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所给予的,她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曾忘记。

    曾经也有想同归於尽的念头,但是就如元华所说的,男孩们的来头一个比一个难搞,她还能拿出什麽斗软弱如她,本就承受不住男孩笑脸下歹毒的那黑暗面。

    这一点一滴的相处中,她恨著他们,却又莫明的生出同情──

    是了,同情

    女人最该死的天。

    当看著季子程被秘密抬著送入何家的医院的隐密休养室中,她怎会看不到那背上的刀伤与烟疤他的嘴边满是血迹,眼角上的瘀青让原本一个好好男孩看起来比猪头还不堪。

    怎麽会这样

    她怎样也没想过她会撞见这一场景。

    焉焉一息,而不是满嘴脏话,见她就动不动发情的小色狼──

    这还算好咧

    老师还没看过以前季子家那两大哥更狠的手段勒

    做了两次肛裂修复手术,还有右掌险些被砸断,大概是用烟灰缸

    季子家的那兄长,在十岁时就把季子抱上床大玩sm游戏。

    她听著莫森的话,心里顿时更加复杂。

    十岁呀

    她那时至少都还在母亲的保护下活著──

    以及莫森那是搞得自己夜不能眠,日不得起身的病焉焉。

    差点要把自己的脑子烧坏掉时。

    他睁著疲软的眼,笑看她:

    老师,这病非得来这麽一遭不可我父亲那个在日本的家族现在正为家产弄得不可开交,如果我不装病,他们就肯定会在我心口上开洞

    人死了,什麽也就没法做了,不是吗

    肖和彦曾跟她说:老师,你真以为我们无所不能惯了对不

    当何康楚再一次被自家老爸用热水屏迎面仍过时,他虽有躲,但还是被那溢出的沸水烫伤的左臂。

    康楚拉著她,可怜兮兮:我怎就那麽不招人疼嘛我只不过顶了一句少拿儿子当老婆替身他竟然就这麽毫不留情的丢过来

    早知如此,他早该在那一年,把我掐死算了

    这一幕幕,看著水茵眼底,渐渐地,连她都已失了原初的本意。

    尤其当少年熟睡时缠著她,低低的梦呓:不要走冷

    那时,竟也让她推开不得──

    当男孩强行介入她生活时,她又何尝不是被他们带入那看来美丽得让人钦羡的童话世界中最残酷而噬血的那一面

    她怕著、恨著、痛著,却又在隐隐约约中感到舍不得。

    你想死吗

    肖和砚问起。

    她眨著茫然的眼。

    少年的手指抹上她的一点唇。

    活下去吧,就算是为了我们──

    她仍旧沉默。

    或许也没人想听她内心真正的答案。

    她仍旧躺在床上。

    然後渐发现到客厅外头传来一片跃动亮度。

    她有些吃惊。

    起身走出房门──

    黑暗的客厅里,少年坐在沙发中,静静看著电视。

    见到水茵从房间出来的身影。

    冷眼对水眸。

    之後又是漠然错开。

    如今水茵旧家里头漏水的地方早已经被修补完全。

    而陈旧的摆设与地毯全换过昂贵的名牌的欧美家俱组。

    一学期将至,水茵的家早已脱离过往的残苦清贫──

    有点讽刺又是心酸,她却始终不愿去往以身侍人的种种衍生问题。

    来者,是黑耀天。

    那个素来不掩饰对水茵厌恶的男孩。

    如今,也来了她家──

    男孩们各自都有水茵家的钥匙,本来是要求水茵搬走的,这破旧的屋子简直比他们的厕所还小要不是在水茵的坚持下,男孩们才勉强暂不撤调这休息处。

    而通常他们要来时也都会先以电话通知。今天黑耀天於深夜到访,虽然有些古怪,但水茵隐约也晓得──

    她转头看向晶幕,而映像管内映出的,正是元华那张明媚笑脸与魔鬼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魔鬼──

