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10回 通缉令

住家野狼2016-9-26 10:16:25Ctrl+D 收藏本站

    告别父亲,不敢回头看他含泪的眼睛。上了车,王叔开车,平稳地向前方奔去。西门靖心里淌着苦水,望着窗外那延伸多远的路灯,夜色中林立的楼群,来往穿梭的车流,以及在灯下走动的妙龄女郎,心说,这一走不知道哪天才能回来呢?老天保佑,伍大梁这小子快点醒来吧。你要是不醒来,老子要长期逃难了。妈的,那么不经打,能怪我吗?

    出了都市,车子跑在平坦而漫长的高速上,除了看到来去的机动车,看车前射出多远的大灯光,便是黑蒙蒙的夜色了。

    西门靖的心情稍好,问道:“王叔,咱们要去的那个村子叫什么名?”

    王叔手握方向盘,神情专注地望着前方,回答道:“落雁村。”

    西门靖听了喜欢,说道:“这名字好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是不是那里的女人都长得很漂亮啊?”提起女人来,他两眼放光辉,脸上的阴云立马一扫而光。

    王叔的冷脸在黑暗中似乎露出笑意,说道:“我没太注意啊,我不太注意这个。”

    西门靖问道:“你熟悉那里吗?”

    王叔回答道:“也不太熟悉儿。只去过几次。每次办完事就回来,也没顾得上好好看看。”

    西门靖有点失望,又问道:“那里是不是很穷啊?”

    王叔想了想,说:“村里人都有地,好多男人出去打工了,应该不算穷的。少爷,你不用担心,你要去的这家条件可以的。”

    西门心里一宽,说道:“除了我那个没见过的姑,家里还有什么人?”

    王叔回答道:“就是她儿媳妇了,就是旺发的老婆。”

    西门靖哦了一声,问道:“她长得不丑吧?”

    王叔呵呵笑了,说道:“少爷,你就放心吧,那个小媳妇儿,你要是见了,肯定会希罕的。不过我劝你啊,兔子不吃窝边草,可不能乱来啊。要是搞出点麻烦来,局长会很难做的。”

    西门靖嘻嘻一笑,说道:“我是个文明人,是个君子,能搞出什么麻烦呢。”心说,会不会搞出事儿来,那要看她长得怎么样,可爱不可爱,是否值得男人搞了。王叔没说清楚,要是能描述一下对方的外貌更好了,可以胡乱地想像一下,这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儿啊。

    “王叔,去那个村子多远的路程啊?”

    “也不算远,几个小时就可以到了。这高速路好走,下了高速走山道,那可难多了。每次一走那条道,我都心疼车啊。”

    “王叔,你平时开的都是我爸的轿车,今天怎么换了我妈的跃野车了呢?”

    王叔叹口气,说道:“还不是为了应付那里的山道吗?要是开轿车去,那车不得颠碎了啊。”

    西门靖心里一紧,心说,那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没有一条好路,那里不会富裕的。这次坏了,去了穷山恶水,万一那里的女人看着都叫人阳痿,我可怎么活啊?我宁可在省城被砍成残疾人,也不愿意不象人的活着。

    说说话,时间还能过得快些。西门靖又缠着王叔给讲当年混黑道的事儿。王叔又大愿意提及,总是吞吞吐吐的,使西门小官人兴趣索然,顺手打开了收音机。听了几段软绵绵、甜蜜蜜的情歌后,又听到了警方发布的通辑令,大意是有一个罪犯从l流窜到h,在省城一带活动。年纪为四十三岁,身高一米七六,小眼睛,鹰勾鼻子,尖下巴。该犯抢劫多起,杀死五人,从l监狱逃出,望广大居民给积极配合警方,提供线索者给一万块钱,将其拿获者给五万块钱等等。

    西门靖听了眉飞色舞的,说道:“要是让我遇上这小子,我一定抓住他。这钱可比做生意来得快啊。”

    王叔劝道:“我说少爷啊,你现在是非常时期,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做人尽量低调啊,要是让伍家的人得到你的消息,你可惨了。你家条件好,还缺那几个钱吗?”

    西门靖声明道:“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证明一个人生存价值的大事儿。假如我凭一人之力将他抓住,我就成为英雄了,人人都敬我三分。”

    王叔笑了,说道:“你现在越出名,就越危险呐。再说了,那种逃犯可不是好抓的。那从监狱里逃出来,那都是什么人物啊。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还是消停点吧。局长可反复嘱咐我了,一定要保护好啊。你要是有事儿,我可吃罪不起啊。”

    这话,西门靖可不爱听。大声道:“王叔啊,你们老是拿我当小孩子。尤其是我爸,还以为我是小学生,上个学都需要接送呢。告诉你们吧,我现在可是成年人了,我大学差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我已经干过不少娘们了,我也是在血雨腥风中混过来的,也见过大场面。”

    王叔哈哈笑,说道:“就你们学校里的打架,也算血雨腥风吗?那就象小孩子过家家,不象真事儿。”

    西门靖很严肃地说:“怎么不是真的呢?今天晚上回来,你也都看到了,这可是如假包换的刀头舔血的生涯啊。”他昂起了头,象个大英雄。

    王叔哈哈大笑,说道:“少爷,我不是打击你啊,你们学校里的打架,只是小儿科,不是什么真正的江湖。你也没有遇上过厉害的对手,就是那种让你觉得要命的家伙。等你遇上那样的对手,你就知道什么是血雨腥风,什么是刀头舔血了。”

    西门靖沉吟着说:“我长这么大,倒是没有遇上过那种对手。”

    王叔很正经地说:“少爷,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命很好,简直就是当太子的生活儿,是人上人。我劝你以后别再打打杀杀了,过点平常人的日子吧,就是当当花花公子也没有关系,千万别混黑道。你看我就是个例子,老婆、孩子都混没了,一把年纪,连个家庭都没有。要是你爸救了我,我这条命都没了。”

    西门靖看了看王叔黑暗中显眼的白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是的,自从他认识王叔之后,他就是光棍一条,平常话都少,老是板着脸,目光总是冷漠的,忧郁的,一看就是心中装满伤心事儿的男人。

    西门靖没有再说话,合起眼睛打盹,收音机里照样播放着甜死人的歌曲,照样不时地插播通辑令。

    不知过了多久,西门靖正迷迷糊糊的,车慢慢停了。睁开眼,不知到了哪里。王叔说:“到县城的收费站了。下高速,咱们该上山道了。

    可过了老半天,车都没动一下。王叔嘀咕道:“怪事儿了,这是出了什么事儿,难道塞车吗?还是不办公了。”

    西门靖睁大眼睛,向前方望去。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