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220章:好闺蜜的难言之隐

住家野狼2016-9-29 22:27:27Ctrl+D 收藏本站

    220章:好闺蜜的难言之隐

    强忍着手臂上的刀痕疼痛,陈世美只能任由鲜血滴落下来,浸湿了衣服袖口,不过好在他是个真男人,这种疼痛还是能够忍下来的。

    比起身上的伤,陈世美更担心茶棚屋内的二女,而且再加上黄小美有着那么一个无能的父亲,此时此刻,陈世美对黄小美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同情感。

    这种感觉很陌生,又仿佛很温软,不知道是两人的名字里都有一个美字的原因,还是因为与生俱来的亲密,不过自己也才今天刚刚认识黄小美啊!

    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关心感觉呢?走在茶棚里,脑海内突然闪现出一丝回忆,那是黄小美父亲对自己说的话:“做我女婿吧,我女儿很纯的!”

    想到这句话,陈世美瞬间脸红了,他动了一些坏念头,也许因为黄小美是纯女的原因,她手腕上的守宫砂更加大大的刺激了陈世美的男女**!

    他不敢对张娇娇有坏念头,但陈世美对黄小美却是产生了一丝的邪念,在温馨的花房内,黄小美一丝不挂的展现出了白嫩光滑的青春之躯,散发着朝气与蓬勃,微笑着的看着自己,似乎正等着自己的一杠长枪去伺候她,去教诲她!

    那种少女般的体香深深的打动了陈世美,正想着,陈世美的机关枪立马走火了起来,按捺之下,好在身上的伤口刺激了自己,让自己清醒了不少。

    不得不说这女人就是祸水,连少女体香都能够令人产生邪念,陈世美苦笑,看来自己的修养水平还是太低了!

    走到了房屋门前,陈世美先敲了敲门,这里毕竟是黄小美的家,更何况自己又是男人,如果突然闯进去,万一里面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自己可就百口难辩了!

    好在短短几秒不到,张娇娇立马匆忙跑了出来开门,不过张娇娇还是很警惕的,她开门的同时,有偷偷透过房门上的猫眼进行对外观察,呵呵,这也算不上猫眼吧,就是一个障碍物而已。

    当她看到陈世美浑身是血的时候,张娇娇慌了,尽管她一直很冷静,但她心里可以确定下来,陈世美出事了!

    “你怎么样了?受伤了?”

    开门第一句话,张娇娇并没有将陈世美拉进屋,而是直接摸着他的伤口,毫不客气,十分冷静的将陈世美的袖口撕开,当见到那几厘米深厚的刀痕时,张娇娇彻底呆了!

    她本来以为陈世美很能打,可以一下吓跑那些混混的,没想到现在竟然是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望着滴滴殷红的鲜血从陈世美的臂膀上滑落,鲜血滴落在地板上,很快就汇聚成了一大滩,瞬间将张娇娇的掌心给染红了,而此刻,屋内的黄小美也是爆发出了一阵尖叫声。

    因为她看到张娇娇抓着陈世美的臂膀,而他的臂膀,则是在不停的流血。

    几分钟后,黄小美的卧室里,陈世美静静的躺在了靠背椅上,身旁有着两女伺候,他本来想站起来,但在张娇娇的死命令下,他只能苦笑一声,随后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休息。

    两少女不是吃素的,手和脚都是极为的灵敏,在卧室里东奔西跑,很快就找到了碘酊,消炎药,以及一些常用的白色绷带。

    张娇娇不愧是闺蜜,对黄小美的家都是极为的熟悉,烧了一壶开水,陈世美便是闭着双眼,享受着两少女的精心照顾,这种感觉的确很爽,而且天真无邪。

    小心翼翼的将碘酊涂在了伤口上,黄小美一边轻轻的吹着,一边还问自己疼不疼,看她那双眼红润的样子,显然就快哭了,她一定在深深的责怪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幽默风趣的陈世美会受伤吗?还有那该死的老爹,一想起这个父亲,黄小美终于落泪了,这丫头哭起来十分惹人怜爱,陈世美于心不忍,于是轻笑道:“别哭了,我流的血都没有你流的眼泪多呢!哭啥,哥在这里!”

