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12回 我有丈夫了

住家野狼2016-9-26 10:17:17Ctrl+D 收藏本站

    江婉冰一看到他那色色的笑容,就想扇他两个耳光。心说,长得这么俊的孩子,怎么不学好啊,跟那些苍蝇般盯着我的男人没什么区别。白瞎这孩子了,肯定是他家大人没教育好。

    西门靖轻声说:“江队长,我有几句话想说给你一个人听。”

    江婉冰皱眉道:“要是与案情无关的,就不要用说了。”

    西门靖向她挤了挤眼睛,说道:“很可能是有关的,我现在也不敢确定。只有你听了才知道有没有价值,有多大价值。”

    江婉冰哦了一声,催促道:“那你快说啊。”她分开两位男警,冲到西门靖跟前,距离他不到半米。那淡淡的女人香钻进鼻孔,西门小官人飘飘欲醉,都忘了正事儿了。

    江婉冰瞪起美目,嗔道:“你在耍我吗?快说话啊?”

    西门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道:“误会,误会,我是一见到象姐姐这样的仙女似的人物,就有点发傻,你不要怪我才好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象姐姐你这样美的人儿呢。对了,你嫁人了吗?你有男朋友了吗?你的粉丝一定不计其数吧?”他的那双色眼在江婉冰的脸上看,目不转睛的,气得江婉冰举起的胳膊,喝道:“你这小孩子再胡说八道,我可不客气了。”心说,这孩子胆子真大,还没有哪个男人敢当面对我这么无礼呢。他看着小,色胆真不小啊。要是不严加管束,这孩子会成为女人的祸害。

    西门靖笑了笑,说道:“你别生气,姐姐,我只是说了心里话。我这个人,要是不把心里话讲出来,会闷死的。好,我现在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他将自己两次看到的情形讲述了一遍。

    江婉冰听得两眼放光,自言自语道:“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呐,跳下车了,还敢回车上,太不把我们警察放眼里了。好,你在这儿别动。”指挥着两名警察过去,让二人堵左车门,她奔右车门,也就是逃犯刚才进出的车门。

    西门靖很想看看热闹,但又怕自己受到任何伤害,他没有跟着美女去,而是跟着那两名男警。他觉得那边比较安全。那个逃犯想必很厉害。

    江婉冰做好打斗准备,叫道:“看你往哪里逃。”一手将车门拉开,一个黑影扑了过来。婉冰一闪身,那人趴在地上,婉冰一脚踏住其后背,很利索地将其胳膊扭后,上了手拷。

    那人妈呀妈呀直叫,嚷嚷道:“警察同志,你抓错人了,我是这个车的司机。我不是逃犯,逃犯在那个车门呢。”

    江婉冰半信半疑,将那人拎起来一看,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往车里一看,一个人已开了车门,跳了下去,随后传来打斗声。婉冰将司机塞进车里,说道:“你呆在车里别动。”抬腿绕车,奔那个车门。

    司机在车里叫道:“警察同志,给我打开手扣子啊,你搞错了。”

    再说那边,车门一开,那个逃犯跳下车,左右开拳,将两名警察击退,一个箭步蹿到西门靖近前,西门靖猝不及防,被他制住,一柄发亮的匕首抵在他的喉咙上。

    西门靖本是来看热闹的,哪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啊。他根本一点防备都没有,只想看警察斗逃犯的场面,哪知道,一不小心,成为人质了,可怜的他,都没来得及反抗。西门小官人心里这个窝火,啥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啊,他好歹也是练武人,也是打架能手啊。他嘴里骂道:“你妈*的,你抓我干什么?我跟你又没有过节,有种的,你放开我,咱们单打独斗。你搞突然袭击,那是狗熊行为,叫人看不起。”

    那逃犯压了压匕首,嚷嚷道:“小崽子,你敢骂老子,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这时候,江婉冰过来了,四外的警察也都过来了,围成一个圈,手电筒都开了,把这里照得通亮通亮的。那逃犯看了看周围,围了好几层,插翅难飞。好几个警察已经掏出枪,对准了他。

    江婉冰沉着脸,说道:“我看你放聪明点,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你再这样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

    那逃犯看到江婉冰这样的人物,也是一愣,随后脸上笑了,小眼睛都要眯没了,大声说:“小姑娘,你长得真好看,老子玩过那么多娘们,她们和你比,屁都不是。”

    婉冰瞪着眼,说道:“少废话,放下人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逃犯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傻啊,我放了他,那不是死路一条吗?还有啊,我怀疑是这小子出卖了我,不然的话,你们怎么可能找到我呢?我这一路上,不知耍了多少次警察。”

    在美人面前,西门靖胆子也大了,再说了,他也过经历过血雨腥风的,虽说只有那么一次,但已经够了。

    西门靖嚷嚷道:“我根本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的行踪,我怎么出卖你?”

    逃犯咬着牙说:“我在车里都看到了,你跟这个女警察嘀嘀咕咕的,肯定在告密。你一定发现我了。”

    西门靖笑了,说道:“你在倒车镜里看到了?嘿嘿,见笑了,你也误会了,那是我在向姐姐说悄悄话呢。”

    逃犯骂道:“你奶奶的,小兔崽子,看你长得那样,就不是一个好饼。你和她看来也不熟悉儿,有什么悄悄话说的?”

    西门靖嘿嘿笑,抬头看了一眼他的鹰勾鼻子,说道:“我对姐姐一见钟情,在向他她求爱呢。”

    此话一出,婉冰脸上一热,那些警察有的发出了嘲笑声,有些气恼了,那可是他们心中的女神啊,不容别人染指。

    逃犯哈哈大笑,臭气直扑西门靖的片子,说道:“她能看得上你吗?你看你长得那德性,小白脸子,一瞅就是个爱玩女人的小流氓。”

    西门靖望着灯光下美如仙女的女警察,很正经地说:“她同意嫁给我了。怎么样,你妒忌死了吧?”

    逃犯叫道:“去你妈的,你也配吗?”

    婉冰很严肃地声明道:“那小孩儿,你不要乱说啊,我可是有丈夫的人呐。”这一句话,令西门靖心碎,眼前一黑,差点死过去。

    他心里大叫,这么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那痛感,那气愤,突然化作了一投惊人的力量,使他采取行动了。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