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087章:两男两女两台戏

住家野狼2016-9-29 22:17:52Ctrl+D 收藏本站

    稚嫩娇气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羞涩,陈世美急忙回头,只见山娃背着一个虎纹色的书包蹦蹦跳跳的走来。而山娃的身旁,似乎还有一个人...

    “那是...梅子?”

    吃惊的抿了抿嘴唇,陈世美瞪大了眼睛,使劲的搓了搓,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杨梅居然和山娃搞到一块去了?

    不过梅子和张娇娇,以及刘小莲都有在琅琊村上学,这一点陈世美是深深知道的,只不过,梅子好好的怎么会来山伯家里呢?

    “梅子?”

    张娇娇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坐在石墩上,脸色微微一红,没想到梅子居然来山伯家里了!看着梅子一脸的尴尬,张娇娇顿时间心领神会,看来梅子是来那个了,得找山伯拿药,不然下身会很痛的...

    “哟呵,你这死小子,前两天还捉弄刘村长的女儿,怎么,这一下又和梅子耗上了?你呀你,老实说,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山伯脸色霎那间阴沉了下来,随手一丢手的锄头,很快就一把手抓住了山娃的耳朵,狠狠的拧着,那股严厉叱喝还真是具有三分威严。

    “没有啊,爷爷,我的亲爷爷,您轻点,轻点啊!孙子疼着呢,哎呀,你个死梅子,你自己说!搞得我又被冤枉了,真是急死人了。”山娃面色赤红,哭死哭活的,蜷伏在山伯的裤脚下,又再一次的卖弄起了可怜的姿态。

    “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山伯疑惑的看着山娃和梅子,陈世美也是一头雾水,只有坐在一旁的张娇娇脸色赤红,随后不经意的轻笑了一声。

    “山伯爷爷,我..我来..”

    梅子背着一个雪白色的小书包,笔直的双腿靠拢,面色羞红,娇嗔了一声,却是不敢将心的秘密说出来,因为说出来真的很羞人。

    “梅子,你快过来,我在这。”

    张娇娇使了个眼色,妖媚的笑了笑,示意杨梅坐到自己的身旁来,毕竟当众说出来山伯家的目的真的羞人的很,所以只能偷偷的说。

    “娇娇,你今天下午怎么没去上课?对了,你咋也在山伯家里?”

    梅子缓缓放下小书包,静静的坐在张娇娇身旁,一脸的疑惑,却是不知道张娇娇这样做究竟是何意思。

    “我向老师请假了,没去,怎么了?我没去上课,班上那几头色狼是不是又不老实了?对了,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来姨妈了?怎么好好的和山娃勾搭在一起,这家伙欺负你了么?”

    张娇娇狠狠的瞪了山娃一眼,随手将梅子的书包一丢,示意一旁的陈世美帮忙拿着书包...

    “班上的色狼今天都旷课了,老师也无奈,其实我们今天上的是体育课,全班打烊啊!我和隔壁班的女孩玩跳绳,结果我下身的姨妈来了...没办法,山娃说他爷爷有治疗姨妈的神药,我只能和他来找山伯取药了。”

    梅子狐疑的望着陈世美等人,娇嗔细语了一声,腼腆的笑了笑,随后便是紧紧的抱住了张娇娇。

    “你这家伙,跳绳那么用力做什么?真是的,作为女孩子,就得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嘛!怎么样,下身还痛么?”

    张娇娇嫩白细手轻轻抓着梅子的手,二女联手,倒是令陈世美和山伯很尴尬!这光天化日的,难道要进行乡村版的女生搞基?

    “好你个张娇娇,为了监视我,居然敢旷课?娘的,我还真成了你的仆人了,还帮你好姐妹拿书包!”陈世美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梅子的书包算轻点,估计就装了几本课本而已...

    “梅子,你就说了吧,你下身那病,我爷爷真的会治疗!不信你问娇娇,她以前吃过我爷爷给的药物,一会儿下身就不痛了。”

    山娃银邪的目光扫在张娇娇的白嫩大腿上,盯着二女,倒是不禁意的吞了口唾沫,舔了舔嘴唇,看来这两朵班花还真是诱人啊!

    “你闭嘴,我自己会和山伯说,滚一边去,喂喂,我说你那眼睛,能不能够在猥琐一些?盯着别人女孩的大腿看,这是少女的重要部位,不是你的鸡腿!”

    张娇娇脸色羞红的怒斥了一句,急忙跳了下来,便是走到了山伯的身旁轻轻絮语...

    “啊!居然有这种事情?唉,真是苦了梅子了,看来她下身..真的..很痛啊!娇娇,你别着急,咱们先进屋,我屋里应该还有生姜和红糖的...”

    山伯听了张娇娇的絮语后,脸色红润了不少,慈祥的望着梅子笑了笑,随后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山娃的臀部上!

    “疼!爷爷,你干啥打我?”

    山伯急忙捂住臀部,跳了两下,书包内的课本却是散落了一地。

    “你呀,该打!梅子来了那个玩意,你咋不早说?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不说,想躲在一旁看好戏?”山伯脸色有些难看,自己这个孙子真是不争气,尽搞一些窝囊事情回家!

    “我哪敢啊,我是不敢说出梅子的病情啊,这么羞人,你叫我咋说?”山娃撅了撅嘴巴,书包一丢,直接跑进了屋子去。

    “你这死小子,你..你给我站住!”

    山伯老脸一红,真是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还是错怪孙子了,毕竟女孩子来大姨妈这种事情还真心不好说...

    “额,山伯啊,梅子到底什么病?怎么你们几个都不好意思开口呢?”

    陈世美吞了口唾沫,看着众人谈话,他可真是一头雾水啊!不就是生个病嘛,至于搞得这么紧张么?这气氛,真是令人感到窒息。

    “你给我闭嘴,闪一边去,这是我们女孩子的秘密,你们男人没资格听!哼!”小妖女妖媚的笑了笑,看到陈世美那光头模样,她再一次忍不住的笑喷了出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好歹是寡妇村的男壮丁,关心关心女孩也是正常的,喂喂...张娇娇,你这样做,未免太过于霸道了一些吧?”陈世美双手插凶,摸了摸光亮的脑袋,潇洒的跨出一步,很快就挡住了二女的去路。

    “关心女孩?你不装笔会死么?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的头发吧,呵!”张娇娇笑喷了,拉着梅子,很快就朝屋内走了进去。

    “娇娇,世美哥的头发怎么全都掉光了?不会是你又欺负别人了吧?”

    梅子望了陈世美一眼,随后也是笑喷了出来,忍着下身的痛,臀部一扭一扭的,很明显受不了陈世美这副光头的模样。

    “哎呀,梅子,你不懂的啦!世美哥是城里人,很喜欢赶潮流,所以我帮了他一把,帮他烧成光头了...”

    张娇娇妖媚的笑着,一路奸笑,听得陈世美几乎快疯了过去!这丫头实在是太能扯淡了,这明摆着黑人啊!当着梅子的面黑自己啊!

    “世美兄弟,先进去吧,你身上也被烧伤了,我给你涂点药膏去。”

    山伯苦笑了一声,随即走进屋去,不得不承认,这群年轻人实在太能搞了,一个小小的大/姨妈,至于这样大肆的讨论么?

    “世美哥,你这是最新版的锅盖头么?不过你的头发怎么全都没了,而且衣服也都破破烂烂的,好像犀利哥呀!”山娃这番话彻底让陈世美真真正正的吓傻了,连一个小毛孩都敢这样说自己,张娇娇,你到底造了什么罪孽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