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第1回 为了校花动刀子

住家野狼2016-9-26 10:13:1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八点多,已经黑透了。天气不那么炎热了。在省城郊外的一个树林间的空地上,即将上演一场颠峰对决战。这场大战关系到一位校花今晚的初夜权问题。“冲冠一怒为红颜”,两位选手都红眼了,恨不得一口将对方咬死,然后携着美女风流快活去。

    此时,这块空地上,数辆名车大灯齐亮,将这块平时人迹罕至的荒地照得明如白昼。两位选手身穿宽松的柔道服,一白一黑,摆好了架势,身后的小弟们都在摇旗呐喊,不时发出尖锐的口哨声,为自己的老大助威。另外,还有几个穿着时尚的女生。

    两位选手都在等待校花万佳春的发令。他们的眼睛不时往她身上瞄,都希望自己的眼睛有透视功能。万佳春站在两人中间,穿件吊带小衫,低胸的,圆球半露,叫人垂涎三尺。每当她做个动作时,便波涛汹涌的,原来这小妞为了吊人胃口,故意不带乳罩。她下边穿了条短裙,确实是短裙啊,再短一点,屁股都暴露了。她不能弯腰,一弯腰,从后边看,白屁股都是完整的,因为里边穿了条丁字裤。

    这妞不止是身材好,穿着暴露,外表也是如花似玉,不然的话,两位大少也不会为她武斗。平时二人的关系还是可以的。可当他们中间有了一个美女挑逗时,二人不得不翻脸了。

    他们都喜欢万佳春,都视她为自家的菜,都不想让步。万佳春又跟双方玩暧昧,迟迟不表态。在今天下午,她认为时机到了,提出了以武斗解决。两位帅哥都是很要脸的人,没个不同意。

    今天,万佳春还挺正规的,手持一面三角旗,脖子上挂了个口哨。口哨垂下,陷入她的乳沟里。她左看看,右瞧瞧,笑面如花,娇声说道:“两位帅哥啊,你们都挺喜欢我的,小妹心里都清楚。你们都挺优秀的,叫小妹没法选择了,左右为难的。我只有一个人,不能分成两半,为了做出最后的选择,只好请二位哥哥切磋一下了。咱们平时关系都挺好的,不能因为这场比武伤了和气。我再次声明一下啊,谁被打倒了,五分钟之内起不来,就是败了。败的一方自己承担后果,胜的一方完全可以不负责任。两位哥哥同意吗?”

    她瞅瞅左边的西门靖。西门靖长身玉立,生得眉清目秀的,一点不象能打架的主儿。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目光在万佳春的乳沟和美腿上扫了一眼,说道:“我就是死了,也不用他负责。只是我打架以来就没有败过。没办法啊,胜利总在我这边。”他脸上笑了,笑得自信、乐观,还有点邪气。

    万佳春朝西门靖抛了个媚眼,举起小拳头,作了个加油的手势。又将脸转向伍大梁。他比西门靖还高半头呢,长相不赖,浓眉大眼,膀大腰圆的,只是脸上带着蛮横和暴躁。

    伍大梁盯了一眼万佳春的下身,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没问题,完全同意春妹子的安排。我保证今晚把你侍候舒服了,让你明天没法去学校上课。谁不知道我金枪将的厉害啊。今晚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看哪个王八蛋敢抢。”

    眼睛一斜西门靖。

    西门靖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谁抢我的春妹子,谁就是王八蛋。”

    伍大梁跳起多高,就要攻过来。万佳春叫道:“等等,还有一句没说完呢。”看伍大梁消停点了,她说道:“不许用兵刃、暗器,谁犯规了,直接判输,以后我也不会再理他了。”

    双方同时一点头。她举起小旗,吹响了口哨。身子往后一撤,憋了半天劲儿的两位大少象两只野兽似的嘶咬起来。

    万佳春看着二人的表现,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心说,我这么活着才够劲儿呢。没有你们为我要死要活儿的,就体现不出我这个校花的魅力了。林秀君倒是比我漂亮,那又怎么样?有男生为她玩命吗?今晚之后,第一校花的桂冠就应该归我了。嗯,你们这帮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最好两个都住院。

    她要好的几个闺蜜凑上来,看着场上两个帅哥龙争虎斗的,一会儿你挨了一拳,一会儿我挨了一脚,听着双方人马连喊带叫的,都有点担心。有人就问:“春儿啊,可别闹出什么大事儿啊。他们两人可不是普通的学生啊。一个爸是局长,一个爸是处长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得了。”

    万佳春不以为然,抱着膀妩媚地一笑,说道:“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该我什么事啊?谁死了,那是活该,谁叫他学艺不精呢。出了事儿我也不怕,男人不总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那就做鬼去吧。你们不用担心,他们爹是高官,我爸官也不小啊。嘿嘿,我就喜欢男人为了我打架。打得越凶,血流得越多,我越高兴啊。对了,你们认为谁会胜呢?”

    一个胖一点的姑娘说:“我看伍大梁会胜。”

    另一个瘦一点的说:“西门靖会胜的,那是肯定的。”

    万佳春转头看她。瘦妞说:“因为啊,两个人的品味不同。伍大梁和西门靖这两个小子都是大色狼,但是有很大的区别。伍大梁是什么女的都找,经常去。几乎天天都在酒色中过的。你们没看到吗,他眼圈总是有点黑。那是身体弱了。西门靖就不同了,他不喜欢的,不漂亮的女人坚决不要。他干的女人没有不好看的。品味的高下,决定了最后的输赢。再说了,武大郎怎么斗得过西门庆呢?”

