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020章:惴惴不安

住家野狼2016-9-29 22:12:45Ctrl+D 收藏本站

    陈旧破烂的草庐内,陈燕和张娇娇皆都紧张的坐在一起,两只嫩白芊细的水灵细手紧紧相握,却也是蜷伏在一起。

    她们在怕,非常的怕,心的恐惧不断的蔓延开来,却是弥漫了浑身四肢。陈燕红扑扑的脸蛋有些微微发烫,毕竟自己先前吃了张娇娇手掌的白色泡沫,万一这件事情让刘霞知道了,那可就完蛋了!

    而张娇娇也怕,她丝毫不懂角落的梅子为什么会如此的痛苦,整个身子蜷伏在一起,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尤其是那挺翘圆润的臀部,几乎是紧紧绷在了一起。

    况且张娇娇先前亲眼目睹了陈燕舔吻梅子的豆浆,陈燕是那么的疯狂,是那么的放荡不羁,仿佛那滚烫腥臭的豆浆充满了诱惑力!

    张娇娇实在想不清楚,陈燕究竟哪根筋不对劲,心一向纯洁的燕子姐居然不嫌弃那豆浆腥臭!而且还热血沸腾,激+情四射的吞下了梅子的豆浆!

    张娇娇喘着粗气,脸色绯红,羞涩腼腆,紧紧的握紧了陈燕的手掌,若是先前的事情让刘霞知道了,那么自己和梅子,还有陈燕就完蛋了!

    刘霞本来就看自己和梅子不顺眼,毕竟自己和梅子以前犯过错误,若是这次的龌蹉事情再次抖了出来,恐怕刘霞再也不会原谅自己和梅子了!当然,陈燕也是!

    不过回想起来,张娇娇却是有些疑惑,她很疑惑陈燕的那番话!

    “等你重新嫁人了,自然会懂。”

    这句话充满了玄机奥妙,却是将张娇娇带入了无尽的思考之,难道说,结了婚的女人就会喜欢喝男人的豆浆?那种东西如此的腥臭,那么粘稠,女人真的可以吃吗!

    张娇娇摸了摸粘稠的手掌,心打起了疑问葫芦,但心的小兔子却是不知不觉的乱蹦乱跳!

    “我说你们今天到底咋了?一个个都面红耳赤,咋了?做贼了?”

    刘霞实在看不下去了,丰满挺翘的玉白大腿微微一抖,成熟的妇女韵味伴随着凹凸弧线缓缓呈现出,而那颗黑色的大痣也是有些颤抖。

    “刘霞姐,我们..我们不知道!梅子她下面痛,我和陈燕姐真的不知道原因,我们没欺负她!”

    张娇娇粉嫩的娇躯紧紧蜷伏,胸前那未发育成熟的鸽+乳也是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紧紧的挤压,却是变成了不同的形状。

    “刘霞姐,我..我也不知道啊!这梅子先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

    陈燕面色绯红,十分羞涩腼腆,一头青丝缓缓的垂在挺翘的**上方,娇嫩高挑的身躯也是微微颤抖。

    “行了行了,问你们点话,至于着急成这样么?”

    刘霞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扭着圆滑挺翘的臀部一阵摇摆,迈着风骚的步姿走到了杨梅的前方。

    “梅子,到底咋了?哪儿痛,快给刘霞姐说说。”

    刘霞嫩白水灵的细手轻轻拍在梅子的大腿上,颤巍巍的将她扶起,没想到梅子却是一直赖在地上不肯起来。

    “刘霞姐,梅子应该来月+经了,她下面痛,和我们当年一样啊!况且她一直不肯站起来,我若是没猜错,她下面已经见红了。”

    陈小兰紧紧拉着刘霞,粉红的嘴唇紧紧对准刘霞的玉白耳垂,一阵絮语,倒是令疑惑的刘霞有些微微吃惊!

