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3回 你妈才是婊子

住家野狼2016-9-26 10:13:52Ctrl+D 收藏本站

    万佳春象小狗一样被扔到床上。还好,床垫子弹性好,又柔软,不会伤到她。西门靖饿狼似的扑上来。万佳春不肯乖乖就范,在床上滚来滚去,躲来躲去。西门靖也乐得陪陪她玩游戏。不到三分钟,她被压在身下了。

    西门靖感受着她的美好,得意地笑道:“看你还躲不躲了。”看她的目光,象看到手的猎物。

    万佳春芳心狂跳,颤声道:“西门靖,你想干什么?你不能这样。”

    西门靖脸一板,大声道:“万佳春,你别给脸不要脸。今晚为了你,我差点把命都丢了。要不是你挑拨我们二人打架,我们俩会玩命吗?按照规定,你得陪我一夜。说话不算数,不是君子。”

    万佳春在他的身下很不适应,身子胡乱扭着,叫道:“我他妈的不是君子,我是女人,不,是少女,我可不守什么狗屁规定。我一见到你们这帮臭男人,我就来气。”

    西门靖咬着牙说:“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今天煽动我们二人决斗?”

    万佳春停止了挣扎,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的笑容,说道:“好玩啊,解气啊。你们打架,打个头皮血流,打个你死我活儿,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我才乐呐。”

    西门靖瞪圆了眼睛,骂道:“臭婊子,我们又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这么干?”

    万佳春嘿嘿冷笑,说道:“以前有两个男人抛弃了我,他妈的一点感情都不讲,简直是禽兽。他们伤了我,我就伤你们,这样才对劲儿嘛。告诉你吧,我一点都不爱你,更不爱伍大梁,我就是想玩你们,象耍猴子一样耍你们。你们就是我的玩物。怎么样儿,是不是觉得心里特痛苦?”

    西门靖怒不可遏,手一抡,就给他一个耳光,大骂道:“臭婊子,你心理变态啊。”

    万佳春的嘴角溢出血迹。她也被激怒了,大骂道:“*妈的,西门靖,你怎么能打女人呢?你不是从来不打女人,从来不*女人吗?”她从来没挨过男人打。她爸都没舍得打过她一下。

    西门靖恶狠狠地压住她,盯着她睁得溜圆,目光中射过仇恨之火的眼睛,哼道:“你他妈的的就一个母狗,贱货,臭婊子,算什么女人呐。”

    万佳春反唇相讥:“你妈才是贱货,母狗,臭婊子呢。”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翻身将西门靖压到底下,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盛怒之下,力量之大,可想而知,疼得西门靖直咧嘴,大叫道:“臭婊子,你给我松开,不然的话,我整死你。”

    万佳春向后一撕,扯下他一小块肉,使西门靖痛彻心扉,一拳出去,打在万佳春的胸口,把她打到床下,摔得眼前直冒金花。

    西门靖也不理流血的伤口,跳下床,几把将她的衣服撕下。万佳春成为美人儿了。要说这身子,确实太诱人了,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没有明显的缺点。

    西门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巡视着,怒火突然转为欲火。瞧啊,这胸部象两座山峰,大腿似象牙雕成。那神秘处居然没长一根草,光光的,露出一条粉红的裂痕。

    万佳春吓得一会儿捂上边,一会儿捂下边,战战兢兢的,哆嗦着说:“西门靖,你是不是男人啊,你可不能*我啊。*女人是无能、无耻的表现,禽兽不如。”

    西门靖脸上露出狞笑,骂道:“臭婊子,你也知道怕了。我他妈的最恨别人耍我,骗我了。你给我少来这一套,装什么正经货啊。就你那*玩意,不知道被多少男人*过多少次了。一看你这一出,我就觉得好恶心。”说着,扑上来,又是亲,又是摸的。

    万佳春妈呀妈呀直叫,奋力挣扎。可她不论多么泼辣,多么刚烈,也斗不过一个大男人,何况西门靖还是练武人呢。没快,胸部落到男人手里,也被大大分开。

    西门靖将她的胸部捏成各种形状,嘿嘿笑道:“臭婊子,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让你永远也忘不了这难忘的一夜,让你一辈子怕我。”

    万佳春大骂道:“我怕什么啊,我怕什么啊,我会怕你这条狗?我就当是被狗*了好了。”

    西门靖嘿嘿笑,骂道:“你妈的,你本来就是狗*的。”双手在她的她的胸上作怪,嘟囔道:“怪了,看这两个小樱桃的样子,倒好像处女似的。嗯,不可能。我听说你十五岁就开始和男人乱搞了。”

    万佳春被弄得又痒又疼的,叫道:“你妈才十五岁和男人乱搞呢,结果才有了你这婊子养的。”

    西门靖被气乐了,他严正声明:“我妈十八岁嫁给了我爸爸。她这辈子只有我爸一个男人,纯洁得象一张白纸。哪象你啊,千人摸,万人入的,跟当小姐似的。”说着,他低下头,象婴儿一样吮吸起来。另一手向下探去。

    他的表现相当有技巧,相有当效果,一会儿,就弄得万佳春身体发软,发痒,挣扎无力,乱扭着头,嘴上还不服气,骂道:“你个婊子养的狗东西,你快放开我,快放开我。你要是把我给干了,我家不会放过你家的。”

    西门靖把两个小樱桃舔得硬起来,心里很有成就感,抬头笑道:“那是明天的事儿。现在,咱们还是干事儿吧。这一夜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虽说你贱了点,烂了点,破了点儿,只要你以后下定决心从良,重新做人,我还是可以考虑让你当我的情人之一的。”

    万佳春尖叫道:“去你妈的,就算你娶我当老婆,我还不干呢。姑奶奶宁可被狗*,也不想被你*。”

    西门靖将一手抬起来,瞅着手指上的发亮的粘液说:“臭婊子,你看这是什么?你下边都流成小河了,还说不想。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万佳春将美目合上,深感羞耻,嘴上说:“那是你*我的,不是我愿意的。你这是*。”

    西门靖摆好姿势,挺起硬得一塌糊涂的利器,向目标进发,嘴上笑道:“不要生气了,春子,我相信,过完这一夜,你就会爱上我的,爱我爱得要发疯,一天不见我,你都睡不好觉。”

    万佳春哼道:“你做梦吧。”突然啊了一声,身体一颤,原来那讨厌的玩意已经进门了。

    西门靖一边挺进,一边瞅着她绯红的俏脸。此时,她的表情虽然带怒,还是挺好看的,绝对比花动人。她现在已经不挣扎了,应该是没有力气了。头扭向一边,不理西门靖,好像这事儿跟她无关似的。

    刚进一个头,便遇到了阻碍。他试探着再进,还是闯不去这关。他心说,这是什么东西,为何这般坚硬呢,好像一堵墙似的。难道这婊子的生理结构与众不同吗?

    望着西门靖那疑惑、为难又吃憋的愁容,万佳春发出了胜利的笑声。笑声清脆悦耳,萦绕整个房间的各个角落。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