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22回 偷窥的后果

住家野狼2016-9-26 10:21:32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梅九珠后园外,小洋说道:“九珠啊,我吃完饭去找你。我那个十字绣有几处就是绣不好。”

    梅九珠嗯了一声。西门靖见美女要回家了,心里有点不舍,说道:“梅姐,要是你不烦我的话,我晚上也去你家好不好?”

    梅九珠脸上一热,微笑道:“寡妇门前是非多,你要是不怕,只管来吧。”说罢,袅袅亭亭地转身走了。那走路的姿态真够好看,真有女人味儿。

    小洋嘻嘻笑了,说道:“靖哥啊,看什么看啊,人家都去远了。要是对她有意思,晚上我领你去,嘿,机会来了。”向他眨眨眼。

    西门靖咧嘴笑了,说道:“我对她有什么意思啊?我只是觉得她挺漂亮的,心肠也好。”

    小洋夸奖道:“她不只长相漂亮,心肠好,还心灵手巧呢,能绣出好看的图案来,用剪子能剪出各种样子的人物和小动物来。”

    西门靖哦了一声,说道:“想不到她这么有才啊,有机会见识一下。”

    这时候黄狗不断叫起来,脸朝着小洋家门。他们往家门口一看,那里站了个人。一看这人,西门靖眼睛都瞪起来了,这不是那个毛驴子吗?站在这门口干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企图不成。

    他看见二人,忙露出笑脸,说道:“小洋啊,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小洋皱着眉,一脸的不悦,离他远一点,说道:“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我还有活儿干呢。”

    他瞅了一眼西门靖,说道:“我就想单独和你说。”

    小洋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好吧。靖哥,你把狗先牵回去,回屋休息吧。我很快就进去。”她给开了门。

    西门靖接过狗链子,故意放长一些,那狗嗷地一声扑过去,吓得毛驴子跳出多远,脸色煞白。他朝西门靖吼着:“你谁啊?你想干啥玩意?”

    西门庆这才将狗链子缩短,微笑道:“不好意思啊,毛驴子,没控制住。这也不别怪我啊。你看,这狗一见到你,太激动了。下次我得告诉这狗,别那么激动,人家又不是它兄弟。”

    小洋听了,嘿嘿嘿地笑起来。

    毛驴子听了大怒,咬牙切齿的,就想冲过来,拳头握得直响。但在小洋跟前,他没有乱来,忍住了。

    西门靖心说,你当缩头乌龟也好,要是敢冲过来,我就把你打医院去,让你每次见到我就吓得尿裤子。他一想到刚才跳水的老钱媳妇儿,心里就不舒服。*她跳水的男人,这是眼前这个畜生了。

    西门靖忍着怒气,将狗拉到院里,拴好它。他没有偷听说话,他进屋了。他心说,只要毛驴子敢对小洋动手,自己马上冲出去将他打个稀烂。

    一会儿,小洋红着脸进屋了。西门靖问道:“小洋,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小洋摇头道:“那倒没有,跟我胡说了一些话,只当狗放屁了。”

    西门靖大为好奇,又问道:“他都说什么了?”

    小洋恨恨地说:“这个王八蛋说他可稀罕我了,稀罕得不得了,还说让我跟旺发离婚了,给他当老婆。你说这人不是有病吗?这种人*得老钱媳妇儿跳了河,是村里大祸害啊。我就是嫁鸡嫁狗也不能嫁给这畜生。”

    西门靖也握紧拳头,说道:“不错,他就是个畜生。他要以后要是再敢缠着你,你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小洋望着他握紧的拳头,问道:“你还会打架吗?”

    西门靖松开拳头,微笑道:“何止是会啊,我从小就爱打架。在我们学校,我打架是出了名的。我这次……”一想到这次也是因为打架才跑出来,心里一沉,没说下去。

    小洋睁大眼睛再次打量一下西门靖,说道:“看你的样子挺斯文的,一点不象打架的手啊。”

    西门靖笑道:“谁脑袋上也没有贴帖子。”

    小洋眯眼一笑,说道:“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换衣服了,然后得喂鸡鸭了。”她转身走了。西门靖听得心里麻酥酥的,心说,她要换衣服了,要不要看看。她里边可是真空的。她的身子一定很美丽吧。

    犹豫了数秒,西门靖还是忍不住色心,悄悄来到西屋门外。门上的玻璃很透明,他看见小洋已经上炕了,很利落地脱掉了花外衣、外裤,一具雪白、晶莹的出现在眼里。腰是那么细,腿是那么直,屁股不算大但又圆又挺翘。只见她跪下来,打开炕柜找衣物。这样,她的屁股就坐在脚后跟上,显得非常的突出。那是多么迷人的两团肉啊,比满月还好看。由于角度的原因,他没有看到腚沟里的风景。这太遗憾了。尽管如此,这女子的起伏流畅的曲线,鲜明的少妇特征,还是看得西门靖眼睛发直。

    当小洋套上白背心,穿上大裤衩时,他居然忘了逃离。小洋转过身,正好看到西门靖那发呆的脸。小洋羞得脖子都红了,芳心乱跳,心说,坏了,坏了,我的身子被这家伙看光了。他也不是好人呐,偷看我换衣服。

    二人四目相对,小洋羞中带怯,还有点气恼。西门靖回过神来,冲她一笑,并没有象一般的男人那样,被发现了就逃之夭夭。西门靖可不是一般男人。

    他大方的拉开门进去,很诚恳地说:“对不起啊,小洋。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我是想上厕所,无意中就看到你换衣服了,一看就舍不得走了。”脸上露出歉意的笑。

    小洋将脸转扭到一边,轻声问:“你都看到什么了?”

    西门靖也不隐瞒,说道:“你的身子真好看呐,比雪还白,象是用玉雕成的,每个部位都那么美,象是艺术家造出来的精品啊。不止是毛驴子愿意娶你当老婆,我都对你动心了。你要是没有主儿的话,我都愿意拿你当老婆。”说着,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以示真诚。

    这一番话真管用,听得小洋羞涩之外,还有些沉醉。她这么大也没有听过这样的甜言蜜语,哄得人什么气什么火都消了。但表面上她还是装作恼怒,一指后院,说道:“厕所在后园子呢,从房东可以过去的。”

    西门靖故意在她的胸臀扫视了一下,这才哼着小曲走了。小洋在屋里回想刚才的情景,不禁轻声笑了,哪里还有一点怒气啊。她心说,这家伙太危险了,真是个女人的克星啊。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