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14回 没结婚

住家野狼2016-9-26 10:18:8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靖以为女神婉冰给自己做笔录呢,四目相对,语言交流,那是一件多爽的事儿啊,遗憾的是,是两个小警察负责这事儿,一个白脸的,一个黑脸的,年纪比西门靖大点。

    按照人家的提问,逐个回答。这个笔录很顺利的完成了。他心里非常失落,为什么她不见自己呢?她在哪里,在干什么呢?

    搞定后,那个白脸警察拿着记录本出去了。黑脸警察握着西门靖的手,对他今晚所做的贡献给予夸奖和肯定。

    西门靖笑了笑,说道:“警察大哥,别光玩虚的,得动真格的,那个赏金怎么说?”

    黑脸回答道:“这个嘛,不归我管,你得问我们队长去。”

    西门靖问道:“她在哪个屋啊?”

    黑脸笑眯眯地说:“往里走,隔两门就是了。”

    西门靖走了两步,又转身走回来,陪笑道:“警察大哥啊,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你肯帮忙吗?”

    黑脸一团和气,说道:“只要是知道的,可以说的,我一定尽力。你今晚可帮我们大忙。市民都该向你学习啊。”

    西门靖沉吟着说:“你们林队长的丈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长相、年纪、在哪里高就啊?他们结婚多少年了?”

    黑脸一听,警觉起来,小心地回答道:“队长的丈夫啊,还能差了吗?长相,比得上周润发,年纪嘛,比队长稍大点,也是一名警察,很牛的。他们几年前就打算结婚了。”

    西门靖听得眼前一亮,不禁抓住黑脸的手,激动地说:“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还没有结婚吗?为什么现在还没有结呢?”他傻傻地想,难道这冥冥之中就是为了等我到来吗?老天呐,待我真的不薄啊。

    黑脸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知道今天遇到情痴了。他抽回自己的手,眯着眼说道:“怎么的,你对我们队长有意思?”

    西门靖很正经地纠正道:“用词不当,用词不当,不是有意思,而是一见钟情,是不可救药地爱上她了。”

    黑脸笑得眼睛没缝了,说道:“小兄弟,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何必自讨苦吃呢。你看天上的月亮美不美,好看不好看,咱们能把它摘下来,抱在怀里吗?我瞧你也是个聪明人,别做蠢事儿。”

    这冷水没起一点作用。西门靖热血沸腾,斗志昂扬,回敬道:“天上的月亮,我们暂时摘不下来,可是随着科技的发展,未必以后就不能做到。你想啊,科技使我们人类都可以登月了,还有什么事做不到的呢?会有那一天的。你说我是一个聪明人,你算说对了。我不是在做蠢事儿,而是在做聪明事儿。人生的快乐在于什么啊,就在于做想做之事,泡想泡之妞,干想干之美女。你懂了吗?”

    这富于思辨性的言论听得黑脸呆呆发愣,嘴里重复着:“做想做之事,泡想泡之妞……”

    西门靖点头道:“对头,对头,看你越来越上路了。哥们,记住我的名言吧,对你有好处的。”

    黑脸疑惑地问:“那要是失败了呢?”

    西门靖露出学者般的表情,缓缓地说:“失败也没有什么的,至少是个失败英雄,总比懦夫苟活一辈子强。比如说,我喜欢上你们队长了,我就敢于表白心意,敢于泡她,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可这并不代表没有希望,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去努力,争取胜利。可是,如果你是个懦夫,不敢说,不敢做,只是暗恋,那你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一辈子都会压抑的。这样的人,狗都不如。你说,我说得对不?”

    黑脸一脸的迷惑,茫然地点点头。

    西门靖轻拍他的肩膀,说道:“哥们,记住我说的,好好思考一下,对你今后的人生会起到指导作用的。”

    他哼着小曲,出了屋子,想到刚才给黑脸上课,越想越得意。心说,想不到我的理论水平这么好,应该可以到学校教书了。

    到了婉冰的办公室门口,他闭上嘴,心跳加快,定了定神,才敲起门来。里边听来叫他着迷的声音:“请进。”动听中透着一股子威严。西门小官人邪气地想,难道跟你男人办事时,你也这副德性吗?

    西门靖推门进去,只见婉冰正坐在办公桌前看材料呢,瞥了他一眼,指指靠墙的椅子,又低头看起来。

    西门靖坐到椅子上,一打量婉冰,已摘掉警帽了,乌黑、亮泽的长发瀑布般披在肩上,多了几分飘逸和柔情,是另一种美法。那好看的眉毛不时动一动,那张俏脸真是比花艳,比月洁,比玉润呢。要是笑一笑,更是了。

    屋里一片寂静。婉冰在看材料,脸上带着沉思。西门小官人睁大了眼睛在看着婉冰。这情形很让人想起一首诗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西门靖觉得这位女警察比那些明星还耀眼,比那国宝级的艺术品还耐看。多可惜啊,这么好的外貌、气质、身手,应该去当演员呐。凭她的条件,应该可以成为世界巨星。

    婉冰虽然低着头,但仍能感觉到来自旁边的男人的目光的侵略性。她是饱经风霜的,自然不会示弱,但是她仍然感觉到自己的芳心乱跳了,脸上发热了。她知道,这并不代表自己对这个小孩子来电,而是对他大胆、无礼的一种本能反应。换了别的男人,她早就拍案而起,大声教训了。可今天她没有这样做,因为她当他是个小孩子,不当他是男人。

    婉冰强自镇定,放下了材料。淡淡地望了西门靖一眼,就瞅墙上的地图了,说道:“找我有事吗?”

    西门靖带着笑,提出了奖金的事儿。婉冰哦了一声,说道:“我差点忘了。是这样的,我们头出门没在家,钱的事儿需要他点头、签字。而且这钱的事儿需要走一下程序。要跟省城沟通,还要鉴定一下属于何种性质,给多少钱什么的。”

    西门靖听得皱眉,说道:“想不到拿这个钱这么费劲呐。”

    婉冰将目光移到他的脸上,说道:“不要急,这个钱是你应该得的。我们警方可以打保票。只要程序走完了,钱就到手了。这样吧,你一周之后来就行了。如果着急的话,我给领导打电话,争取快点兑现。”

    西门靖摆摆手,说:“不急,不急的。钱的事儿好说。对了,姐姐,听说你还没有结过婚呢?你怎么说有丈夫了呢?”

    婉冰一听,脸色一沉,提高了音量说:“西门靖,打听别人的私事是不礼貌的,难道你的家长没告诉过你吗?你的大学老师没教过你吗?”

    西门靖嘿嘿一笑,迈着方步来到她的面前。婉冰黛眉一皱,顿时警觉起来。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