    “不会吧?梅子才十八岁,按照虚岁算,她的真正年龄应该是十七岁!十七岁就来月+经?这也太..”

    刘霞美目有些焦急忧虑,虽说寡妇村少女不少,但是十七岁来月经的真是很少见啊!这个村子的女孩与妇女本就发育不良,尤其是少女,就算来月+经,应该也要十八岁才能来啊!

    “哎呀,刘霞姐,你和我,还有燕子,我们三人十岁就来了月+经,十五岁乳+房就开始发育,到了十八岁,下面的毛..”

    陈小兰脸庞微微发红,羞涩腼腆,回忆起自己当少女的日子,真的是很怀念!

    “讨厌,别说了,羞不羞人?”

    刘霞狠狠捏了一下陈小兰的发红脸蛋,随后也是无比的羞涩,毕竟少女的日子乃是青春期的时候,那段时光,确实是人生之独一无二的。

    “刘霞姐,现在咋办?”

    一旁的陈燕有些焦急担忧,毕竟梅子的表情真的很痛苦,若是在这样放任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血!梅子,你..你下面咋流血了!”

    张娇娇嫩白小玉手紧紧捂住粉唇,看着梅子裤裆一片红润,那湿漉漉的殷红之血竟然是如滴水穿石一般缓缓坠落。

    “小兰,快把门关上,梅子已经彻底见红了!”刘霞有些焦急,银牙狠狠一咬红唇,竟然是单手将梅子给提了起来!

    “咣当!”

    陈小兰随手将木门关上,而此刻,她的手掌也是多了一些的陌生物品。梅子悬空在半空,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是死死的闭紧,毕竟此时此刻,她真的很害羞!

    “傻丫头,没事的,你只是来了月+经,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乖,快点把裤子脱下来!”刘霞强颜欢笑,装着很淡定的样子,却是正准备伸出双手去脱梅子的裤子。

    “快点把裤子脱下来!”

    这短短的一句话,却是让屋内的张娇娇与陈燕一阵胆寒,两女仿佛陷入了冰窖一般,紧张的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而脸色,则是彻底的发白冰冷!

    木门之外的陈世美更是快晕了过去,仿佛心脏已经卡在了喉咙口,下一刻就会霎那间蹦出来!

    陈燕,陈世美,张娇娇三人皆都一阵胆战心惊,若是刘霞将梅子的裤子给当场脱了下来,那上面的腥臭豆浆岂不是会彻底的暴露?

    陈燕和张娇娇都是心知肚明,毕竟陈燕吃了梅子裤子上的腥黄豆浆,而张娇娇也摸了那粘稠的腥黄豆浆,要是这件事情完完全全的暴露,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屋外的陈世美更是一阵哭爹喊娘,就算张娇娇和梅子不认识自己的豆浆,但那刘霞和陈燕会不认识?自己的嫂子会不认识?

    恐怕嫂子和刘霞不仅认识梅子裤子上的就是男性的豆浆,她们甚至吃过!也有可能记得住男性豆浆的味道!

    “完蛋了,这次真的完了!唉呀,这该死的梅子,早不来姨妈,晚不来姨妈!偏偏这个时候来,这下好了,裤子一脱,我纵横寡妇村的美梦也就彻底消失了!”

    陈世美焦急万分,汗如雨下,整个人犹如一团棉花塌在了木门之外。就在刘霞准备褪去梅子的牛仔裤时,陈燕,张娇娇,陈世美三人皆都屏住了呼吸!

    而陈小兰则是一脸的欣慰,毕竟梅子这是第一次来月+经,说明梅子这孩子真真正正的踏入了青春期呀!刘霞的嫩白玉+手很大,紧紧抓住梅子的蔚蓝色牛仔裤,轻轻一脱,没想到竟然是脱不下来!

    “呼..”

    陈世美三人皆都是喘了口粗气,看来这一段小插曲,总算是打断了刘霞的动作。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各种爽快啊!快啊!收藏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