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18回 落雁村为何叫寡妇村

住家野狼2016-9-26 10:19:50Ctrl+D 收藏本站

    梅九珠被他一夸,心情很愉快。没有人不愿意听好话的,当下说道:“这样吧,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帮你把旺发媳妇找回来,开门让你进屋。”

    西门靖摆了摆手,目光在她的乳沟处扫了一眼,说道:“谢谢姐姐了。不如我和你一起找吧。箱子放在这里,估计也不会有问题。”

    梅九珠想了想,说道:“不好。以前还行,现在不那么保险了。前些天村子里来了外人,手脚可不太利索。听姐姐的,我去找她。”一转身,刚要迈步,突然哦了一声,一指胡同口,说道:“不用找了,她自己回来了。”

    西门靖寻声一看,果然见到那边过来一个女子,看样子个头不高,而走路很快,转眼间已经到跟前了。

    梅九珠介绍道:“小洋,他就是你家省城来的亲戚,名叫西门靖。”脸转向西门靖说:“她是旺发媳妇,可勤快了,大家都夸她是个好媳妇。”

    西门靖跟她握了下手。那小手不象梅九珠的那么柔软。西门靖打量这个叫小羊的旺发媳妇,身材小巧玲珑的,大概有二十岁吧,梳条麻花辫子,辫子真长,长及屁股。生了张瓜子脸,圆溜溜的黑眼睛,额上一排整齐的刘海,穿着件花布衫,整个一个民国时代的小妞。

    看到西门靖后,她有些郁闷的表情才露出点笑容来,说道:“昨晚我婆婆念叨一晚上呢,说你怎么还不来。今天邻村有家办事儿的,早就说好了帮忙的,不好不去。她叫我在家别乱跑,等你过来。”

    梅九珠微笑道:“小洋,那你乱跑个啥啊,害得人家进不去门。”

    小羊抿了抿嘴角,说道:“别提了,我去找狗去了。张婶刚才来借木梳,出去时忘关门了。那狗挣断链子跑了。我就挨个胡同找啊,谁知道死哪儿去了。”

    小羊说着话,掏出钥匙把门开了,要帮西门靖搬箱子。西门靖哪肯呢,说道:“我自己来吧。”他们进院子,梅九珠没跟进来。

    小羊冲她一眯眼,说道:“傻站着干啥呢,还不进来。”

    梅九珠笑道:“不了,不了,家里的花还没有浇水呢。你们谈吧。”

    小羊嘻嘻笑道:“你有什么害羞的,靖哥又不是外人。你还怕谁吃了你呀?靖哥不会看上你的。人家是城里人。”她的声音清脆悦耳,梅九珠的声音娇美动人,加上拿他打趣,令西门靖心里痒丝丝的,不禁望一眼梅九珠,九珠也在看他。眼神一对,西门靖没什么,梅九珠脸红了,娇艳动人。她避开他的火热的目光,转身向自己家走了。

    小羊打开房门,帮着西门靖把箱子弄进屋。在她的指点下,搬进了东屋。屋子很宽绰,棚和墙都很白,地上铺着地砖,很干净的。只是地上站了好几个大麻袋和几口大缸,以及土豆、白菜什么的。

    小羊介绍道:“这屋子好久没住人了,快成了仓库了。

    西门靖坐在炕革铺就的炕上,炕尾摆着个大立柜,上边贴龙描凤的,柜门上还画着两个大胖小子。他伸了伸懒腰,打量着这新鲜的一切。

    小羊瞅着他的脸,说道:“我们屯子里比不上你们城市,样样都不行。你得将就一下了。“西门靖对她一笑,说道:“很好啊,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好和不好,主要得看人的心情。心情好了,草窝也是天堂。“小羊听了舒服,问道:“那你现在觉得心情怎么样?“西门靖瞅着她青春、靓丽的脸蛋,微笑道:“我现在的心情比在城市还好,因为有美女相伴呢。”

    小羊听得心里美滋滋的,说道:“我哪儿算得上啥美女啊,在我们寡妇村,我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了。别看我们这里穷了点,远了点,我们这寡妇村除了出高粱,就是出美女。全村五百多女人,美女得有一百多。这不不算嫁到外边,在外边不回来的。”

    西门靖听得心花朵朵开,忙问道:“什么叫寡妇村?这里不是叫落雁村吗?”

    小羊微微一笑,甩了一下大辫子,说道:“我们这个村子,大名叫落雁村,小叫寡妇村。我们开始都觉得不好意思,可现在都习惯了,叫落雁村反而不习惯了。”

    西门靖沉思起来,说道:“寡妇村?为什么叫这么难听的名字?难道这村里有许多的寡妇吗?”

    小羊听了脸色一暗,说道:“村里的女人,真正的寡妇没有几个,多数都是在守活寡。”

    西门靖更奇怪了,说道:“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这里的男人身体不好,不能陪老婆吗?”

    小洋脸上一热,腼腆地说:“不是,不是,是因为这里的年轻男人都出去干活了,留下年轻的老婆们在家,一年也见不上几回。你说这不成了守寡吗?跟死了男人有什么区别呢?”

    西门靖这才恍然,难怪进村的路上看不到年轻的男子呢,都不在家啊,都为钱奋斗去了。看来我是掉进女人窝了。

    西门靖问道:“村里就没有男人了吗?”

    小洋回答道:“也不是没有,留在村里不出去的,除了老的,就是小的,再就是残废人。身体好的男人,都去挣钱了,还不是为了家里过得好一些吗?”

    西门靖瞅瞅屋子,说道:“你家看起来也不穷啊,旺发为什么也出去打工?”

    小洋的脸变得很黯淡,说道:“我家在这个村子里条件不算差了,铁大门,大砖房的,可是地少,旺发和我结婚不到一年,就想出去挣钱,说在家里没意思,他自己出去了。婆婆年纪大了,不肯离开家,需要人照顾。我就不能跟旺发走了。”

    西门靖点点头,突然想到梅九珠走路的姿态和起伏的大胸脯,问道:“那梅九珠姐姐也是这样的留守女人了?”

    小洋说道:“她不是,她是真的寡妇。她男人死好几年了。”

    西门靖感慨道:“这么多的女人没有丈夫陪着,也够苦的了。她们要是想男人了,可怎么办呢?”

    小洋的脸刷地红了,说道:“靖哥,你先歇一会儿,我热口饭给你吃。”说着,急匆匆地跑了。

    西门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心说,我这话是不是说得太直白了,让她害羞了。这小媳妇长得挺水灵的,挺招人爱的,要是个子再高些就更好了。

    她刚才说,这里出美女,她是最不起眼的,不知道这里谁是最美的少女?谁又是最美的少妇呢?有空得研究一下了。

    想到得意处,邪气处,西门小官人哼起小曲子来。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