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9回 老泪纵横

住家野狼2016-9-26 10:15:59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靖穿了长袖衬衫,白色的,挺精神的。幸好脸上没有受伤,不然的话,如何出去见人呢?但身上多处疼痛,都是刀伤。王叔给处理过了,消毒,上药,没有大伤,简单的包扎了。这位王叔以前也在道上混过,受伤是家常便饭,处置外伤经验之丰富,比得上医生了。

    老头子解开他的上衣,大略看了看,心疼得不得了,好在无碍。系好扣子,两人对面坐着。西门靖望着老爸日益苍老的瘦脸,一阵阵心酸,觉得自己挺不孝顺的。

    老头子喝了口水,说道:“孩子啊,你阿姨在外地谈生意呢,不在家。我也没告诉她。她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担心坏了。”

    西门靖眼前又现出那动人、美丽的玉体,心中一荡,连忙抛开不健康的念头,说道:“不要惊动阿姨了,她一天挺忙的。”

    老头子嗯了一声,说道:“今晚的事儿,东子他们给我打电话,我也派人打听过消息,伍大梁那小子还在昏迷着呢。他要是活过来,凡事好办。要是死了,孩子,你这辈子都别回省城了。你啊,这次下手过头了。”说到这儿,这向来坚强的汉子眼中有了泪光。

    西门靖辩解道:“老爸,你不知道当时的场面。我不收拾他,躺在医院人事不醒的就是我了。”

    老头子望着儿子帅气的脸,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好了,不提这些了。你需要的东西都在车上呢,有钱,有物,有衣服的。这回到了那边,你得乖点了,要是再捅篓子,我也保不了你。”

    西门靖可不想走,忽地站起来,扑到老爸怀里,呜呜哭起来,说道:“爸啊,你就这么狠心把我赶出省城吗?我不想离开你和阿姨啊。我到了外地,孤苦伶仃的,要是有人欺侮我怎么办呢?谁来保护我呢?”这可不是演戏,是真哭,是真舍不得离开家乡。

    老头子心都要碎了。他五十多岁了,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由于过分溺爱,孩子成了惹祸大王。从小到大,他不停地给他平乱子。这回事闹大了,不得不将儿子送往偏远之地。

    老头子伸手擦擦眼泪,说道:“孩子,少装可怜了,你不欺侮别人,就谢天谢地了。我还不解你吗?得了,赶紧收拾收拾走人吧。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舍不得送走你了。”

    西门靖知道不能挽回了,便擦干眼泪,离开老子怀抱,坐回原座,说道:“你要把我送哪个城市去?哪里大不大?好玩的东西多不多?女人都长得漂亮吗?”

    老头子深沉地一笑,说道:“不去城市,城市太发达了,伍大梁家势力太大,人脉太广,你无论在哪个城市,都会被他们找到的。我都想好了,把你送到旺发那个村里躲起来。我刚才已经跟我的干姐姐打好招呼了。你住到他家就行。”

    旺发,西门靖是知道的,就是自己父亲干姐姐的儿子,来自一个偏远的小村子,到省城来打工。他目前在一个工厂里学徒,工作还是老头子给找的呢。每当过年过节,旺发都会买礼物来看望老头子。坐在华丽的客厅里,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双手互搓着,不会说什么,但他的心意是很明白的。

    他那个村叫什么来着?他们说过,西门靖不记得了。那是个什么样的村子啊,是穷山恶水,吃不象吃,穿不象穿吗?那是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西门靖问道:“老爸,那个村叫什么名?女人好看吗?”

    老头子轻轻一拍桌子,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除了好色,你还好什么啊?”

    西门靖很正经地说:“老爸,我的优点多着呢,除了喜欢漂亮女人,我还会武术、做生意,还会读书、写字、唱歌、跳舞。”

    老头子正在喝水,听罢此话,一口喷出来,西门靖反应敏捷,身子一歪,躲了过去。老头子笑道:“武术、做生意还凑乎,其他的就不要提了。还有啊,把你的手机给我吧。”

    西门靖不解地问:“你想干什么?要查我的私生活吗?我可不答应啊。”

    老头子笑骂道:“你个兔崽子,你那点私生活,我还不了解吗?除了打架,喝酒,就是泡妞,再就是做点小生意搞乐子,还有什么好事儿啊。我要你的手机,是因为怕人家打到你。伍大梁很有人的,能通过你手机信号,找到你的位置。明白了吗?”

    西门靖把手机放在桌上,说道:“没了手机,我不成了瞎子、聋子了吗?我和你怎么联系啊?”

    老头子慎重地说:“你到那里后,不要和我联系,也要和任何人通电话。我要是有事的话,你主动联系你的。可不能叫伍大梁他家找到你。他妈放话了,说要是找到你的话,要把你医院变成你的家。”

    西门靖听了不爽,骂道:“*他妈的,死老娘们,他要是落在我手里,我要她舔我的脚丫子。”本想说舔几巴了,顾忌老头子的尊严,改了一下。

    老头子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孩子,不说废话了。你现在该走了。”他盯着西门靖,一脸不舍之意。

    西门靖抓住老头子的手,问道:“老爸,我还是在校学生呢,我走了,学校那头怎么办?我那帮弟兄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受到报复呢?万佳春找不到我,也会发疯的。还有啊,我到了农村干什么呢?你叫我学种地吗?最重要的,你让我呆几天回来呢?我可是城市生的,城市里长大的。在村子里只怕水土不服,消化不良,影响寿命啊。我可是你亲生儿子,不是要来的,捡来的。老爸,你可是个聪明人。”

    老头子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下,笑骂道:“你个兔崽子,又在胡说八道了。好吧,你走了,学校和东子、万佳春他们的事儿,我会解决的。保证你的弟兄和小情人活得好好的。你到农村干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吧,别惹祸就成。在那里呆多少天,得看这头事情的进展。要是那小子醒得快,你回来得也快。要是情况不乐观的话,你先呆那儿吧。”

    一听后边的话,西门靖的心情沉重了,说声老爸保重,转身要走。老头子冲过来将他抱在怀里,老泪纵横。他知道儿子这一去是不会那么快归来的。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