    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何谓年少。

    青春的,舞动著,张扬著,飞跃著──

    动人的风采。

    神赐的恩典,恶魔献上的贺礼──

    还有著,偏离光明的,那是隐讳的,忧郁的,暗眛不清的。

    倒贴ok?全文阅读

    一如眼前的少年。

    黑暗底下,那略愁的侧面。

    雕刻的轮廓,在影混著中,与光透出绝美的角度。

    淡淡的,低调著,静静诱发著动人心弦的调调。

    他拿著杯子,优雅的,高贵的。却是很秘密的;透出一股深沉的哀伤。

    谁说,

    年少不识愁滋味。

    眼前的黑耀天。

    多麽美丽而那样忧抑──不淡不稠,映出了叹然的氛围。他略一抬眼,月光般的昏黄落在那半脸上,而後凝结成一股力量,覆住彷佛永恒地空漠与无常。

    她看著他瞥过自己一眼後,视线再度移回电视中。

    其实已经是拨放了一整天的新闻。

    关於柴家,现任的总统一家人,为表善意与一国之礼,和邦交的d国总统一行人出与国宴的相关记录。

    电视上的少年,扬著有礼而漂亮的笑容。

    缓若破冰之春风,暖开了所有人心。

    元华的举手投足,已然是大家风范,在不经意的眉眼波动间,强而有力的散发著一身的光彩与魅力。

    而跟在他身边,则是一位十分出色,且动人万分的娇俏异国少女。

    她的身份显然尊贵,为d国总统之女。

    爱莉儿,人如其名,是为人见人爱的可人儿。

    甜笑眨眼中,她炙热而奔放的眸光始终的追随著身前的男孩。

    记者们对於这一对漂亮的金童玉女,倒也未苛刻太多。

    提出的问题柔软而不尖锐,再加上元华妙语如珠的回话,更使得今日的新闻台幽默生动不少。

    听说,爱莉儿与元华自小就玩在一块。

    不论是出於政治或是私人因素。本身就以外交官身份起家的柴家与d国现任总统交情够,早已是国际上众所皆知的事实。

    「华儿一毕业,就要出国留学了。」

    她转身,没想到黑耀天会突然说起这个。

    男孩的目光始终没再对准她,使得水茵误以为,那不过仅是男孩的自言自语。

    男孩却又道:

    「我看著他,已经整整十五年。从最初到现在───」

    「没见过比他更善良的人了。」

    这水茵也知道。

    文质彬彬,仪采翩翩,享尽一切权贵,却是那样让人如沐春风,扣人心魂。丝毫不让人倍感於他身上光环所带来的压力。

    所以人人都喜欢他,不光是为了他与生俱来貌美,而是一种由他内心里所散发出来高贵的情。他良善,聪慧,体贴而迷人的风趣个,以及对於家人或朋友都是如此真诚而不虚伪。

    对好友来说,他是夏日中的那道清流。

    对家人而言,他是春季里的那股凉风。

    而对黑耀天,则是男孩心底最美丽的风景。

    他与他在秋日相遇,经过冬的洗礼後,少年之於另一个少年,遂成了心中最贴近永恒的完美人物。

    经过岁月与时光的延伸再延伸。仅管不是毒,少年仍成了另一个戒不掉的瘾。

    即使明知道始终会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天道来,原先过多的心理建设,到头来,还是这般的不堪一击且脆弱不已。

    否则,男孩也不会在此沉静的月色当下,悄然来至这块角落,黯淡心哀意软───再不复平日冷然。

    或许会结婚,又或者,那已是既定的事实。

    水茵不语。

    再知道这项事实时,她不觉得自己该起太大的波动。

    元华是光,照在自己身上最温暖而贴心的一道光芒。

    迟早会分开的──

    之於少年,之於她。

    没有谁是谁该相守到最後的责任。

    「我讨厌你。」

    她微笑。

    少年的指责纯带著任。

    「我知道。」

    她心底放软。

    拿过他手中的杯子。

    「你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少年沉静了。

    在夜的拂盖下,他少了平日的冷然或是不好亲近的子。

    此时他,也不过是个软弱的孩子

    今日的清晨,似乎是迟了。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