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089章: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住家野狼2016-9-29 22:18:1Ctrl+D 收藏本站

    陈世美站立在屋檐正央的下方,仔细思考着小妖女临走前说的话语,小妖女虽然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但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刘霞身旁做间谍呢?

    虽说伴君如伴虎,陪在女村长刘霞的身旁,而且还是做间谍,如此明目张胆的搜集关于刘霞的情报,这样做确实充满了不少的风险性!

    但陈世美事先已经答应了小妖女的要求,既然都在一根绳上,那就要和小妖女齐心协力的搞倒刘霞,让寡妇村成为他陈世美的后宫天下!

    既然要做,那就做得狠一些,做得认真一些,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风一吹,就两头都倒,认定了一个人,就为这个人死心塌地的做事情!

    “看来这个间谍,我是非做不可了,该死的小妖女,什么危险的事情都往我身上推啊!唉,没办法,谁叫老子是她的贴身仆人呢?”

    陈世美笑了笑,看来推翻刘霞的事情是势在必行啊,让张娇娇当女村长,那寡妇村会变成什么样呢?嘿嘿,估计会鸡飞狗跳的!

    一想到寡妇村日后的繁荣昌盛,一想到所有的寡妇都可以明目张胆的接受自己的滋润,陈世美顿时间心大喜,看来只要自己配合张娇娇的计策,征服寡妇村的日子不远啦!

    说实在的,陈世美来寡妇村的第一天,他心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了,那便是将寡妇村打造成属于自己的乡村后宫...

    正想着如何在刘霞身旁卧底,如何接近刘霞,并且如何讨好她时...

    一条雪白的蕾丝内内竟然是从屋檐顶上落了下来,飞快的砸在了陈世美的鼻梁上,根本来不及反应,陈世美转身一甩,这条雪白色的蕾丝内库直接掉在了地上!

    “山娃,别抄作业了,快,来帮爷爷搭把手,赶紧收拾收拾木床上的东西!唉,床单都脏透了,这下有得洗咯!”山伯喘了口粗气,颤巍巍的将染红的床单扯了下来,丢在地上,捏了一把汗,正想转过身来...

    见到山伯和山娃站在床头整理染红的床单,陈世美吸了口寒气,这地上的蕾丝内内究竟是谁的?自己到底要不要偷偷的将地上的内内藏起来?

    “山伯来历不明,却能够安如泰山的住在寡妇村的里面,他上次和刘霞对视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现在爷孙俩的屋子里又出现了女人的内库...难道,山伯真的和刘霞姐有勾搭?

    这内库会不会是山娃偷来的,刘霞姐三十多岁,山伯七十多岁,两人之间的可能性还是太小了。但如果两人之间真的没有勾搭过,那为什么山娃那晚要说那种话呢?说什么我爷爷骑着刘霞...”

    陈世美再度陷入了沉思之,心暗暗自语着,确实无法想清楚山娃那晚说得奇怪话语,难不成,这条白色内库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山娃和村里的寡妇曾经搞过,这一点陈世美也很清楚,这条内库会不会是雪姨的呢?

    也有可能是翠花和兰花的。但山娃将内库藏在屋子里,老谋深算的山伯岂会不知道?他连自己孙子搞寡妇的事情都很清楚,难道山娃暗藏了一条内库,山伯就不会知道了?

    想了想,陈世美还是觉得这条白色内库有问题,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山伯自己藏起来的!

    俗话说的好,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估计这条白色内库已经藏起来很久了,只是今天陈世美冒昧造访,这条内库便是阴差阳错的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世美兄弟,你还有啥事情吗?”

    山伯背对着陈世美笑了笑,一边整理着床单,这突然响起的苍老声音却是震惊了陈世美!

    “我..我..我没事啊!没事!就是想看看你们爷孙俩住的房间,真干净啊,连地板都这么的光滑。”陈世美尴尬的笑了笑,急忙蹲下身来,快的将那条雪白色的内库藏进了裤腰带里...

    “呵呵,我们爷孙俩的房间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咋了,你难道看出了什么问题吗?”

    山伯拉了一床雪白的床单,轻轻一扑,那木板床便是再一次的恢复了雪白的样子。农村人的床很简单,就是一点垫背,一点床单,最多外加一床棉被了...

    陈世美看着木床,手心渐渐变热,却是幻想起了陈燕坐在木床上尖叫的情景,毕竟一时半会见不到这个美腿寡妇,陈世美心还是蛮寂寞想念的。

    “你这房间很好啊,干净温馨又舒适,打扫得很干净,我很喜欢,嘿嘿!”陈世美单手撑住木门,笑了笑,眼神却是被屋外的黑色草药给深深的吸引了。

    记得山伯曾经说过这种草叫做九阳草,能够滋润肾脏,对房事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帮助的,看来自己刚刚喝的九阳龙井茶便是和九阳草有些关联,若不然自己喝下去,下身也不会瞬间就起了反应...

    不得不说这九阳草实在是太强大了,难怪山伯一直小心翼翼的照看这些草药,原来这九阳草药性猛烈,一吃下去就会瞬间暴走反应,笑了笑,陈世美这时才知道九阳草的珍贵与特殊之处所在!

    “呵呵,无事不登三宝殿,娇娇走了,你就说了吧,到底啥事情?大家都是自己人,一个村的,何必这样畏畏缩缩呢?”山伯使了个眼色,示意山娃可以先进屋子去,他要和陈世美仔仔细细的谈谈心。

    “其实吧...我..我把刘霞姐给的种子全部..全部搞砸了。不知道山伯你..有木有..剩下的纯种子啊?”

    陈世美咬着嘴唇,尴尬无耻的笑了笑,索性一口气直接说了出来!反正山伯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自己也没必要隐瞒事实,毕竟来山伯家里就是为了寻找纯种子的。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长痛不如短痛,直接将目的说了出来,说不定山伯还会谅解自己呢!毕竟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再说了,女孩子每月都有来一次大姨妈呢,自己失误做错了事情也很正常!

    “纯种子?呵呵,你这家伙是不是把刘霞村长给的纯种子给搞砸了?嘿嘿,年轻人啊,做事情就是不认真,那个陈燕呢?刘村长不是吩咐了你们两一起种地吗?怎么两个人种地,还会把纯种子给搞砸?”

    山伯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很快就走到了正前方的橱柜旁,这里面有着不少的瓶瓶罐罐,一阵翻找,噼里啪啦的声音便是瞬间响了起来...

    “呃..陈燕姐她..她..她拉肚子了!然后我就去帮她送草纸,结果一来二去,种地的事情就耽误了,所以...刘霞姐给的纯种子都被太阳给活生生的晒死了,山伯啊,抱歉啊!我们..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望着山伯苍老的身影,一阵忙碌不安,陈世美只能苦笑的编了一个借口来敷衍山伯,难不成要他把今天下午的事情都说出来?若不是为了搞陈燕,哪会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呀,唉,真是急死人了!

    “呼,还好这里剩下了一颗纯种子,你拿去用吧,记住,这次千万不能搞砸了!这种子贵的很,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山伯笑了笑,便是将种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陈世美的手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