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21回 跳河的女人

住家野狼2016-9-26 10:21:7Ctrl+D 收藏本站

    那救命的喊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大。他们寻声跑去,来到桥东的方向,也就是女人洗澡的区域。在一片树林的缺口处,梅九珠正面红耳赤的大喊大叫,时而转脸向村子方向,时而朝向河面。

    小洋急问道:“九珠,谁跳河了?人在哪儿跳的?”

    梅九珠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是老钱媳妇儿,就在这儿跳的。”她指指脚下。

    西门靖听了,话都没说,脱吧脱吧,只穿了一条内裤,扑通一声跳下去。小洋见了,也脱掉外衣,扑入水中。二人时而露出水面,时而潜入水下。那水真好,好滑,好清澈啊,但也无法看到水底。

    找了约有五六分钟,西门靖找到人了,用胳膊环住那人的腰,浮出水面,向岸边游去。这时岸上已经聚住了好几十人,净是女人。

    弄到岸上,西门靖不顾上全身的,赶紧抢救这位老钱媳妇儿。放在地上,只见她双目紧闭,已不醒人事儿。西门靖蹲下来,将她趴于自己的一条腿上,拍打她的背部,又将她翻过来,摸摸心脏,柔软的感觉传来,里边还有跳动。他又按压小腹,又嘴对嘴,给做了人工呼吸。经过一番折腾,那女子嘴一张,吐出好多水,眼睛也睁开了。

    西门靖见状,放她躺好,去拿自己的衣服。小洋将衣服递过来,笑道:“靖哥,你刚才好牛啊,真是大英雄啊。”

    那些女人们也七嘴八舌地称赞西门靖的高尚道德和救人事迹。西门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向大家摆摆手。回转脸看小洋时,只见她身上穿着红色裤衩,上着白背心。由于湿透了,下边一团黑色,上边两粒樱桃都清楚可见。西门靖为之一呆。

    小洋顺着西门请的目光,发现自己走光了,顿时大羞,立刻跑去换衣服了。西门靖不好意思多看,又看向那位溺水者。几位娘们将她围着,她已经坐起来。她们就问为什么想不开。

    老钱媳妇不出声,接着就哇哇大哭起来,哭得人人心酸。大家便连劝带哄,哄,扶她站起来,簇拥着往家里去了。

    西门靖看了看众位女子,除了几个年老的之外,一个个的都那么好看。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美人国,不然她们为什么都那么美呢?那些女子也不大害羞,毕竟象西门靖这样的人物,她们平时见不到。再加上村子里的女子比较单纯,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她们都在看他呢,冲他笑呢,刚才他救人的那一幕,及健壮的体魄、结实的肌肉,给了她们深刻的印象。这些留守的美女们芳心骚动,好多都沉浸在美好的憧憬中。

    小洋见了皱眉,说道:“各位姐妹,没啥事儿了,都回去吧。”

    这些女子挤眉弄眼,嘻嘻笑着,有的说:“小洋吃醋了。”有的说:“小洋是不是想吃独食啊。”有的说:“看来小洋想那事儿了。”

    小洋羞恼,追上去伸手要打。那些女子早一溜烟地跑了。西门靖看着她们摇曳生姿的背影,也心里痒丝丝的,心说,要是能把这些美女都推倒的话,那该多好啊。

    回去的时候,和梅九珠一道。小洋将外衣裤套上,内衣裤脱下,用手拿着。不好意思让西门靖看,把手背到后边。

    西门靖就说道:“姐,今天这事儿怎么回事儿?你是怎么发现有人跳河的?”

    梅九珠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西门靖的俊脸,面带微笑,说道:“这不是天热嘛,我也想下河洗洗澡。我离挺远呢,就见一个女的跳进河里了。我到了跟前,那女的也没有浮上来。我就知道,这不是玩水了,这是跳河自杀。因为河中间的水太深了,我不敢下去救她。”

    西门靖又说:“这个老钱媳妇儿为什么要跳河自杀呢?”

    梅九珠叹口气,说道:“还能因为啥呢?还不是因为那缺德带冒烟的毛驴子害的。”

    西门靖听了不解,目光转向小洋。小洋解释道:“毛驴子就是咱俩刚才来时,在路上碰到的那个混蛋,也就是村长的侄子。”

    西门靖噢了一声,说道:“就是酒糟鼻子那个啊,他怎么会害得老钱媳妇儿跳河呢?”

    小洋介绍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嘛,那小子到我们村之后,手脚不干净,又是个色狼,有两个女人被他给被害了。这个老钱媳妇儿就是一个。”

    西门靖问道:“另一个呢?”心说,奇怪了,这祸害的事儿不是现在发生的,肯定有些天了,这个老钱媳妇怎么才想起自杀呢?

    小洋回答道:“另一个是小孙媳妇儿。出了那事儿之后,小孙把老婆领到城里不回来了。他知道惹不起毛驴子。”

    西门靖骂道:“这个混帐王八蛋,还没有人能管了他了?他成了这个村的恶霸了?”

    梅九珠幽幽地望着西门靖,说道:“有村长给他撑腰,谁能把他怎么着啊。”

    西门靖哼道:“那就找村长去。这家伙不除的话,村里人别想过消停日子。”

    小洋抿了抿嘴,说道:“靖哥,你不知道,村长老惯着他侄子了。出了这两把事儿,都被村长给压下了。今后这帮姐妹可得小心了。唉,不知道又有多少姐妹受他祸害呢。”

    西门靖听了心里大怒,心说,同样是好色,但好色有不同。我也好色,但我是风流,因为我不强迫女人,可是这孙子的行为就是下流,是*贼所为,是好色者里的人渣。别犯在我手里,犯到我手里,叫你人脑袋变成狗脑袋。。

    经过那条胡同,牵了快活后的黄狗,往家里走去。那条狗见了西门靖居然没有故意,还向直摇尾巴,以头蹭腿。

    小洋惊呼道:“靖哥,这狗跟你投缘呐。它见了生人是没命的咬啊。见了你,一点脾气都没有啊,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西门靖大笑,说道:“可能是因为刚才我发了善心,让他尽兴了吧。”

    小洋听了,俏脸又红了起来,不敢搭话。梅九珠问道:“是什么尽兴啊?”

    小洋就在梅九珠耳边说了。梅九珠看了看黄狗,又看了看西门靖,红着脸吃吃地笑了,西门靖的目光从她的玫瑰般鲜艳的俏脸,看向她鼓鼓涌涌的胸脯。那胸脯正随着主人的笑声颤抖着。深深的乳沟也在细微地变化着。西门靖见到此景,眼珠都快要掉下来了。

    他心里大呼过瘾,面上还得装绅士风度,这要是在省城,长在熟悉的学姐、学妹身上,他一定不客气地练练“手艺”。可现在是垂涎三尺,却吃不着啊。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