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杀人夜(2)

李狂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哼,我道是什么人?原来是一条刚刚踏入斗灵境界的杂鱼。”

    远处传来一道豪迈的男声道。

    “哈哈哈,加列族长别来无恙啊!”

    一道高大威猛的身体拎着一把长刀堵住了大厅的大门。

    “你,萧战!原来是你,萧战!”加列毕目光呆滞地抬头看着萧战道。

    “哈哈,是我。加列族长找这条咸鱼来干嘛?为了对付我萧家嘛?”萧战轻蔑一笑道。

    “萧战,你别得意,你......”

    原本目光呆滞的加列毕仿佛是被萧战的轻蔑笑意所激怒了,眼神瞬间凌厉起来就准备对萧战破口大骂。

    “噗呲!”

    一道白光闪过,刚刚想说话的加列毕瞬间人首分离。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萧战收刀而立,微微一笑道。

    厅外,三长老带着几个族中好手冲了进来。

    “族长。”

    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三长老向萧战拱手请示道。

    “加列毕已死,将他的尸体拖出去让加列一族的人看一看,让他们放弃无谓的抵抗。哦,对了,还有这条咸鱼的尸体也一起拖出去吧。”

    萧战踢了踢地上白袍男子的尸体示意道。

    “是。”三长老等人回道。

    厅外,藏在暗处的萧炎一道气劲打去,将与萧家演武堂总教头萧振对战的加列家大斗师的凶险一刀打落。原本情况危急的萧振见此情况眼前一亮,一剑划过收割掉了对战大斗师的性命。

    “老师,看来局势已经差不多了。”萧炎对药老低声道。

    “嗯,你父亲那边也差不多了。”药老慢慢收回了放在萧战身上的目光。看着场中渐渐消失的厮杀声轻声回应。

    “加列毕已死,尔等速速放弃抵抗!”

    “斗灵强者已死,尔等速速放弃抵抗!”

    三长老拎着加列毕和白袍男子的尸体高声怒喝道。

    “哗!”场上本来就是衰弱得不像话的抵抗立马就都停下来。

    萧战走出大厅,看着萧家精锐押解驱赶着加列家的俘虏,对着一旁的三长老面带轻松道“不知道大长老和二长老那边情况如何了?”

    三长老抚须大笑道:“有山大人跟着,进展应该会非常顺利。”

    “也对。”萧战失声一笑道。

    奥巴一族的驻地,一片片残垣断横。

    惨烈的厮杀已经继续,到处横陈的尸体似乎在诉说战事抵抗的激烈。

    “萧天,萧地,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袭击我奥巴家!”

    奥巴一族的族长奥巴帕脸色扭曲愤怒地指着萧家大长老和二长老。

    “哈哈哈,奥巴帕,我们怎么不敢!你以为你和加列毕搞得那些小动作我们萧家都不知道嘛?当我们萧家是傻子不成?我们这是先发制人。”大长老满是鄙夷地看着奥巴帕。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萧家怎么会一下子出来两个斗灵强者,这不可能!乌坦城已经近二十年没有出过斗灵强者了。”奥巴帕像是吓傻了一般,不停颤抖。

    “哼,萧天,你跟他废话什么,给我杀!”二长老一身怒喝,挥手示意道。

    眼看着奥巴一族的族人损失殆尽,奥巴帕像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定一般,失去理智地大吼道:“虚大师,虚大师,我奥巴一族答应您的条件,答应全族做您的附庸。虚大师,您就出手救下我们奥巴一族吧。”

    “哼,早干嘛去了。”远处的院落里传来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三位身影“刷”地一下来到了奥巴帕的身前。

    “我,虚易接受你的邀请。”

    中间穿着一身炼药师特制长袍、弥漫着一身药香的中年男子面对奥巴帕扬了扬他的下巴道。

    “哼,你又是谁?”原来准备继续动手的二长老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位斗灵强者谨慎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帝都炼药师工会的四品炼药师虚易。”虚易傲慢地指了指长袍上的四片金叶道。

    “当然你也可以和奥巴族长一样称呼我为虚大师。”

    “这是我的两位同伴。”虚易随手指了指身后的两位同伴,两位斗灵强者上前一步示意。

    “相信你们也听到了刚才奥巴族长所说的,奥巴一族已经答应成为我的附庸。希望你们今天能给我虚易一个面子,今天和奥巴一族的事情就这样算了,日后我虚易必有重谢。这样吧,日后若你们找我炼制丹药的时候,我可以答应出手为你们炼制一炉。”说着虚易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哈哈哈。”二长老还未答话,听到这里的大长老就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哼,你笑什么?”虚易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哈哈哈,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和我们萧家这样说话。还答应出手炼制丹药,我呸!”大长老笑罢一声冷哼。

    “你在找死,信不信我......”虚易几欲发疯道。

    “哦,信不信你什么,老夫也很想听听。”

    远处一道声音传来,天空中一道人影浮现,背后耀眼的青色斗气双翼正在不停扇动着,宏大而又强势的气势震撼着场中的所有人。

    “呃,呃......”虚易此时仿佛是被人掐断了声带一般,嗓子里的字一直无法吐出来。

    “恭迎族老!”

    “恭迎族老!”

    “恭迎族老!”

    大长老和二长老见状面露狂喜之色的带萧家精锐向空中的斗王强者躬身行礼道。

    “嗯,萧天,萧地,你们两个做的不错。”

    空中突然出现的神秘老者收起斗气双翼,落到大长老和二长老的身前。

    “斗,斗王强者??”虚易堵塞好久的嘴巴终于能发出声音了,浑身不停地颤抖道。

    “所以我想问到底信不信你什么?”老者转过身来面带玩味之色逼问道,气息牢牢地锁定住眼前的虚易。

    “晚辈,晚辈,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些事情还没有处理,晚辈这就先行告辞了。”

    好不容易从老者气息锁定下挣脱出的虚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冒着虚汗头也不回地带着两个同伴飞奔而去。

    一旁早已瘫软在地的奥巴帕,目光呆滞的看着虚易一行离去的方向喃喃道:“虚大师,你回来。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要你杀掉他们,杀掉他们!哈哈哈,杀掉他们。呜呜呜,你回来。虚大师,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的。”

    老者看着瘫在一旁的奥巴帕,摇头笑了笑随即对大长老挥手示意道:“他已经废了,压下去吧。”

    “是,族老!”众人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