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15回 我是她老公

住家野狼2016-9-26 10:18:33Ctrl+D 收藏本站

    婉冰脸上一冷,说道:“你想干什么?”不知为什么,这小孩子靠近她时,她就产生一种莫名的紧张,虽说自己有绝对把握能收拾了他。

    西门靖露出委屈样儿,说道:“姐姐,咱们虽然认识不过几个小时,我的为人你还看不出来吗?”

    婉冰哼道:“看出来了,好色又大胆的。”

    西门靖很认真地说:“好色,证明我健康、正常,大胆说明我勇敢。难道姐姐喜欢视女人如粪土,见了只耗子都会吓得大叫的男人吗?”

    婉冰听了想笑,心说,这小崽子真能白唬。她板住脸,止住他可能发表的长篇大论:“西门靖,你到底想说什么,就挑干的。我还有许多公务要办呢?”她的目光扫了扫桌上一堆一堆的文件。

    西门靖强忍着被冷落的失望和心酸,说道:“只有几句话想说,说完就走。”

    婉冰身子往后一靠,嗯了一声。

    西门靖望着她那张冰寒玉冷的俏脸,说道:“姐姐,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给迷住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象你这么美的女子,我以为是仙女下凡呢。还有啊,你跟逃犯搏斗的英姿,更叫人痴迷,从没有见过象你这么身手好的女性啊。还有啊,你面对犯罪分子的表现出来的镇定、机智、灵活,以及你身上所具有那团正义感,都叫我无法平静下来。姐姐,我喜欢上你了,我爱上你了,我知道你还没有结过婚呢。那我还有机会,我要娶你当老婆,请你允许我陪你一辈子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还来个单臂横胸的动作。

    婉冰听着,听着,眼中溢满了晶莹的泪水。这些话勾起了她的伤心往事。

    西门小官人误解了,心说,她被我感动了,感动得热泪盈眶啊。看来这事儿有门。

    哪知道,婉冰指了指门,说道:“你的话说完了吗?说完可以走了。我还有许多事要做呢。”

    西门小官人一下子拉长了脸,说道:“姐姐,难道刚才这些话对你一点触动都没有吗?”

    婉冰泪眼蒙蒙的,强忍着不流下来,说道:“我不喜欢听你胡说八道。”那些往事滚滚而来,象张网罩住她。

    西门靖一顿足,说道:“这都是真心话,不是胡说。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喜欢谁就会说出来,不然会闷死的。”

    婉冰点点头,说道:“好意心领了,但我不能接受。我是有主儿的人。没有别的事儿,你该走了。”

    西门靖知道不会有什么进展了,忙问道:“姐姐,你的手机号多少啊?”

    婉冰回答道:“你可以打单位号。”

    西门靖说道:“那多麻烦呢,还是你的手机号最好,可以随时听到你的声音。”

    婉冰被他缠得要吐血,霍地站起来,怒道:“你到底走不走?”

    西门靖笑嘻嘻地说:“你告诉我手机号,我就走,要不,我今晚就跟定你了,打死也不走。”

    婉冰直皱眉,活了近三十年,极少见到如此不要脸的人。她觉得好无奈,说了自己的号码,叮嘱道:“与公事无关,不必打了,打也不接。”

    西门靖心花怒放,记在了心里,说道:“我找你还能干什么呢?除了要钱,就是谈情说爱。”

    婉冰举起拳头,气得说声:“你……”酥胸一起一伏的,特别诱人。

    西门靖盯着看,笑道:“姐姐不要生气,说一千,道一万,我就是喜欢你,想娶你当老婆。我发誓,我绝不会伤害你的。谁敢对你不利,我第一个冲上去,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婉冰坐了下来,轻哼道:“那要看你的本事了。喂,我已经把告诉你号码了,你还想怎么样?”

    西门靖嗯了一声,说道:“好吧,我这就走了。真有点舍不得你啊。啥时候咱们约会呢?啥时候咱们结婚呢?啥时候再生个孩子呢?”

    婉冰简直要气疯了,几乎要拍案而起。后来一想,他是个小孩子,我跟他生什么气啊,再说了,这个小孩子可能有精神病,忘了查一下他的病例史了,可能他遇上哪个漂亮女性都会有这种病态反应。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西门靖很反感,不喜欢别人打扰他的好事儿,便很响亮地叫道:“屋里没人。”

    门开了,走进一个英俊、挺拔的年轻人,穿着名牌t恤,一脸的傲气。他盯着西门靖,问道:“你是谁?”

    西门靖故意把目光转向墙,装聋作哑,下巴扬多高。婉冰对那人淡淡一笑,点点头,说道:“李大少,你这么晚还来了?请坐吧。他叫西门靖,今晚帮我们抓住了流窜到这边的逃犯。”

    那男子本是一脸的气恼,听了婉冰的话,心情一下子好了,坐到墙边的椅子上,满脸笑脸地说:“婉冰啊,你也不对劲儿啊,大家都到齐了,就差你一个了。太不够意思了吧。”一脸的崇拜样儿。

    婉冰依然稳坐,说道:“这不是今晚有大任务吗?还要连夜写报告呢,很急的。”

    那男子说道:“这些事儿叫你手下做就行了,不用亲自出手的。走吧,他们还等着呢。因为你没到,他们说什么不走。当年那些追求你的家伙们盼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笑起来,笑得很潇洒,很帅气。

    西门靖在一旁站着,见到这一幕,心里很不舒服,心说,这小子比我长得俊,比我帅气,但我不怕,反正你也不是她的心上人。

    西门靖自觉无趣,插话道:“江队长,没有事儿的话,我闪了。”

    婉冰点头,目光转到他脸上,说道:“有事儿,我们会通知你的。”

    那男子斜了他一眼。西门靖见了,狠瞪他一眼。

    那男子火了,腾地跳起来,手指西门靖,怒道:“你是什么人?敢这么对我?你知道我谁吗?我拔一根头发,都能拌倒你。”

    西门靖笑道:“你拔根头发我看看,你就是拔成秃子,也休想伴倒我。”

    那男子蹿上来,虚空地挥着拳,喝道:“小子,说你是什么人?我从来不打无名小卒。”

    西门靖深情地望了婉冰一眼,笑道:“我是林婉冰的老公。”

    婉冰听了,睁大眼睛,本想骂两句,但眼珠一转,又改变主意了。

    那男子听了,吼叫一声,象只受伤的恶狼似的猛扑过来。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