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075章:怀孕

住家野狼2016-9-29 22:17:0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我和李强幸福美满的过着小日子,在也没有了弟弟的骚扰,再也不用担心我和弟弟的事情会曝光。

    因为弟弟已经被抓入了村委会的牢狱里,只要等待父母一回来,李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娶走我了。

    为了尊重父母的意见,我和李强打算将所有的事情全盘托出,况且李强的条件也不差,只要父母答应我和李强结婚,李强就会通过关系将弟弟释放出来。

    这样一来我也可以远离这个村子和所有的人,之后带着李强去找我的姐姐,比翼双飞,皆大欢喜,这是我做梦都想得到的结果!

    毕竟我和弟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若是再过于追究,那谁也得不到好处,对谁来说,这件事情都是不光彩的,就算曝光了,对任何一个人来说也没有什么益处!

    况且父母向来就要面子,他们为了救弟弟出来,一定会乞求李强打通关系的。至于我不再是触女,李强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毕竟他爱的不是我的身子,而是我的心!

    就这样,白天李强在学堂里教书育人,而我就在家里打扫卫生,煮煮饭,直到李强下班为止。

    每到夜晚,我都会脱得一丝不挂,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李强来折磨我,毕竟我已经无法补偿亏欠李强的一切,唯有满足他,让他舒服一些,不然我想起弟弟的事情真的会惴惴不安。

    搬到学堂里的宿舍后,虽然每天夜晚李强都有和我滚床单,但我的叫声却是收敛了一些,不再那么的尖锐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和李强做哎乖乖的,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刺激感...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我在煮饭的时候突然恶心了起来,一直吐,李强觉得很奇怪,便是带我去医院检查了..

    “你怀孕了?不会吧...”

    听到这里,陈世美打了个寒颤,没想到陈燕居然有着这种经历,真是骇人!

    “唉,怀是怀上了,我宁愿不怀啊!我同时和两个男人一起上过床,这孩子,究竟是谁的呢?我很担心,那个时候我想把孩子给打掉,因为我非常担心那个孩子是弟弟和我生的!

    我和弟弟做的次数最多,所以怀孕的几率一定很大..那个时候我很害怕,我想做了这个孩子掩人耳目,因为我再也不想引发李强生气了!失去了这个男人,下半辈子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度过...”

    嫩白细手轻轻抚摸着雪白肚皮,陈燕瞳孔之有些微微泛红,因为命运,她却亲手杀死了一个未出世的生命!

    “那后来呢?李强同意你住院生孩子了?”

    陈世美破迫不及待的追问道,因为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呢?他也很想知道,不幸的事情一环扣一环,却是连连不断的浮现在陈燕的周围,到了最后,究竟是谁拯救了这个可怜的女人?

    “他何止是同意?他简直是欣喜若狂啊!

    唉,我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李强一个劲的要求我把孩子生下来,至于钱和营养费,他会去想办法的。毕竟那是一条生命,那是我和李强的第一个孩子,他无论无何都要我生下来,甚至不考虑这孩子的由来!

    总而言之,李强已经完全的沉浸在当父亲的喜悦了,他紧紧的贴着我的肚子,听着孩子的声音,那副模样真是令我哭笑不得。

    我那时候心里也很仁慈,不过转念一想,我虽然和弟弟做过,但也有和李强做过啊!说不定我怀的孩子就是李强的!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我已经被怀孕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咬了咬牙,我坚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而且我要生男孩,一定要生!当年母亲那样溺爱弟弟,甚至虐待我和姐姐,这次我要是生出了男孩,她指不定会眉开眼笑!

    到时候等父母做生意回来了,李强可以通过关系将弟弟放出来,而我又怀孕了,相信父母也会理解我们两个人的。

    毕竟父母向来疼爱弟弟,只要李强通过校长的职位走走关系,要放出弟弟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出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的相信父母会答应我和李强的婚事!

    为了尊重父母,我和李强暂时搬回了原来的屋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小日子,而我的肚子,也是随着时间的增长慢慢变得大起来...直到有一天,父母终于回来了,那是在两个月之后!”

    说道这里,陈燕只感觉一阵窒息,轻轻抚摸着雪白的肚皮,叹息了一声,她实在是难以开口讲下去了!

    “怎么了?你父母回来不好吗?这样一来,李强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你娶走了吗?而你弟弟,不也是可以放出来了吗?”陈世美紧紧抱着陈燕的细腰,有些疑惑不解,难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父母还不如死在外面好!弟弟也应该死在牢狱里!苦命的是我,是李强,是姐姐,唉,因为后面发生的事情真是令人难以理解!

    那天我和李强正在屋里吃饭,没想到一对面色憔悴的夫妇竟然是闯了进来,他们身后还有着一个面色狰狞的男人,我万万没想到,这对夫妇就是外出打工多年的父母!”

    陈燕倒吸了口凉气,凶前一片起伏,想起那个面色狰狞的男人,陈燕心真是又爱又恨!“然后呢?你父母应该同意你和李强的婚事了吧?对了,那个面色狰狞的男人是谁?”

    陈世美越听越糊涂,陈燕的父母不是外出打工吗?怎么一下就好好回来了?

    “同意个屁!他们在外面打工欠了一屁股的债!他们带着债务和灾难回家了!这不要脸的父母居然希望弟弟和我帮他们还债,唉,造孽啊!当时李强就愣住了,问我怎么回事,我心里那叫一个苦命啊!

    我到底如何解释?难不成说这对夫妇就是我的父母?就是我外出打工的父母?那个时候我陷入了迷茫之,看着父母贪婪的眼神,我晕了,万万想不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事后我和李强才搞清楚了事实,原来父母在外头做蛇酒生意,连年亏本不说,竟然连姐姐当初陪的嫁妆全部都亏了!那整整两万块,一分不少的亏完了!

    我很震惊,也很害怕,接下来我究竟该怎么办?整整十万人民币!天数字!我实在无法想象父母是如何亏欠这么多的,李强在一旁安慰着我,我知道安慰是徒劳,因为我们再一次陷入了绝望之!

    同样是在原来的屋子里,同样是在那张木桌上,我,父母,李强,以及那个面色狰狞的男人展开了谈判。

    毕竟他们是我的父母,这十万人民币的债务真要好好的考虑如何还,没想到这个时候,厄运终于发生了!那个面色狰狞的男人就是债主,他居然说什么都不要,就要我嫁给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