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16回 为女人大打出手

住家野狼2016-9-26 10:18:59Ctrl+D 收藏本站

    一拳击向面门,带着凌厉的劲风。西门身子一矮,头撞李少胸口。李少哎了一声,身子旁闪,飞脚踢向西门的肋部。

    二人免起鹘落,分分合合,十几个照面不分胜负。奇怪的是,婉冰没有阻止,依然坐在桌后,饶有兴趣地看着二人争斗,脸上有着热情的兴奋。是的,她对打斗是很有偏爱的,尤其是有男人为她而战。

    二人越打越快,越打越凶,一个象下山猛虎,气势汹汹,一个象水中飞龙,游刃有余。过了一会儿,瞎子都能看出来,西门靖占了上风,越战越勇。是的,在女神跟前,可不能丢了面子。

    李大少脸上见汗了,他也是很要面子的人。这要是被打倒了,以后还怎么见婉冰呢?可目前的形势,也不容他投降。

    西门靖打得李大少连连后退,突然飞起一脚,踢中李大少胸口。李大少象风筝似的飘出去。婉冰赶紧援助,鸟一样飞出,在李大少肩膀推了一把,李大少便稳稳落地了。一脸的羞红。

    婉冰很潇洒地落地,又板起脸,说道:“好了,到此为止吧。我这里是办公室,不是练武的地方。你们要是很有兴趣,就单独约战吧。我这里可不接待了。”

    两个男人相互瞪着对方,随时都要扑上去,将对方咬死。

    李大少冷声道:“我叫李子荣,住在省城。你随时可以去找我,咱们决斗。”

    西门靖也不示弱,说道:“我叫西门靖,目前不在省城。放心好了,咱们还有斗的机会了。”

    李子荣哼道:“就怕你不去。”

    西门靖呵呵笑了,说道:“就怕去了,你总不在家。”

    李子荣跳起多高,叫道:“你,你,你……”

    婉冰听罢,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这一笑令百花失色,令明月无光,看得两个男人都直眼了。李子荣也好久没见到她的笑容了。

    婉冰笑容瞬间消失,说道:“西门靖,你可以走了。有空来取赏金。”

    西门靖一脸的不舍之意,凝视着婉冰,看了数秒,狠狠心,才转身离去。而对方的脸蛋和身形仍在眼前晃悠。

    他一走,李子荣便怒气冲冲地说:“婉冰,这小子什么背影啊,敢对我这么横?看来他是不知道我李子荣在省城的名气啊。嘿,小屁孩子”

    婉冰哼道:“李子荣,李霸天,跟南霸天距离不远了。”

    李子荣笑了,说道:“婉冰,让你见笑了,我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儿的,就是做人张扬了一点。”

    婉冰冷笑道:“吃喝嫖赌都占全了吧。你不要再对我有什么想法了,浪费时间。我心里只有我男人一个。”

    李子荣一脸的伤感,说道:“婉冰啊,你这又何必呢?他根本指望不上了。别委屈自己,你还年轻,得为自己一辈子想想啊。你还是考虑一下我吧。只要你愿意当我的女友,我准保把以前的坏毛病都改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当孙子都行。”

    婉冰摇摇头,说道:“谢了,不过你不适合我。”

    李子荣长叹一口气,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走吧,那些同学都等着你呢。我的车就在外边。”

    婉冰看了看他的脸,说道:“好吧,你在外边等我。我换一下衣服。”李子荣看了一眼她的高胸脯,这才出去了。

    婉冰注意到了,心说,这男人啊,除了我的他之外,没有一个好东西。刚才那个小孩子也一样,那眼神象是要扒光我的衣服,真该打。更讨厌的是这个李子荣,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放弃过泡她的念头,明知道她已经有主儿了。这又何必呢?强扭的瓜不甜。我怎么会看上你呢。五毒俱全的人,也想娶我,死了这条心吧。我欣赏的是我的心上人那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再说西门靖,恋恋不舍地出了公安局,王叔迎了上来。西门靖一指旁边那辆叫不出名字的车,说道:“这是谁的车?看起来挺豪华的。”

    王叔回答道:“这是宝马新型,好几百万呢。我看见是一个小子开来的。他进楼里了。”

    西门靖立刻想起李子荣那张可恶的脸。他往车走去,很想把他的玻璃给砸了,或者把轮胎弄扁了,让他扛回去。

    王叔连忙拦住他,说道:“少爷,你干什么啊?”

    西门靖就把跟这辆名车的主人的过节说了一遍。王叔觉得好笑,劝了几句,把他拽上车去了。

    西门靖说道:“王叔,天太晚了,咱们在这县城里住一宿再走吧。”

    王叔开动车,说道:“行,咱们先找个地方吃口饭,明儿白天再走。”

    西门靖没有应声,眼前还浮现着婉冰的脸蛋和身影,再度痴迷了。他心说,这样的美人要是跟了我,就是少活十年我也干呢。

    二人喝点酒,吃过饭,到一家宾馆入住。西门靖这一天经历太多了,很累的,但到了后半夜才睡。因为他老是想着新认识的大美女,无法平静下来,一合上眼,就是那黑色的警装,黑帽下亮晶晶的眼睛,拳打脚踢时的美妙英姿,飞起来时的飘逸风采。

    他心说,妈的,我完了,被这个娘们给迷得丢魂了。完了,我以后还能看上别的女人吗?我的风流生涯被她给终结了。

    这一夜睡得很不好。第二天赶路时,西门靖让王叔往公安局那边走。王叔问道:“你想干什么?还想找那个小妞吗?”

    西门靖回答道:“我想要赏金去。”

    王叔一愣,继而嘿嘿笑了,说道:“少爷,从没见你为一个女人这样过。看来这回你掉进去了。”

    西门靖拍着大腿,恨恨地说:“这小妞不理我,哼,我就不信,她是冰做的,石头做的。我就不信按不倒她。”

    王叔劝道:“少爷啊,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你这次出来是避难的,不是为了泡妞。而且我看出来了,那个妞很难搞。她自身的条件太好了,男人在她眼前都会阳痿的。”

    西门靖想不到王叔这样沉闷的人能说过这么经典的话来,不仅呆了,接着,便大笑起来。

    到了公安局,没找到婉冰,那个黑脸警察说林队长起早去省城了。西门靖大失所望,比死了亲人还难受。他想了想,要来纸笔,写了几句话,庄重叠好,请黑脸务必交给林队长。

    黑脸茫然地接过来,看着西门靖一脸痛苦地走了,心说,这小孩子还挺意思。至少,这份勇气可嘉,我就没有。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