    万佳春跟几个闺蜜都哈哈大笑,笑得好浪。万佳春说道:“莫琪啊,看不出来,你平时不爱吱声,想不到见解这么高明啊,厉害。你是不是看上西门靖了,是的话,姐帮你牵个线,破了你的处女身。”说着,手掏向她的下身。

    莫琪嘻嘻一笑,向旁边闪去。

    再看场上,二人越打越快,越打越激烈。他们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原本功夫相差不远。后来,就有了差距。

    这时,伍大郎体力下降了,他也就是坚持一阵行。再说平时在家也不怎么练武,有空还出去鬼混呢。西门靖不同,天天都在练,总在琢磨,进步很快。

    只见他越战越勇,*得伍大梁连连后退。一个踢天腿,将伍大梁身子给卷了起来,随之,对方结结实实地掉在地上,发出啪达一声,摔得妈呀妈呀直叫。

    小弟们为老大叫好。东子拎条毛巾过来,殷勤地给西门靖擦汗,小声说:“老大,马上就有美女干了,再加把力气。”

    西门靖哈哈一笑,冲着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的伍大梁说道:“大梁啊,你认输吧。念在咱们是同门的份上,我不想再打你了。你根本不是个。”

    伍大梁眯了眯眼,小声说:“西门靖,我给你一百万,把她让给我。”

    西门靖嘴一撇,说道:“我缺钱吗?”

    伍大梁一咬牙,一指对方鼻子,叫道:“西门靖,今天有你没我。我要打倒你,晚上好好享受春妹子呢。我有好久没干过这么好看的妞了。”

    西门靖大笑道:“那咱们可凭本事吃饭了。”

    伍大梁几个箭步蹿上来,照西门靖的*就是一脚。这要是踢上,西门靖怕成太监了。西门靖身体平平地往后一退,猛地抓住他的脚腕,用力一转,伍大梁的身子就象风轮似的转了好几圈。

    没等他的身体下落,西门靖飞起一脚,将他踢出多远。伍大梁急眼了,爬起来之后,迅速从车上抓起一把大刀,向西门靖砍来。

    这一幕使观众们嘘声四起。这也太不讲究了吧?出来混的,哪能违反原则呢?连伍大梁的小弟们都一脸羞愧地低下头。他们也不耻这种行为。

    万佳春吹响了哨子,叫道:“伍大梁,你犯规了,本裁判宣布你输了。快放下凶器。”

    这时的伍大梁丧心病狂了,听而不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砍死这个西门靖。他叫自己在众人面前没面子,不砍死他,这口恶气出不来。至于后果,管他呢,先砍了再说。

    西门靖也吓了一跳,想不到他会这么无耻,竟敢拿刀子上阵儿。西门靖后边的小弟们不干了,也回车取了刀子,叫道:“老大,我们砍死这个*养的。”

    那边伍大梁的小弟们见状,也都拿起了冷兵器。西门靖叫道:“这是我跟伍大梁的事儿,你们都别管。”说着话,躲闪着伍大梁砍来的一刀刀。

    有一刀,西门靖躲得稍慢,哧地一声,裤子上来到口子。要是再笨点,大腿上肯定挂彩了。伍大梁嘿嘿狞笑道:“妈的,西门庆,我今天不砍死你,我跟你一个姓。”

    西门靖眯眼笑道:“武大郎,我今天不打得住院半个月,我是你儿子。等你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会把我和春妹子的床上录像给你看,让我看看她在我的大枪下多爽快。她可是你的梦中情人呢。”

    伍大梁气得要吐血,一刀快似一刀地砍过来,也不顾什么部位,什么章法了,就是要砍死他。有一刀砍得最狠,当对方躲过后,他的身子一斜歪。西门靖立刻反击,抓腕,夺刀,出脚,动作连成一气。又闪电般的,用刀背将其砸昏。

    他本想放了他,可一想到他刚才的卑鄙、下流、恶毒,就想,不给他点教训,自己今后还怎么在学校里立足呢?

    想到这儿,他扔掉刀,对伍大梁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他面目全非。还在他的跨下狠踹了两脚,彻底粉碎了伍大梁片刻之间苏醒的客观规律,也把自己的命运走向完全改变了。这是他下手时想不到的。

    他的小弟们一阵鼓掌、喝彩,声音在树林子里一阵阵回荡。伍大梁的小弟们赶紧把老大弄上车,送医院。

    西门靖不是粗心人。他悄悄吩咐一声:“东子、南子,你们俩跟过去看看。要是没事儿,就不要烦我。东子,把你的车留下给我。”二人答应一声,上车追去了。

    西门靖向万佳春走了,张开了胜利的怀抱。几个闺蜜也把万佳春推了过来。西门靖抱住她,一顿亲吻,倒是挺绅士的。但他感觉万佳春不够热情,嘴唇有点凉,真是怪事儿。

    他的那些小弟们和万佳春的闺蜜们连蹦带跳的,大喊大叫的,有羡慕,有妒忌,也有祝福。

 ...   ()

评论列表: