水在黑暗中静静的流出。

    刚刚未完全清醒过来时,她还有一瞬间误以为自己瞎了,是再也看不到这丑陋而复杂的世界。

    直到在一片静默的气氛里,听得自己那腔内的阵阵的跳动,她才意识到这人事物并未有任何变动,今日,跟昨日没什麽不同,和前些年也没什麽更动过。

    她还是在这儿。

    还是一样,是他们的,禁脔。

    真好。

    她再叹。

    转过一个身,她捂著自己灼热的一双眼,任那一片湿意,划过手上,指尖,再滴到枕头上。

    她梦到少年了。

    几年过去,她的心跟身,早已千疮百孔,老老垂矣。

    却在那梦中,深幽之地。

    见到那个爱笑少年。

    他转过身,回头一笑。

    依旧是爽朗如蓝天,如阳光,那样感动人心。

    她站在另一头看著,只觉得自己那悲惨的灵体得到了半分慰藉,几分救赎。

    怎麽会呢

    在她误以为,此生再不相见的时候,为什麽

    还要再这时令她想起他呢

    他帅气依旧,俊美依旧,而那一身美好之璀璨灵气,一如从前过往。

    相看许久,她愣愣的望著,痴痴的看。

    「元华」

    她轻轻的喊。想再更往前一步,却发现面前是一潭深不可测的湖水,她心口一震,竟是微微惧怕的往後顿步。

    「水茵」

    他轻轻道。「既然害怕了,就别过来了。」

    她看著少年,极便如此,他为何还能这样笑得云淡风清呢

    为什麽不怪她呢

    都是她害得他走上这样的绝路,死得如此的漆惨──为什麽他从不恨她直至现在───

    她懦懦的跪在地上,突是忍不住搥著自己──早已哭得无法自己。

    「对不起,元华我、我我很抱歉我」

    水茵不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些还有什麽用,她明知道这一切是梦元华早就已死了,下了葬,本就不可能会再出现更不可还会笑得如此温暖而开怀──

    可这一切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就好像少年真的就在对岸那方,遥遥相望。随著他们每回见面的情况不变,他眼底的宠溺多真,嘴角的笑意多深,那高大俊美的身子在风中,雾中健康完好的令她开心的泪流不止。

    对於她的失控崩溃的所有情绪,少年不阻止也不出声安慰,当水茵泪眼茫茫的看著他时,他叹气:「看得你好,我很高兴。」

    她摇头,想反驳什麽,却在失魂落魄下,喃喃道:

    「我有了孩子我给她取名为元华姚元华。」

    少年眉眼更弯,就像是那暖溺,已溢满他一身之外。

    「水茵」

    「我不怪你。」

    倒贴ok?sodu

    「真的」

    「答应我,你会过得好好的──」

    「可以吗──」

    水茵猛地站起身,大喊著「元华,你要走了吗你要走了吗──」她看得那对边的身影越来越远,再度分离的恐惧布满她整个心田,慌慌张张下就想什麽也不顾的踏水而去,却见得那头浓雾一起,自己这儿的脚下才湿,便听得那湖中冒出古怪的泡泡声,瞬间她还来不及挣脱,便被那股突如其来的强烈力道用力往下一扯,她啊了一声,却是抽空了所有恐惧的直接往下坠落不停──

    直到她右腿猛力一抽,她才陡然睁过眼。

    才发现原来自己哪都不曾去过,房间外头早已天亮,屋内仍是一片黑,仍是只有她一人,独自一人。

    缩在那角落当中,无声哭的无法自己。

    无所谓了。

    她泪眼茫茫的想,全都无所谓了

    反正一切的一切,不也都习惯这麽过了吗

    还有什麽不满足呢

    她苦涩一笑。

    床的那一角落,隐密处,是她顺手一塞,那吐过一团血渍的纸巾。

    融在那黑暗中,如此隐讳而无息──电视里,晨间新闻正在播报著田氏企业昨日为了慈善募款餐会宣传的访问片,听说是为了打击犯罪,救助雏妓的主旨而办得国际餐会,地点在乌克兰,受邀的宾客不少都是国际上顶顶有名的政商名流,除了一方面是为了强话田氏企业与当地企业结盟的形象外,另一方面,当记者在访问田氏现在最引人注目的俊美双生执行长与副执行长时,才得知道说其实他们当初会想要举办这项善举,更是因为他们在将心比心下,所感同深受举行。

    记者感兴趣的问:「喔,我记得两位执行长都才刚结婚不久,怎麽会突然之间会说出感同深受这样的话来呢」

    穿得一身深铁色西装哥哥田义出现在镜头前,笑的一脸得意却不失稳重:「就是因为家庭关系很幸福,所以对於近年社会来多起儿童受害案件才感到心有凄凄,当听到受害者的年龄有越往下降的趋势时,我们真不敢想像,要是我和尧的孩子们不幸遭到被人口贩子拐骗,还被卖到异国──遭受这样的对待我们实无法想像那时我们为人父的心情又会是」

    水茵这时已下了楼梯,对於电视里俊美无畴的男人们,自是掀不起半分涟漪,看也不看一眼的直接走过餐厅。

    此刻已是早上十点钟,家里已来了钟点佣人进行例行的清洁工作。

    当一位女佣上前来询问她今日想用点怎样的早餐时,原本方才才出现在电视上头的男人之一早已逗著怀中的小女婴,从另一头窜出来。

    「早,睡得好吗」

    田尧小心的欺过身,在她额边落了一吻。

    水茵微微一笑,视线忍不住往宝宝方向看。

    孩子的体温,她舒了口气。

    「总算不再烧了。」

    这几日来,宝宝日夜颠倒的作息,害惨了所有人,好不容易想了个法子纠正掉宝宝的生理时钟後,却不料到在这样温暖的气候下,小元华还是意外的生了一场病。

    水茵的状况没很好,那会儿田义和田尧及肖和砚玩得太凶之故,使她不得不在床上躺上好一阵子,康楚虽然最近忙归忙,但是该发得怒火及该心疼的一个都不落下,先是将田义三人狠狠教训了一遍,并再度勒令他们别再把水茵的身体不当成事的话,他不介意直接促成他们终生的不举,而後请了近一个月的长假,好好陪在水茵身边帮她调身子。

    水茵那阵子常看著康楚忙进忙出,不免想起近几年几个大男孩发展────譬如康楚,前阵子又救活一个原被先告脑死不治的年青人,那几日新闻报得真大,当他们几个聚在一块时,水茵和他说起这事,男人却是稚气的抖一抖肩,轻声说著那不算什麽。

    田家兄弟更别提了,从年少到现在,从来都是大夥的主心骨,领事者,当年和元华斗得最凶狠的也是他们兄弟俩,如今捣鼓自家的生意更火热,除了不断朝生技创新研究的方向开拓疆土外,对於教育事业他们同样也一直不遗馀力进行拓展及多元化延伸,现在听说他们回学校去时,大家都已称他们为田校长,水茵後听闻,不可置否一笑。

    莫森的家族原本在日本的政商关系就已十分深厚,在他平息过那一大家子的家族继位纠纷後,担任本家之家主这几年下来,莫森更是已将其势力扩展至日本各地的黑白两道,无往不利,还加上他拥有一副聪慧过人的管理头脑,於是乎前年首相改选後,他还应邀承下担任经济部长小田正夫的促进经济发展小组的组员之一,成为政治圈里头资历最浅,但是却没人敢质疑他实力的一位能人。

    肖和砚并没有走上与外交官父亲相同的道路,反是选择从基层做起,从小民代一路爬到国会议员,因他的口灿若莲,且条理分明,鞭僻入理,常驳得对手哑口无言,於是在议会上看他大放异彩已不稀奇,重点在他的好本事就是还能把一番话说的十足讽刺,很够大快民心

    外加他皮相极佳,气宇非凡,近年来,说他为政治圈内的发热、人气王,可一点也不为过,小市民看得他在电视上右打罪犯,左批贪官,很是解气,许是这样的乱世,成就了他的雄心壮志,但也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个很好的治国良相之一。

    不过,那当是表面上,私底下那些风生水起的暗事,他多少也不得不走过一些,水茵知道了,曾经有劝他一次,男人潇潇一笑,就不知有没有听到心底。

    而季子程终在前一年绝地反攻後,一举夺下家族企业的主控权,对於长年欺压自己的两位亲大哥,他将经年累积下所受到的每一点每一滴,全都以十倍之方式予以好好奉还,当然这过程当中,黑耀天及田义出了不少狠毒的主意。

    等到过了很久,水茵曾听到他们在书房中讨论到谁谁谁已疯了,另一个则是不堪虐待,吞玻璃死了云云

    不论怎样,男人们的确都很有所成。

    这样一比下来,发现自己除了依付他们生活外,似乎一点变化也没有。

    也许,唯一改变的,就是她眼角的一点皱痕,还有岁月侵蚀下,不再青春活力的气态。

    那会儿,她病焉焉的看著康楚,有些迷茫的道:「我老了」

    语气中,有著疑惑,但更多的,是对自身的不确定。

    男人的手一顿,将那汤药碗一放,回过头的脸笑得依旧是那样款款动人。

    也只有再面对水茵时,他的神情,才不会那样冷酷,那般苛薄。「不,水茵,你不老,一点也不。」

    他执起她的手,对照著他的黝黑以及那指上的厚茧下,她的手指个个细润圆如珠玉,光滑且白皙。这些年以来,男人们在吃穿用度上,替水茵费了不少心思,滋补养颜的东西,从没一天断过,那些擦的吃的保养品用起来像水一样快速的流去,但留下来的,却是造就了女人一身的凝脂雪肤,不老容颜,横看竖看,女人还是像多年以前看到的一般,令人心折,同时更添占有欲念──

    「水茵,你这样很好,你慢慢老──而我们则在後头加速追过你──现在出去,没有人再会觉得我们间的不相衬,你永远也别再说自己老,瞧瞧你的肌肤,比那丝缎还滑,比那珍珠还耀眼,你怎是老──而是变得更漂亮、更有富贵气质。」

    他边说,边细细的搓暖她的身的温度。

    明明看见他眼底陡升的欲火,却迟不见他再有太超过的举动,他只是细细的啃著她的纤指,一点一点,那阵搔痒感已渐扩散在她心版之上,血管中,以及那微蒙的视线。

    她知道,他在顾忌她的身子,於是即使有所求,他也只能这样碰触,了表慰藉─

    她有些难过,心底发酸。

    这样的一个出色男子,真不该为了她这麽费尽苦心。

    「康楚」

    她不确定的唤著,看著他缓缓嘘了口气。之後朝她轻浅微笑,恍惚间,她又以为回到最初,他还是当初那个拼了命想对自己父亲证明自己不是个替代品的爱娇而脆弱的少年──

    如此他父亲都已经死去多年了,为什麽少年当初的坚持却始终没有变化过。

    水茵想了再想,而一些还想问的话,不知怎地,全都吐不出来。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