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6回 美女跟前不怕死

住家野狼2016-9-26 10:14:43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靖跑得快,那四个家伙追得也快。跑过几层楼之后,西门靖冷静下来,觉得这不是办法。不解决后患,自己是逃不掉的。

    于是,他站在九楼台阶转折处的平台上,回转身,笑嘻嘻地瞅着追杀者,问道:“你们是武大郎的奴才吗?”

    第一个人蹿过来,一刀砍下,嘴上还嚷嚷道:“我是你干爹。”嘴上说话,刀可不慢,劈向西门靖的肩膀。西门靖身形一侧,一脚踢向那人裆下。那人反应够快,倏地一退,刀砍西门靖的脚丫子。这时候,第二个人的刀也捅过来了。

    西门靖心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跑吧。这帮兔崽子不好对付。

    他象兔子一样,又往楼下蹿去,嘴上叫道:“孙子们,回见了。”身后的小子举着刀大叫道:“孙子,你给我站住,你停下好说话。”

    西门靖嘴上不让人,笑道:“孙子要砍人,爷爷不跑行嘛。”

    他的体力真好,一口气跑出楼道,一出门,藏到门后。第一个小子挺机灵,蹑手蹑脚的,刀先出来了,然后是人。西门靖突然出手,照后脑就是一掌。那人啊地一声倒地。

    后边三个人借机冲出来。将西门靖围在圈里,一阵乱砍。西门靖左突右窜的,忙于应付,象一只鸟在笼子里乱飞。虽没突围,也没有受伤。

    通过交手,知道了对方的深浅。他们砍人在行,但是功夫不算高。他们所学的都是实用的,都是以砍人为原则的。讲究的是快、狠、准,对付一般人,那是绰绰有余,对付西门靖这样的训练有术的练武人就不好使了。

    数个回合之后,西门靖瞅准机会,一脚踢在一人手腕上,刀飞了出去。西门靖跃起接刀,向那二人劈去。那二人见了他如猛虎的气势,也不后退,以硬碰硬,勇于接招。被西门靖在身上划了几刀,鲜血直流的情况下,还是没后退,真是江湖亡命之徒。

    西门靖心说,这跟学校里打架真的不同啊。学校里主要是棍棒,虽然也拿刀,但是多数时候用不着刀,那叫打架,不是杀人。败了就算了。可眼前这帮家伙不一样,看那架势,不弄死自己,也叫自己加入残疾人行列啊。

    西门靖从未经历过这种大阵仗,没经历过生死之斗,缺少经验,不然的话,以他的功夫,对于这四个人,不过举手之劳。那四个人可不同,已是老江湖了,砍人无数,身经百战。

    西门靖大吼一声,使了招二水分流,那二人双手同时中刀,血流不止,刀也落地了。西门靖大笑道:“孙子再厉害,也比不上爷爷。”

    突然背上一疼。却是第一人失刀后,又从身上抽出把刀来,并成功偷袭了西门靖,在他的背上放了血。

    西门靖啊地一声,咬着牙,回手就是一刀,削断了他几根手指,又飞起一脚,将其踢出多远,又大叫着冲去,打算补上几刀。

    他的眼睛都红了,顾不上什么杀人不杀人,后果不后果了。那小子跳起来就跑。西门靖叫道:“你妈*的,你还想跑,让你尝尝小李飞刀的厉害。”

    这时后边有女人叫道:“臭小子,你死期到了。”

    西门靖一回头,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穿着黑色皮短裙的女人领着六七个握着刀的家伙站在几米外。宾馆外的灯光很亮,他看得很清楚,那女人有三十左右,金项链和耳环闪闪发光,长相很妖艳,也很性感,弯曲的长发披散着,一双美目射出凛凛寒光。

    西门靖一看到美女,心情转好,背上的刀伤也不那么疼了。他色眯眯地瞅着她,问道:“你是谁啊?说我臭,你很香吗?让我闻闻。”向前伸伸鼻子。

    那女人没吱声,她身后的家伙们跃跃欲试。她摆了摆手,那帮人就老实了。她冲着西门靖说道:“你就是西门靖?就是你打坏了大梁?”

    西门靖虽然大敌当前,形势不妙,危机重重,但是见了美女,他的情绪好起来,象吃了兴奋剂。他胸脯一挺,赫然答道:“没错啊,我就是西门靖,是我打坏伍大梁的。你是谁?你想怎么样?”

    那女人嘿嘿冷笑,说道:“我是伍玫香,是伍大梁的姑姑,人称毒玫瑰,是混黑道的。你把我侄子打成那样,现在都没有醒过来,你说,我能放过你吗?”

    西门靖毫不示弱,辩解道:“那是他活该。我们俩同时争一个姑娘,以比武解决问题,谁输了谁退出来。可是这孙子不讲规矩,说好了不准拿兵器,用暗器,可和我比武的时候,竟然拿刀砍我,还踢我的裤裆,换了你,你会轻易放过他吗?”

    伍玫香一脸的疑惑,说道:“不对,我听到的正好相反,是你先用刀砍他的,他还用刀子的。”

    西门靖气得鼓鼓的,骂道:“他妈的,是哪个孙子放这样的屁啊。”

    伍玫香大声道:“这些我都不管,我只知道你打坏了我侄子,他现在躺在医院里还没有动静呢。我要你血债血偿。”

    西门靖眯着眼睛盯着伍玫香深深的乳沟,两条大白腿,嘿嘿笑道:“你可真不讲理啊。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很有味道。”说着,还干燥似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伍玫香阅人无数,见过大场面,但被对方如此色相地对待,脸上仍有发热之感。她咬了咬牙,骂道:“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你是粪坑前摔跟头—离死(屎)不远了。”一挥手,叫道:“给我砍,往死里砍,留口气就行。”

    那些打手早就憋坏了,听到命令,如下山的饿狼向西门扑去。

    西门靖心中忐忑,脸上故作平静,身形稳如泰山,笑道:“我的美人儿,你放心,我把这些狗放倒了,我就放倒你。我的功夫可厉害了,保你一夜,一辈子难忘。”

    伍玫香扑哧一声笑了。她被气乐了,笑得象象黑夜里灿烂的玫瑰。她说道:“小*崽子,你还真象个男人。老娘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过门坎子,还刮卵子呢。”她很少见过这些无耻,这么乐观的人。

    西门靖看到她那副又笑又浪的样子,被迷得色心痒痒的,可是没时间再说话,因为那些狗已经将他围起来,向他挥刀了。

    伍玫香虽然讨厌这小崽子,但是很佩服他的勇气和豁达。她背过身去,叼了支烟,象不忍心看到他被砍成血葫芦的惨样儿。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