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070章:田间萌动

住家野狼2016-9-29 22:16:38Ctrl+D 收藏本站

    十七八岁的我浑身凹凸有致,我在发育阶段换了三次罩,就连修长的双腿也是增长了不少,而双腿之间,也是无缘故的多出了一些黑毛。

    当我一丝不挂的躺在稻子地里时,李强却是笑着走过来,静静的坐在了我的身旁,他并没有对我施暴发泄,只是静静的躺在我的身旁看着我。

    “哎,这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啊,连上个床,都要搞得这么浪漫!这李强肯定不是好东西,说不定就是笑面虎,泡个妞都要花样百出。”陈世美点燃了一根红双喜,抽了一口,满不在乎的吞云吐雾了起来。

    “你吃醋了?嘿嘿,我就知道你会吃醋!你猜猜,他是怎么对我的?”

    刘霞侧过头来,那光滑的面颊充满了红润,对于她来说,那恐怕将会是她人生之最难忘的事情!因为李强的做法真的很温柔,很有绅士风度,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对陈燕进行施暴发泄。

    “他要你主动点?主动跟他干?或者说,他不懂得怎么干,要你教他?还是说,你们两个胡乱搞?”陈世美想破了脑袋,绞尽脑汁,一瞬间便是浑身兴奋的想出了三个答案。

    毕竟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那稻子地里一无神,二无鬼的,更何况李强拿出了那种鲜艳的火热衣库,并亲口要求陈燕和他一起上床,这还能不干吗?

    这还能不发生关系吗?男女都愿意,若是不上床,说不定母猪都会上树了!

    “你难道只喜欢这种做法吗?呵呵,一和你说这个,你就来劲!错了,你全猜错了!李强那天并没有破了我的身子,我那天依旧是保持赤子之身回家的。”

    陈燕感慨了一声,顾不得一旁的陈世美惊讶,点燃了一根烟,抽着烟,慢慢的回忆了起来。

    父母长期不在家,我的心里和身体上也是成熟了不少,家里没人的时候,我常常会脱光衣服站在镜子前照镜子,这并不是一种心里毛病,而是一种青春期的萌动感。

    我常常会好奇女人的凶部为什么会那么大,而身下为什么没有大柱子,为什么我们上厕所的地方有长毛?毕竟我不是一个十足的知识分子,但那天在稻子地里,李强却是给我上了一堂生理知识课。

    “这么说,他只看着你的身子,并没有动你?还给上课?”

    陈世美有些诧异吃惊,手的烟灰凋落了不少,若是自己是当时的李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一丝不挂的陈燕拿下!

    “准确的说,他有动我的身子,但并没有和我上床!”

    陈燕情绪有些波澜涌动,激动的叹了口气,心里却是不停的怀念着那个纯洁的初恋男友。李强见到我一丝不挂的躺在稻子地里,见到我双眼羞闭,一副等待蹂/躏的样子,他有些苦笑,慢慢的躺在了我的身旁。

    随后摸着我的光滑脸蛋说道:“你们农村女孩都那么开放吗?你这样光着身子躺在稻子地里,我感觉你好像一副画。”李强很有诗情画意,被他这样一说,更加坚定了我心的决心!

    更加坚定了我奉献贞洁的意念,那一刻,我发誓一定要将最宝贵的贞洁送给李强,然后一生一世做他的女人。随后李强拍着我的臀部,示意我站起来,接着他就将那红色鲜艳内衣库递给了我,并要求我穿上它们。

    我当时有些疑惑,反正过了今天,我都是他的人了,穿不穿衣服,又有什么区别呢?没想到接下来李强居然做出了一件令我难以思考的事情!

    “他脱衣服了?准备和你干了?”

    陈世美神情兴奋,迫不及待的问了下去,这故事,真是越来越有吸引力!

    “他是脱了衣服,但并没有和我干,因为他很有化,就连上生理课都是那么的风度翩翩。”手的烟灰轻轻一弹,光滑的脚丫荡漾起一片水波纹,陈燕继续回忆了起来。

    不出我所料,李强脱光了衣服,同样也是一丝不挂的站在了我的面前,不过,我却不敢正面直视他。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我两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李强打破了寂静。

    他双手犹如冰凉的水蛇一般,不断的摸过我的臀部,腰部,双腿之内,甚至饱满的胸口,但他每摸一个地方,就会进行详细的讲解..时间长了,我的注意力也就被分散了,最后当他摸完我的时候,我的生理知识也是增长了不少。

    李强只是单纯的给我教导了幸知识,他很幽默,我们两个互相摸来摸去,最后双双倒入了稻子地里。

    他问我父母什么时候回来,他已经等不住了,一定要把我早点娶回家,我只是笑了笑,娇嗔的骂了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那天他想要我和他一起回校住宿,我知道李强在想什么,毕竟稻子地里受了那么大的刺激,无论是哪个男人,晚上都会坚持不住的!

    青春时的女孩幸**并不强,而我又要照顾弟弟,所以婉绝了李强的邀请,并且只让他送我回家。虽然李强有些失望,但最后还是我开心的哄了他,说结婚之后天天任由他乱来..

    没想到哪一天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我被弟弟强压在胯下的时候,我含着泪痛哭,也许那天我答应和李强一起回去住宿,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乱/伦事情了!

    说道这里,陈燕感觉呼吸困难,尽管她有脸说出那一段历史,但他都怕陈世美没脸听!的确,后面发生的事情真的令人出乎意料,甚至就好像轮回之注定一样,冥冥之自有天意,却是难以..摆脱!

    “你弟弟对你施暴了?夺走了你的第一次?”

    陈世美手的香烟就好像月老的姻缘,烟燃尽,姻缘也就断了,尽管能够重新点燃香烟,但却没有初见一般清香。

    “我恨他,他就是一个畜生投胎转世!祸害了我,祸害了家,祸害了周围的所有人!也许哪一天我到了阴曹地府,面对阎罗,这一切债迟早都要和他算清楚的!”

    再度点燃了一根烟,陈燕知道这根烟燃尽,故事也会抵达尾声,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居然过得这么快,短短一个故事,就简介了二十多年的生命。

    “说吧,你弟弟他是..怎么..对你施暴的?后来李强知道了吗?那你的父母呢,难道他们也坐视不管吗?”

    陈世美无法想象,更无法相信陈燕在十八岁的时候经历了这么多!人道渺渺,邪恶与正义本就没有绝对的存在,只是,一个人的经历太过于残忍,难道也是一种命注定?这到底为什么,谁又能够解释清楚?

    “呵呵,你又来劲了!你们男人就是喜欢听刺激的!唉,罢了,说了这么久,这段孽缘迟早要说出来的,哪怕以后在黄泉路上碰上了黑白无常,我都有了证词为自己免罪!”

    陈燕抽了一口烟,继续说了下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