    这样一说,黄小美直接含泪而笑,十分坚强的撅了撅粉唇,好生没气的白了陈世美一眼,娇嗔道:“我有那么脆弱吗,哼!”

    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黄小美娇蛮狡黠的含泪而笑,直接将棉签按在了陈世美的伤口上,这一按,却是让他鬼哭狼嚎!

    “姑奶奶,你轻点,你想弄死我啊。”

    突然的惨叫,也是将黄小美吓了一跳,她并没有手忙脚乱,而是急忙努嘴吹了吹伤口,粉唇离伤口越来越近,很快就要贴上去了!

    陈世美看得心猿意马,见到有少女用初吻帮自己疗伤,这待遇也还算不错哈,看来这一刀,没白挨!

    就在陈世美想入非非的时候,张娇娇直接将一杯水递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夺过黄小美的棉签和碘酊,邪恶的笑了笑,她已经看出了陈世美的目的,而陈世美也是十分尴尬,紧接着,张娇娇施暴了!

    先是硬生生的将消炎药灌入了陈世美的咽喉内,管他有没有咽下去,直接给他灌水,然后将碘酊倒出了大半瓶,直接拿出了一大把棉签,对陈世美进行了疯狂的折磨!

    卧室内,陈世美嚎哭不止,双脚狂踢,奈何黄小美一直压着自己,少女体香的散发下,两闺蜜联手,这伺候真是比坐老虎凳还难受!

    本想心猿意马的占个便宜,没想到被张娇娇发现了,不仅便宜没占成,反而还是被痛苦的整了一番。

    “轻点,哪有你这样上药的?”

    忍着痛,陈世美麻木了,根本动不了,而张娇娇却是一直用力,几乎是令他头晕目眩,这哪里是陷入梦乡,这是陷入坑爹啊!

    “轻点?在轻点,你就得意了吧?”

    张娇娇没有把话说白,直接将纱布捆在了陈世美的臂膀上,绕了几圈,然后帮他包扎好了伤口。

    “娇娇,这,这样行吗?”

    一旁的黄小美有些担心,她看到张娇娇用药那么猛,而且还一大把棉签一起上,这哪里是照顾人啊,简直就是折磨人。

    “没事,反正伤口的细菌会蔓延他全身,与其解决伤口,但伤口附近也一定有感染的皮肤,反正碘酊没了,叫他拿钱买就是!”

    陈世美哑然,张娇娇这张嘴巴真是越来越厉害,简直都快比梅子还厉害了,一番话,说得自己那是哑口无言,毫无反击之力啊!

    “可是,我不是担心钱的事情,不是钱的问题啊,他好心的帮了我,这点医药费,我多多少少还是要出的。”

    尴尬的说着,黄小美有些难过的看着陈世美,脸上虽然难过,但心里尽是感激,在她的印象,男人都是好色的,好吃懒做的!

    而眼前大她好几岁的男人,不仅充满了正义感和阳刚之气,还帮自己解决了生命危险,更重要的是,自己和这个男人才是初次见面!顿时间,黄小美心里有了奇怪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少来了,还什么医药费,你如果真的不缺钱,你又为什要冒着风险拉客人?你明明知道那几名混混不会喝茶,又要将他们叫进来,唉!小美,你得小心一些,没钱你找我借啊!”

    包扎伤口的同时,张娇娇忍不住说了几句,黄小美沉默了,毕竟她的出身太过于贫穷,所以对于她来说,能多赚一分钱都是好的!

    “我还想上学,可惜钱不够,爹也经常来捣乱,妈妈还住在医院,我,我真是有心无力啊!”

    忧愁的说了一句,黄小美终于是忍不住了,又哭了,也许她本不应该说这些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陈世美的温和双眼时,她就会情不自禁的剖心挖肺,将一些内心的秘密话语都说出来。

    躺在椅子上的陈世美有些懵然心动,转眼望了望,却是发现古朽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大堆书籍,而墙上也贴着几张奖状,张娇娇沉默了,好闺蜜终于说出了心头之痛,而在她看来,黄小美的痛,就是她的痛!

    给读者的话:

    求订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